文学网

文学网 > 回到明朝做昏君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在我心里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第六百九十三章 在我心里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郑旭红的脸色顿时一变。

    他听出张余的话了。如今,联军在倭国的仗已经打完了,大明能腾出手来了。

    朝鲜这边如果能够平平稳稳的过去,那就平平稳稳的过去;如果不能够平平稳稳的过去,大明不惜动武。

    到了动武的程度,对于郑旭红来说就是最糟糕的情况。朝鲜根本没有办法抵抗大明,甚至连倭国的残余降部都没有办法抵抗。

    那些倭国投降大明的人,只要大明一声令下,他们就一定会杀过来。那些倭人或许打不过大明,但是以他们的武力值,打朝鲜绝对绰绰有余。

    在这样的情况下,朝鲜根本就没有抵抗的可能,到最后结果还是一样的。

    郑旭红的脸色很黑,心里面也很不甘心。

    虽然李峰和他说了很多事情,张余也和他说了很多事情,可是在郑旭红的心里面,他真的还就没打定主意背叛朝鲜国王。

    在郑旭红看来,大明的人也未必可靠。如果能挑选的话,他还是更愿意选择朝鲜的国王。

    君臣相处了这么多年,彼此之间也很了解。大王或许很懦弱,但是对他们很不错,一直以来对他们的赏赐和拉拢都很丰厚。或许有些时候大王做事很愚蠢,但是算得上是一位好大王。

    郑旭红不想背叛他,更不想帮着大明谋夺朝鲜的江山。

    可是张余的这些话,让郑旭红迟疑了。

    张余看着郑旭红的样子,也没有开口,静静地坐在那里。

    无论郑旭红怎么选择,对于张余来说结果都一样,没有人能够做出任何的改变。

    半晌之后,郑旭红抬起头说道:“大王会怎么样?”

    “大王?”张余看着郑旭红笑着说道:“你不会以为我想杀了你们大王?大明不会做这样的事,你把大明当什么了?”

    “大明会等到你们大王去了以后,毕竟大明不着急。只不过朝鲜后继无人,对大明的态度也不算友好,所以大明才会有这样的安排。”

    “即便如此,朝鲜王族将来也不是藩王之位。即便是在大明的那一位世子,也一样。”

    “我大明皇帝富有四海、胸襟广阔,会和你们一般见识?大明的皇帝做任何事情都只需要一句话。”

    “我大明皇帝想要朝鲜,也就是一句话的事。”说到这里,张余站起身子说道:“朝鲜比倭国如何?朝鲜比建奴如何?现在的倭国建奴都在哪里?”

    “我大明皇帝就是天。在这片土地上,没有人能够拒绝我们大明的皇帝!”

    张余转过身看着郑旭红说道:“之所以朝鲜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那是因为朝鲜这么多年忠心,是因为朝鲜的王族对大明一直恭敬有加,不然你以为会是现在?”

    张余这句话纯属胡说八道。

    大明和朝鲜的关系确实不错,可是在大明刚刚建国的时候可完全不是这样。朝鲜图谋辽东的土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为此还被打过。

    只有被打过了,朝鲜才老实了下来。

    这些事情别人不知道,张余这心里面一清二楚。这些朝鲜人畏威而不怀德,只要把他们打服了才有用。

    张余对郑旭红说这些话就是摆明了告诉他,不要痴心妄想。

    “如此,我愿意听从张大人的吩咐。”郑旭红想了想之后说道。

    “放心吧,只要朝鲜安安稳稳,大明不会做什么。”张余站起身笑着说道:“你的事情我们马上就办,明天我就进宫,你不用担心。”

    “是,张大人。”郑旭红连忙答应道:“多谢张大人。”

    张余点了点头,站起身子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向外走了出去。

    李峰连忙跟了出去。

    走了两步之后,李峰沉着脸说道:“这个郑旭红不可信。我的身份暴露了,他可能不会再相信我。如果他有什么谋划的话,可能会坏了我们的事。不如就不管他了吧?或者干脆就把他做了,让他和张福一样畏罪自杀?”

    “不行。”张余摇了摇头说道:“他必须活着。”

    “他的野心我也看得出来,可是没有用。在我们面前摆弄这些东西,根本就上不得台面。他能把事情告诉谁?朝鲜国王吗?朝鲜的国王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敢把我抓起来治罪?”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必要再虚以委蛇了,可以摊牌了。所以我们无所畏惧,而且也没几天了。”

    “好吧。”李峰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盯紧他。”

    “保住自己,”张余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他会不会选择孤注一掷,可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存在。如果他们真的拼了命,你还是要把自己的命保住。”

    李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不过为了大明,我这条命不算什么。”

    听了这话之后,张余的脸色就沉了下来,盯着李峰说道:“你的命题确实不算什么,可是也要牺牲的值得。”

    “为了他们这些人,不值得。朝鲜就是大明砧板上的一块肉,大明想怎么切就怎么切。你要明白,你的牺牲根本就不值得。”

    “为了一件一定能做成的事情,搭上你这条命,你的命也太轻贱了一些。皇家学院培养了你这么多年,不是让你这么死在这里的。”

    “你要是这么死在这里,你都对不起陛下对你的栽培!”张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好想想吧。”

    说完,张余转身就向外走了出去。

    回到大明使馆,张余看着迎上来的宋香,直接说道:“应该用不了几天,你的人准备好了吗?时机一到我们就发动。”

    “能成吗?”宋香有些担心的说道。

    “哪有什么不能成的?”张余笑着说道:“只要咱们把汉城搅乱,就没有什么不成的。告诉林德昌,这件事情一定要办好,不能出任何的差池。”

    “明天我就进宫去见朝鲜国王,把这件事情办完。

    同时告诉那边的人,可以对金正民动手了,这个人不能再留了,让他们把事情做得光明正大一些。别在黑暗里呆久了,都不会光明正大的做事了。”

    宋香白了张余一眼说道:“刺杀这种事情哪有什么光明正大?凤林大君那边怎么办?你不准备见一见了吗?”

    “不见了。”张余摆了摆手说道:“在我的心里面,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我明白了。”说完,宋香转身向外走,说道:“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明天你进宫之后,我这边就下手。”

    日出日落,转眼之间一夜就过去了。

    第二天天一亮,张余就让人准备好了衣服。

    宋香没有在他身边伺候,张余也没有觉得意外。

    这次的事情这么大,宋香不能离开,要一直盯着。

    张余准备好了就出了府邸,直接向着朝鲜王宫而去。

    此时的朝鲜国王正焦头烂额。

    郑旭红不在身边,局势变得越发糜烂了。金正民那边咄咄相逼,朝鲜国王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做好了。

    在得到张余来的消息之后,朝鲜国王的心里面就更糟糕了。

    上一次大明的福王来到这里威逼利诱了一番,让他尽快把张福的事情解决掉。

    结果倒好,转天张福全家都死了。

    这一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大明又来人了。

    尤其是在大明战胜倭国之后,这事情就变得越发不可收拾。一旦大明闹腾起来,这次自己恐怕就要吃大亏。

    可是大明朝的使臣来,自己还不能不见。

    正在朝鲜大王要出去见张余的时候,外面有人传消息“大王,凤林大君求见。”

    朝鲜国王的眉毛一动。

    自己这个儿子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外面流言蜚语说世子回不来,大明要把他留下。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大臣们都知道了,朝鲜国王自然也知道。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儿子这些日子上蹿下跳的,朝鲜国王也明白,让他欣慰的是二儿子一直没出手。

    可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二儿子来了。

    这就让朝鲜国王有些皱眉头。

    这个时候他过来干什么?

    难道说他想要趁乱拿些好处吗?

    “让他进来。”朝鲜国王皱着眉头说道。

    时间不长,凤林大君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来到朝鲜国王的身边恭敬的行礼道:“大王。”

    看了一眼儿子,朝鲜国王点了点头说道:“你过来有什么事?”

    “儿臣是为了郑大人的事情来的。”凤林大君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儿臣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无论是郑大人,还是张福张大人的事,总觉得有人在背后谋划。”

    “如果郑大人现在也走了张大人那条路,儿臣觉得恐怕会上了幕后黑手的当。”

    朝鲜国王眉头一挑。

    他虽然不那么聪明,可是也没多笨。

    事情发生了这么久,到了眼前这个时候,他也琢磨过一点味道来了。

    这件事情好像有人在安排,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安排好了。

    朝鲜国王第一个就想到了金正民。

    金正民跳出来的时机实在是拿捏的太好了,而且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在推动。从谁得利谁做事的角度来看,金正民他们得到的好处最多,他们的嫌疑也最大。

    颇为欣慰的看了一眼凤林大君,朝鲜国王说道:“那你觉得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现在朝鲜国王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如果儿子能够想出一个好办法,那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凤林大君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情唯一让人担心的就是大明那边。可是儿臣觉得,大明那边反而不是问题。”

    “怎么说?”朝鲜国王心神一震,连忙坐直身子。

    他现在担心的就是大明那边的问题。如果大明那边没有问题了,他就可以放开手脚去做事情了,比如对金正民下手。

    反正金正民他们还没有彻底掌握实际性的权利,自己也不可能把实际性的权力让出去。

    他们现在不知进退,那就弄死他们好了。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把他们弄掉。只要大明不参与,自己还是有信心把他们弄掉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能够安抚住大明,事情就好办了。如果儿子有办法,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大王,大明担心的无非就是通倭的事情。”凤林大君一脸胸有成竹的说道:“现在倭国已经没有了,大明还担心什么?倭国战败,我们打赢了,倭国也就不复存在了。”

    “这件事情,大明即便关注,也不会太放在心上,毕竟这是咱们朝鲜的事情,只要解释清楚,儿臣相信大明那边绝对不会过多的干涉。最多就是给大明来的人一些好处,让他们不要胡说就行了。”

    朝鲜国王一愣,随后恍然大悟,脸上也露出了喜色。

    这件事情,儿子说的有道理。

    大明那边担心的事情已经没有了;至于朝鲜内部的事情,他们应该也不会想要干涉。

    给他们一些好处,让他们不胡说八道也就是了。尤其是那位福王,贪财好色,给他一点好处的话,他应该就老实了。

    “我儿大才!”朝鲜的国王兴奋地说道:“正好,大明的使臣来了,你跟着我一起去见吧。”

    “好。”凤林大君点头,站起身子说道:“儿臣跟着父王一起去。”

    与此同时,金正民也离开了府邸。

    看了一眼身边的人,金正民问道:“你确定吗?消息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那人连忙说道:“大明的使臣已经入宫,凤林大君、赵晨起他们和郑旭红勾搭上了。只要保住了郑旭红的命,他们就全力支持凤林大君。”

    “凤林大君已经说服了大明朝,给了大明的使臣很多好处,让他放过郑旭红。只要那边松了口,大王又一心想保住郑旭红,我们想要拿郑旭红就没有希望了。而且他们走在一起之后,恐怕不会放过我们。”

    金正民的脸色很难看,黑如锅底。

    如果真的和眼前的这个人说的一样,那自己这些人就完蛋了。大王这一次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这些人!

    “我要进宫!”金正民沉着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