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人魔之路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天道境修士的意识苏醒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天道境修士的意识苏醒

    陌都所给他的这种剧毒,北河从未用过,因此他也不知道此毒的威力如何。不过根据陌都所说,此毒能够毒翻一般的法元期修士,北河心中就估计,前方只有法元中期修为的元狐族少女,应该无法抵挡得住。只希望在此毒发作后,对方能当场毙命才好。

    不过北河也没有将希望全部放在剧毒上,只见他手中灰色长剑斜斜一撩。

    “嘶啦!”

    又是一道灰色剑芒迸发而出。

    这一次,灰色剑芒没有丝毫阻碍,劈斩在了前方元狐族少女的身上,从她的胸膛一直到面门,可以看到一道长长的灰色伤口。皮肉翻卷,伤口处冒出了一股刺鼻气味的青烟。

    “啊!”

    双重痛苦之下,只听元狐族少女口中发出了一声惨叫。

    就在北河准备乘胜追击,一举将这元狐族少女给斩了之际,突然间只见此女的整个娇躯开始发黑,而后身躯表面大片大片的糜烂,就连其中的血肉,亦是如此。只是三五个呼吸的功夫,这有着法元中期修为的元狐族少女,就化作了一滩恶臭无比的黑色血水。侵蚀在地面上,还发出了一阵呲呲的声响。

    见此北河不由吓了一跳,此女之所以有如此下场,倒不是被他手中灰色长剑一斩所致,而是剧毒的功劳。

    此毒的效果倒是没有让他失望,堂堂法元中期修士,吸入之下也当场毙命,丝毫抵抗之力都没有。

    不过他不敢放松警惕,这时屈指一个弹射,一簇白色火焰就激射而出,打在了元狐族少女化作的血水上,呼呲一声熊熊燃烧起来。

    至此北河抬起头,看向了不远处九宫格阵法中那几位天尊境修士。

    看到他竟然如此轻松,就毒杀了一位法元期的元狐族修士,这几位天尊境修士的神情可不大好看。

    北河能够猜到这些人心中在想什么,收回目光后,他看向了九宫格阵法的上方。接下来,他就可以继续收集足够数量的混沌精气了。

    当然,即便是将元狐族少女给斩了,北河也不会在此地久留。因为说不定九宫格阵法中的那个颜珞仙子,还会招来其他的元狐族修士,而他不可能每一次都毒杀对方成功。

    就在北河心中如此想到之际,他突然感应到了什么,脸色一变之下,陡然转身看向了身后。

    这时他就看到,在身后即将熄灭的白色火焰中,一簇小小的血光激射了出去,并向着后方爆射,拉开了跟北河的距离。

    并且电光火石间,血光体积大涨,变得极为刺眼,一股极为惊人的血气波动,还从中传来。

    瞬间北河就想到了什么,脸色微沉道:“圣血涅槃术!”

    此术乃是一种肉身遭到毁灭性创伤后,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就恢复如初的高阶秘术。他也懂得此术,曾经还施展过。而且此术乃是元狐族中的一门高阶秘术,是他当年斩杀了颜珞仙子的分身后所得。

    北河都懂得此术,更不用说元狐族的高阶修士了。

    而且精通此术的元狐族修士,在施展圣血涅槃术的时候,威力和效果比他可要强得多。

    只见在血光中,一具一丝不挂的娇躯,隐隐浮现了出来,而后越发的凝实。

    北河没想到元狐族修士施展此术,肉身恢复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而他自然不可能给对方这种机会,只见北河陡然张口,五光琉璃塔从他的口中激射了出来,尚在半空就体积大涨。从此宝上散发出了一股灰光,照耀在了前方的元狐族少女的身上。

    被灰光笼罩的瞬间,此女只觉得体内的法力难以调动,同时身躯也像是被定在了原地。

    只见五光琉璃塔向着元狐族少女呼啸而去,一闪就悬浮在了此女的头顶。

    这时的元狐族少女,娇躯已经彻底的成形,但是北河知道。圣血涅槃成功,此女体内的法力是极为虚浮的,正是他出手的好时机。

    于是他手指掐动,口中念念有词。

    霎时,就见元狐族少女周身的空间凝固,而后五光琉璃塔笔直往下一个镇压。

    只要将对方给封印到此宝中,元狐族少女绝对无法翻起风浪。

    千钧一发之际,元狐族少女也不知道施展了何种秘术,她体内的法力强行鼓动,同时玉手一抬。

    一只无形的大手凝聚而出,并对着头顶镇压而下的五光琉璃塔抓了上去。

    但听嘭的一声巨响,无形的大手,当即将五光琉璃塔给托举在了手中,阻挡此宝的镇压而下。

    可就如北河所说,刚刚以圣血涅槃术将肉身恢复,元狐族少女体内的法力是极为空虚的。只见在她一托举之下,头顶五光琉璃塔猛地往下沉了数丈,直到悬浮在此女头顶十余丈的地方,这才堪堪停了下来。

    再看此刻的元狐族少女,娇躯狂颤,脸上的神情紧绷,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

    “哼!”

    只听北河一声冷哼,而后他体内魔元滚滚鼓动,五光琉璃塔不断往下镇压的同时,他空余的另外一只手一挥。

    随着他的动作下,只见在九宫格阵法中的几位天尊境修士神色一动。以他们的实力,一眼就看到从北河的袖口中,一道无形的空间裂刃激射而出,向着元狐族少女的头颅斩去。

    这道无形空间裂刃速度之快,,可谓一闪即逝。加之此物肉眼根本就无法看到,所以前方的元狐族少女,只看到北河手臂一抬,而后就听“噗”的一声,此女的头颅直接被斩成了两半。

    而头颅被斩后,半空的那只无形大手当即泯灭,悬浮的五光琉璃塔终于毫无阻碍的镇压而下,轰隆一声砸在了地上。

    见此北河口中念叨法决的速度更快,五光琉璃塔体积收缩,在他一招手之下激射而回,落在了他的掌心。看了一眼手中的此宝,北河脸色微沉。

    他感受到在五光琉璃塔中的元狐族少女,即便是被他给斩断了头颅,也并未死去,眼下的此女,头颅顷刻间就长了出来。

    这是因为,元狐族少女原本就在施展圣血涅槃术,所以眼下肉身被毁,她能以很快的速度生长出来。

    但是只要被封印在北河的这件本命法器中,此女的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被炼化成虚无。

    一念及此,在北河的操控下,五光琉璃塔内五色灵光大涨,纷纷照耀在了元狐族少女的身上。

    一时间一股惊人的炼化之力,将此女的肉身,给炼化成了一缕缕灵光飘散。

    “喝!”

    但听元狐族少女一声娇喝,接着让北河诧异的一幕就出现了。

    被镇压在五光琉璃塔中的此女,体内传来了一股越发惊人的法力波动,

    而后就见元狐族少女体内亏空的法力,开始变得无比充盈。而且速度之快,只是眨眼的功夫,之前还虚弱无比的此女,瞬间就恢复到了巅峰的状态。

    这是因为,元狐族少女施展了一种燃烧寿元的秘术,这种秘术能够瞬间将亏空的修为和法力恢复。不过这种秘术,也有极大的后遗症,这种后遗症就是她将实力恢复后,她亏空的寿元将很难弥补,除非是将来突破到天尊境。

    只是饶是如此,她也不得不这样,不然她可没有实力来应付接下来的麻烦。

    眼看元狐族少女竟然瞬间将修为恢复,北河无比的意外。不过紧接着,又有大片的五色灵光将她给淹没。

    霎时,这件五行之宝的强悍炼化之力,作用在了元狐族少女的身上。

    仅此一瞬,元狐族少女脸色大变,只听此女一声惊呼:“五行之宝!”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元狐族少女取出了一只黄色的海螺,而后一口咬破舌尖,一大口殷红的精血,喷在了海螺上。

    霎时,海螺灵光大涨,随着咕噜一声,从此宝上激发出了一个气泡。这个气泡呈现透明,浮现出来后就体积大涨,将元狐族少女给罩在了其中。

    也不知道这个气泡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将元狐族少女给笼罩后,照耀在她身上的五色灵光,竟然全都被阻挡在外。

    五色灵光在气泡的表面,形成了一圈圈涟漪,可始终都无法将气泡给穿过。

    在将五行之力给阻挡后,当中的元狐族少女,总算是长长松了口气。她所祭出的海螺,乃是混沌之初当中的一种奇特生灵,此物激发的气泡,能够阻挡五行之力。不过眼下她必须想办法,尽快从五光琉璃塔中脱困,不然即便是有能够阻挡五行之力的异宝,也不是长久之计。

    “呲呲呲!”

    就在她心中如此想到之际,突然间从笼罩她的气泡上,冒出了一缕缕青烟。而后此女就发现,除了五色灵光之外,还有一股灰光照耀在了气泡上。这股奇特的灰光,就连她激发的气泡都能腐蚀,这让元狐族少女脸色一变。

    关键时刻,她再次一口精血喷在了手中的黄色海螺上,而后从黄色海螺中,又有一个气泡激发而出。

    双层气泡笼罩,她的脸色微微缓和。

    但只是十余个呼吸的功夫,第一层气泡就爆开了。

    元狐族少女继续激发手中的海螺,不断祭出气泡将她笼罩,以此来阻止灰光的侵蚀。

    “哼!一会儿再来收拾你。”

    看到这一幕的北河,脸色微沉的开口。

    话音落下,他将五光琉璃塔翻手就收了起来。并抬起头,看向了前方的九宫格阵法。

    就在这时,此阵的上方又有五道混沌精气凝聚,而后激射了下来,没入了九宫格阵法中。

    北河吸了口气,而后他手持那只玉碗法器走了上来,他打算再冒险收集两波混沌精气,然后就立刻走人。

    按照他的猜测,既然来了一个元狐族少女,要不了多久应该还会有其他元狐族修士赶来,一个他都难以对付,多来几个他能否走掉都是问题。

    只是就在他心中如此想到之际,突然间只见他脚下的地面,震颤了起来。

    而后前方的九宫格阵法,散发出一股股波动。并且此刻的北河,还注意到在九宫格阵法内众人盘坐之地,大片灵纹亮起。

    对此他感到极为惊诧,但是九宫格阵法内的洪轩龙等人,全都脸色一变。

    尤其是洪轩龙,此刻就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露出了浓郁到极致的惊恐。

    “不用紧张,此阵不可能开启的。”

    就在这时,又听那具骨架开口道。

    听到他的话后,众人纷纷看向了他。

    “道友这是什么意思!”只听阵法最中心的洪轩龙道。

    “此阵要开启,必须凑齐九位天尊境修士,以九位天尊境修士的精血还有神魂为祭,才能唤醒那位天道境存在。眼下应该是那位天道境修士的一缕意识苏醒,并将此阵的一部分激发,使得此阵不断散发出波动,从而吸引更多的天尊境修士赶来。”

    “这……”

    此人话音落下后,众人都张了张嘴。

    但是惊讶过后,依然是忧心忡忡。因为照此下去,此阵迟早会开启的。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之际,在阵法之外的北河一个闪身,向着大陆碎片之外激射而去。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心中却有一种不好预感。所以不管将发生什么,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是先走为妙。

    “嗡!”

    他前脚刚刚有所动作,突然间他周围的空间,传来了一股浓烈的空间波动,在这股空间波动之下,他四面八方的空间再次坍塌,看起来宛如一层接着一层的海浪。

    北河疾驰的身形猛然一顿,不敢动弹分毫。

    不过即使是他反应快,可是在一股惯性之下,他周围的空间依然出现了些许波荡。

    而后一股剧痛,就从北河的全身上下传来,同时还能看到,他的身躯崩裂了诸多细密的伤口,殷红的鲜血当即涌了出来。

    对此北河视而不见,当他小心翼翼的将身形给稳住后,他身上的伤势才缓缓愈合。

    “呼!”

    此刻北河的心中,后怕之余长长松了口气。

    只要能够稳住身形,那他就能从此地顺利的走出去。离开这片大陆碎片后,他会有多快就跑多快。

    但是这一次,他显然无法如愿了。

    一股空间风暴,突然席卷而来,顷刻间将他给淹没。随之而来的,就是北河周围的空间坍塌,开始凶猛的搅动。

    北河脸色大变,千钧一发之际,他只能将时空法盘一抛,而后闪身就钻入了此宝中。他的动作落下后,就见时空法盘在空间坍塌之下,宛如狂风中的羽毛,胡乱的飞舞,形势岌岌可危。

    至于在时空法盘中的北河,这一刻身躯在空间挤压之下,变得不成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