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猎魔烹饪手册 > 第六十五章 不正常!

第六十五章 不正常!

    话语声未完,‘往生教’教主已经倒地不起了。

    他死了。

    死在了令整个江湖都惊惧的暗器之下。

    能令整个江湖都惊惧的暗器,他死在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又不是。

    因为,他是‘往生教’教主。

    他的功法早已超出了世俗的限制。

    祥云在那霸道无比的暗器之下,径直散去。

    可是五彩的光圈却没有了。

    它依旧立于‘往生教’教主的双肩,依旧在‘往生教’教主的脑后,丝毫没有因为倒地而蒙尘。

    相反的,它托着‘往生教’教主的尸体,半悬浮在空中。

    然后,越发的明亮了。

    五彩光辉照耀下,流出的鲜血返回了源头,锋锐的切割面被愈合。

    上一刻,死了的‘往生教’教主。

    这一刻,他活了过来。

    依旧站在祥云之上。

    脑后的五彩光环也依旧闪亮。

    他俯视着豆包,面容虽然被青铜面具遮挡着,但是双眼中却有着无与伦比的惊诧。

    “你怎么会有……你是他们的什么人?”

    ‘往生教’教主厉声询问道。

    他的话语有些含糊,那霸道无比的暗器似乎连这位‘往生教’的教主也不愿意提起。

    但是,对于豆包的出身却有了猜测。

    他盯着豆包的面容。

    越看越觉得豆包和记忆中的两个人十分的相似。

    “真是太好了!

    我原本只想要……没想到竟然找到了他们的……实在是太好了!

    真的是太好了!”

    言语不详的话语中,‘往生教’教主发出了阵阵狂笑。

    那是一种欣喜之极的笑容

    不过,豆包、崔龙女、红袖姑娘却一皱眉。

    眼前的‘往生教’教主貌似有点不正常。

    不是刚刚。

    而是现在!

    刚刚的‘往生教’教主是正常的。

    现在的……准确说是死而复生后的对方,似乎变得神神叨叨的。

    崔龙女、红袖姑娘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躲在了豆包身后。

    一个疯子就足够可怕了。

    可如果这个疯子还武艺高强的话,那真的是足以让人将恐惧翻番。

    “乖乖的跟我走!

    不要让我动粗!

    虽然你有……但你已经用过了,我知道它,它短时间内只能用一次!没有了……的你,对我来说,根本毫无还手之力,除非他们把另外两件东西也给了你。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往生教’教主此刻虽然有点不正常,但是眼光还是有的。

    他自然是看到了豆包另一个手里的竹筒。

    他记忆中的另外两件暗器,一件是扁平如匣的,另外一件则是好似水晶制成的帖子,根本不是竹筒。

    至于这是另外一件那种霸道无比的暗器?

    不可能的。

    神物天成,据他所知。

    那霸道无比的暗器,只能存在一件。

    不然就会为持有者带来灾祸。

    因此,只可能有一件。

    所以,这就是另外一件暗器。

    他根本不用惧怕。

    想到这,‘往生教’教主就要迈步。

    豆包迅速一抬手,按动了机括。

    嗖嗖嗖!

    四十九跟牛毛细般的银针如同暴雨般从竹筒中激射而出。

    势疾力猛,远超常人现象。

    在崔龙女、红袖姑娘的眼中,就是一连串的闪电击出。

    她们根本看不到银针的本体。

    又是一件超出世俗的暗器。

    四十九根牛毛针,‘往生教’教主躲开了二十四根,剩余的二十五根……全中。

    “啊!”

    一声惨呼,‘往生教’教主翻身栽倒在地。

    又一次的,他没有了气息。

    很快的,光圈闪烁下,他再次复活。

    复活的第一时间,‘往生教’教主迅速的拉开了和豆包的距离。

    “不可能!

    不可能的!

    为什么是四十九?

    为什么是牛毛针?

    怎么不是二十七?

    怎么不是银钉?”

    ‘往生教’教主喃喃自语着,相较于之前的不正常,这个时候,则是多出了一分呆滞感。

    似乎是从疯子,正在向着傻子的方向转变。

    “因为我改进了!”

    豆包十分自然地说道。

    虽然是在她爸爸的指导下完成的,但是她真的参与到了改进中,也是事实。

    而且,面对的是敌人,自然不用实事求是。

    能够误导对方更好。

    事实上,效果要超出想象。

    就在豆包话语声落下后,‘往生教’教主就再次后退了两步,当他看到豆包扔掉空的竹筒,又从袖子里摸出了一个新竹筒的时候,则是再次后退。

    不!

    已经称不上是后退了。

    而是逃遁!

    不过,并不是转身就跑。

    而是脚尖一点地,身子没有转动,就这么向后平移。

    同时,这位‘往生教’教主还不忘朝一直站在原地未动的杰森挥出一拳。

    在这位‘往生教’教主看来,那两个家伙的女儿我动不了,你一个刚刚触摸到‘穴窍’的家伙,我还动不了吗?

    有着这样的想法,‘往生教’教主这一拳又快又狠。

    而且,随着这一拳挥出。

    天地间就响起了一片祷告声。

    至暗的黎明时分,一片片香火出现,一个个跪拜的人出现,一阵阵祷告声出现。

    ‘圣母降世,往生极乐!’

    宏大地吼声,让大地都为之颤抖。

    这一刻,天地犹如磨盘,

    消磨着常人的精气神。

    让其融入到那些跪拜者中。

    这一刻,天地宛如烘炉。

    消融着常人的血肉骨。

    让其做为养分,融入到那香火之中。

    而最终!

    都是通向……往生!

    在这一刻,杰森突然明白了‘往生教’为什么称之为‘往生教’了,对方所修炼的武技早已经说明了一切。

    一拳击出,往生极乐!

    在这拳风笼罩下,杰森都产生了一种飘忽的感觉。

    似乎看到了往生后美好的日子。

    有无穷无尽的美食。

    而且,还十分的安全。

    不用担惊受怕。

    躺在那里就能喝着肥宅水,天上就能下鸡米花,抬手一拿就是红烧肉,随便一摸,就是一份冰激凌。

    那日子真的是太美好了。

    哪怕知道是假的,杰森依旧忍不住的向往。

    但无论如何向往。

    杰森内心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剑,出!

    不再是40米的巨剑,而是50米!

    完成了短暂蓄力后的【晨曦之剑】,以比之前更加凶猛无涛的气势斩了出去。

    剑与拳首次相遇。

    剑,崩碎。

    拳,飘血。

    人,皆亡。

    两败俱伤,谁也没有讨到便宜。

    ‘往生教’教主翻滚而出,整个人刹那间没有了气息,脑后的五彩光辉连续闪烁了数次之后,这才再次‘复活’过来。

    “好厉害的剑!

    比起北都用剑的那个家伙,你也就差了一份而已!

    可惜这一分,足以让你命丧黄泉!”

    说完,‘往生教’教主哈哈哈大笑着。

    远处的豆包面容好似冰霜,眼中翻腾而起的杀意犹如实质,周身煞气升腾,令崔龙女、红袖姑娘连连后退,她手中的一个竹筒对准了‘往生教’教主。

    这里面虽然不是那件霸道至极的暗器,也不是迅猛第一的暗器,却也是有着独到之处的暗器。

    或许比前两者差一点。

    不过,真正的杀招并不是这个竹筒。

    而是……

    一张完全由水晶雕琢而成的帖子。

    水晶本身透亮,但却散发着一股寒气。

    这寒气,不单单是来自帖子本身。

    还来自人的内心。

    崔龙女、红袖姑娘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自己已经身处九幽,四周恶鬼重重,牛头马面持刀叉而立,黑白无常勾魂夺命,判官孟婆各司其职,一尊神明端坐其上,执掌生死,判定轮回。

    阎王让人三更死,谁能留你到五更!

    “阎王帖!”

    ‘往生教’教主尖叫出声。

    即使看不到面容,也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慌乱。

    豆包眼中杀意沸腾。

    阎王帖,她的爸爸妈妈留给她的真正底牌。

    她妈妈嘱咐过,不到最后时刻绝对不能用。

    用了,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降临。

    方圆百里都不会再有活物。

    平时都不绝对不会用。

    但是这个时候的豆包根本顾不了这么多。

    馆主死了。

    她要报仇。

    她就想要让对面的‘往生教’教主死。

    其它?

    她不管。

    不过,没有等豆包按下机括,又是一道剑光斩出。

    50米长的巨剑,直直劈下。

    惊慌失措的‘往生教’教主径直被斩落,埋入地底。

    但是,对方还没有死。

    脑后的五彩光环又一次的闪烁。

    ‘往生教’教主再次复活了。

    不过,这一次复活的对方,不再是癫狂,痴傻等模样,而是毫无表情,眼中没有一丁点儿神采,只剩下了机械化般的呆滞。

    “是《千人千面不死游仙经》?

    不,不是。

    是《血海重生大法?》?

    不,也不是。

    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也可以不死?”

    对方这样念叨着,脑后的五彩光环却是急速闪烁了一下,整个人就化作了一团光冲向了天际,刹那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哪怕有心追赶,也无法追上。

    实在是速度太快了。

    此刻,东边一束光,划破了至暗的天空。

    日出了。

    天亮了。

    崔龙女站在‘四海帮’的总舵的院子内,有些回不过神。

    事实上,不单单是崔龙女,一向表现沉稳、大气的红袖姑娘也是这样。

    实在是昨天晚上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从‘大龙头’崔龙王的死亡开始,‘往生教’教主的袭击,再被击退。

    一桩桩一件件。

    实在是让人目不暇接。

    “大小姐,先让人收敛帮众的尸体,然后,再派人寻找‘刀君’,告知对方‘四海帮’发生了意外,约战我们……认输。

    还有,我们要加强防卫。

    沐馆主、豆包姑娘和‘往生教’教主一战动静太大了,根本瞒不住人,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要透露出一些消息,既能够防止那些好奇的人,也能够吓退不少人。”

    红袖姑娘这样说道。

    虽然‘大龙头’应该还活着,但是这个时候迎战,显然是不可能的。

    还不如干脆一点认输。

    尽管会很丢人,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不认输,让‘刀君’苦苦等候的话,那就不光是丢人了,还会死人。

    到了个时候,‘四海帮’才是又丢了面子,还丢了里子。

    至于隐瞒消息?

    刚刚的剑光,祈祷声,五彩,七彩光辉是根本无法隐瞒的。

    与其藏着掖着。

    还不如坦露一般,隐瞒关键部分。

    “我知道了,红袖姐姐。”

    崔龙女马上点头,转身向着院落外走去。

    院外一群‘四海帮’的帮众正在忐忑等待着。

    虽然仅仅是一墙之隔,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此刻看到崔龙女走出来了,自然是都松了口气。

    等到崔龙女安排了任务后,则是马不停蹄的忙碌起来。

    不到两分钟,安排完任务的崔龙女就返回了院中,刚一进入院中,就看到红袖姑娘向着她招手。

    “怎么了,红袖姐姐?”

    崔龙女问道。

    “别打扰沐馆主和豆包姑娘,我们先出去,一会儿再回来。”

    红袖姑娘这样吩咐着。

    崔龙女看了一眼站在角落里的杰森和豆包,了然地点了点头,跟在红袖姑娘身后,和一众抬着尸体的帮众离开了小院。

    两人没有远去,就坐在院外的石桌石椅上静静等待着。

    “红袖姐姐,你说豆包姐是什么人啊?

    为什么会有那么、那么可怕的暗器?”

    崔龙女想了半天才说出了一个形容词。

    可怕!

    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形容词。

    其实,就算到了现在,崔龙女一想到刚刚的两种暗器,后背还在发寒。

    但最让她恐惧的是那张水晶制成的帖子。

    看到那张帖子的时候,她都以为自己死了,仿佛置身幽冥。

    到现在,她都惊魂未定。

    “你真想不到吗?”

    红袖姑娘反问着。

    “想到了,只是……不敢确认。

    实在是不可想象啊!

    毕竟,江湖传闻中那两位可是被‘一帝’击伤,怎么可能会是去生孩子啊?”

    崔龙女苦笑着。

    颇有一种江湖浪漫被破灭的感觉。

    就好像是江湖就不应该有这种生孩子一事,就应该是纵酒高歌,快意恩仇,乃至是腥风血雨,阴谋诡计等等。

    生孩子?

    好破坏画面啊。

    好比传闻中的女神不应该上厕所一样。

    事实上?

    上厕所和你一个味儿。

    可能比你还臭。

    “江湖传闻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

    幸好,豆包姑娘和沐馆主都站在我们这边。

    之前帮主尽全力结交沐馆主的时候,我还心底有些不以为然,到了现在我才发现,帮主是何等的深谋远虑。”

    红袖姑娘感叹着。

    “是啊,刚刚的那一剑……传闻中的北都‘剑仙’,也就是这样了吧?

    还有爹爹!

    爹爹究竟再搞什么啊?

    怎么总是神神秘秘的?”

    崔龙女对杰森的一剑满是赞叹,但是提到自己的父亲时,这位‘四海帮’的大小姐忍不住的撅起了嘴,很不开心的拿出一粒话梅放入了嘴里。

    这是她随身携带的。

    然后,又掏出一颗,递给了同样不解的红袖姑娘。

    “你说沐馆主和豆包姑娘会说什么?”

    崔龙女嚼着话梅,压低了声音问道。

    “应该是很重要的事吧?”

    红袖姑娘这样说道。

    崔龙女马上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小院。

    她这个时候真的希望自己能够透视而过。

    看看小院里发生了什么。

    豆包低着头,两手扯着衣角,完全不敢抬头看杰森。

    她害怕自家馆主埋怨自己。

    毕竟,相遇时,她就是个弱女子。

    她担心自家馆主认为自己是欺骗他。

    我该怎么解释?

    坦白一切的话,馆主会不会原谅我?

    豆包忍不住地想道。

    杰森则是低下头看着豆包,心底忍不住地感叹。

    他知道豆包隐藏了很多东西,但是没想到隐藏的东西会这么厉害。

    刚刚那几件东西,他看着都心有余悸。

    但,这也是豆包的秘密。

    他不会窥视。

    更何况,他还有着更重要的事要做。

    “豆包?”

    杰森开口了。

    “嗯?”

    豆包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生怕看到愤怒的杰森,但是印入眼帘的是一个带着微笑的杰森,声音也还是那么的温和——

    “我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