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孤岛谍战 > 第585章 受点委屈

第585章 受点委屈

        韦雪之的话,令冈田新大郎很多动容。他从来没想过,葛维武可能会出问题。他突然想起,黄生道之所以会死在中行别业的杂货铺,正是因为葛维武提供了情报,说那里是军统的交通站。

        一个交通站,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火力?当时冈田新大郎就觉得,那是一个阴谋。只是没想到,竟然是内部出了问题。

        冈田新大郎肥大的手,支撑着硕大的头颅,沉吟道:“这件事,你告诉胡孝民了吗?”

        韦雪之说道:“没有,我担心他不会相信。”

        忻中奎对胡孝民的评价,他也听到了。胡孝民确实很无能,当着情报处长,全靠下属替他办事。至于他自己,除了溜须拍马外,就是在九风茶楼喝茶看戏。

        告诉胡孝民,葛维武可能是军统的人,胡孝民会相信吗?能让葛维武承认吗?如果胡孝民把自己交给葛维武,他就完蛋了。

        冈田新大郎微微颌首:“你做得很好,以后你的任务,就是监视葛维武,查找更多的证据。我会让你担任十组组长,让他必须倚仗你。此事要保密,暂时不要告诉胡孝民。”

        葛维武本来兼着十组的组长,让韦雪之当组长,相当于架空了葛维武。他再要调人,必须通过韦雪之。

        韦雪之大喜过望,那对招风耳微微颤抖着,激动地说:“多谢冈田少尉,我会暗中关注葛维武的。”

        他向冈田新大郎告密,不就是想得到冈田新大郎的赏识么?葛维武成了他的跳板,不管葛维武是不是军统的人,他的目的都达到了。

        韦雪之走后,冈田新大郎给情报四科的孟香谷打了个电话,让他来自己的办公室一趟。

        冈田新大郎虽只是个少尉,可他面对中国的官员,都是见官大一级。不管是碰到胡孝民还是赵仕君,都是如此。

        接到冈田新大郎的电话,孟香谷迅速跑了过来。他才从胡孝民办公室回来,心里忐忑不安。黄生道和忻中奎都死了,他在情报处的靠山也倒了。冈田新大郎能见他,这是莫大的荣誉。

        冈田新大郎拿了一块牛肉干放在嘴里轻轻嚼着,问:“你觉得葛维武这个人怎么样?”

        孟香谷恭敬地说道:“葛维武胆小如鼠,却擅长跟踪,他在这方面确实有其独到之处。他跟踪的目标,可能会脱梢,但很少会被察觉。”

        冈田新大郎突然问:“葛维武会不会与军统有关?”

        孟香谷一惊,一脸不可思议地说:“葛维武是宪兵队过来的,他怎么会与军统有关呢?他跟住过军的交通,又协助南京区抓到了钱民新,这次的表现也可圈可点……”

        冈田新大郎缓缓地说:“正因为他的表现很完美,才让人怀疑。他是你的副手,要多关注他。”

        虽然还没有证据,可他已经认定葛维武有问题。一个人身上的疑点如果太多,一定有问题。

        孟香谷应道:“嗨。”

        冈田新大郎说道:“此事暂时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胡孝民。”

        他倒没觉得胡孝民靠不住,只是觉得丢脸罢了。忻中奎刚被杀,葛维武如果真与军统有瓜葛,这批从宪兵队过来的人,没一个能干事。

        胡孝民确实不知道冈田新大郎在背后搞了小动作,冈田新大郎推荐韦雪之担任十组组长,他觉得没什么问题。韦雪之的听力超强,这也是个优点,利用得好,确实可以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对他而言,敌人越强大,就越得小心翼翼。韦雪之这个特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造成破坏。

        与范桂荣和孟香谷谈完话后,胡孝民去了九风茶楼。他必须让李林木写一份详细的报告,韦雪之有这样的特长,如果李林木说了不该说的,那就麻烦了。

        李林木收到余升龙的指示后,把吕进叫来一起商量。余升龙说得很清楚,在忻中奎家里说的每一句话,都要写上去。同时,近期让他尽量不要与葛维武见面。如果要见面,也必须采取防范措施。

        李林木瘦削的脸庞没有任何表情,异常严肃地说:“你也写份报告吧,让下面的兄弟也都说说。每个人说了什么,哪怕是骂了句娘,也必须写出来。”

        吕进身材匀称,身手矫健,是一个很优秀的行动人员。他也不了解内情,很是疑惑地说:“行动都成功了,还要写得这么详细干什么?”

        李林木现在回想起来,还很是后怕:“你以为昨天的行动这么容易就能成功?告诉你吧,葛维武暗中替我们做事。要不是他提供情报,这次真有可能被忻中奎得逞。”

        吕进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在忻中奎的住处,他听到李林木对葛维武说,要让他受点委屈,否则不好交待。当时他就怀疑,葛维武可能是内线。

        李林木解释道:“葛维武是因为胆子小,怕我们报复,才不得不与我们合作。这次之后,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我们既要保护他的身份,也要防备他突然反水。这次的行动细节,要仔细研究,看有没有漏洞。毕竟,还把葛维武的手下也放了回去。如果我们说了不该说的话,会给葛维武带来危险。”

        吕进点了点头:“不错,确实要注意。你当时还提醒葛维武,让他先受点委屈,否则无法向别人交待,我就觉得怪怪的。”

        李林木一拍脑袋,一脸懊悔地说:“我当时这么说了吗?唉呀,这得坏事啊。”

        吕进笃定地说道:“你确实说了,只不过声音不大。”

        李林木当时的声音不大,他就在葛维武身后,还是听到了。

        李林木拍着胸口,安慰着自己:“还好还好,希望没人会听到。”

        胡孝民在第二天上行,才收到李林木的报告。他在九风茶楼独自看着这份报告,眉头蹙得越来越紧。

        李林木的那句话,确实会让人起疑心。以韦雪之的听力,应该能听到才对,为何他没汇报呢?

        是没放在心上?还是暗中向其他人报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