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孤岛谍战 > 第588章 全招

第588章 全招

        冈田新大郎听了胡孝民的话,手里抓着牛肉干,一只手按住桌面,费力地站了起来,朝胡孝民勉强地点了点头。

        冈田新大郎诚恳地道:“胡桑,此事我要向你道歉,这是我特意叮嘱了。葛维武是宪兵队过来的人,如果他是军统的内线,梅机关脸上无光。”

        胡孝民苦笑道:“葛维武现在是情报处的人,他如果成了军统的人,我会更没面子。”

        冈田新大郎说道:“我希望葛维武不是这样的人,先观察观察,让韦雪之多注意。不管如何,宪兵队的脸面还是要的,情报处的面子也是要的。退一步说,如果葛维武真是军统的人,也要低调处理,不让抗日分子看笑话。”

        冈田新大郎嘴上说得很漂亮,等胡孝民走后,他马上拿起电话:“涩谷吗?晚上带两个人,随我去见个人。”

        葛维武下午写了报告后,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李林木紧急与他联络,让他找机会向胡孝民如实交待两人的对话,特别是那句:“你先受点委屈,否则不好交待。”一定要说出来。

        胡孝民看到他的报告后,很是生气,认为这是军统想借情报处的手,除掉他这个有功人员。

        葛维武暗暗高兴,胡孝民还真是无能,有这样的处长,自己待在情报处将无忧无虑。

        然而,回家的时候,他发现身后有尾巴。葛维武是跟踪的高手,胆子又小,时刻防备着。

        更让他吃惊的是,身后的尾巴不是别人,正是新提拔的情报组长韦雪之。

        葛维武这一惊,差点再次昏倒。

        到家后,他大口喘息着,冲到桌子旁,举着茶壶,扬着脖子,大口大口的灌了几口,差点呛着。

        葛维武用袖子抹了一下嘴,两只小眼睛骨碌碌转着,他在想着李林木之前的交待:任何时候,如果情况紧急,他随时可以撤离。并给了他一个安全屋的地址,只要他到了那里,就会有军统的人帮他撤离。

        走!

        葛维武满脑子都是这个字,对他来说,韦雪之的出现,已经是极度危险的信号。

        葛维武到床底下,把所有积蓄带上:四根金条,一捆法币。

        这些钱,都是李林木给的,他提供了不少情报,还把黄生道引到了军统的伏击点,每次李林木都会给奖金。

        他把金条和钱装在身上,家里的东西,一点都不带,装作要出门耍的样子。然而,刚到门口,发现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身材宽大,像堵墙一样,挡住了他的去路。

        葛维武惊得瘫坐在地上:“冈田少尉……”

        涩谷和板本一郎,架着葛维武扔到房子的地上,涩谷挥了挥手,板本一郎和另外一名日本宪兵到门外等着,出去的时候,还顺手把门带上。

        冈田新大郎一步步走向葛维武,就像大象面对蚂蚁似的,一脚踏在葛维武胸口,冷声说道:“葛维武,你是在这里说,还是去宪兵队的刑讯室说。”

        葛维武感觉胸口透不过气来,他有气无力地说:“说什么?”

        “啪!”

        涩谷蹲下身,甩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得葛维武眼冒金星。

        涩谷掏出王八盒子,一拉枪栓,恶狠狠地说:“不说就死啦死啦的!”

        葛维武感觉裤裆一热,被吓尿了,连忙说道:“我说,我都说。”

        冈田新大郎鄙夷不屑地瞪了葛维武一眼,卑劣的中国人,真是下贱,好好说没用,非得吃点苦头才知道。

        葛维武确实很配合,都不用冈田新大郎问,将他如何被李林木胁迫,如果给军统提供消息,如何把黄生道带到中行别业的杂货铺,以及这次如何陷害忻中奎,都告诉了冈田新大郎。

        旁边的涩谷听着葛维武的话,举着枪就要打死葛维武:“八嘎!”

        笨拙的冈田新大郎,此时却异常敏捷,一把抓住涩谷的手腕,将他的手臂举高:“砰!”

        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子弹找到了天花板。地上的葛维武感觉**一紧,一滩人黄泄了出来。

        冈田新大郎踩着葛维武的脸颊,缓缓说道:“从现在开始,你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李林木与你联系后,要第一时间向涩谷报告。”

        葛维武连声说道:“是,是。”

        冈田新大郎在回去的路上,叹息着说:“胡孝民说得很对,葛维武都不用动刑,就能招出来。”

        这种墙头草的中国人特别多,表面上为新政府效力,暗地里又与重庆发生关系。不仅在特工总部有这种现象,其他政府部门,也有这样的情况。

        这就像在赌场押宝,有些人压大之后,还想要压小,不管庄家开什么,他们都想赢,至少要保证自己不输。

        涩谷问:“这件事,要告诉胡孝民吗?”

        冈田新大郎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按说他是情报处长,必须得告诉他。可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谁知道军统在我们内部,是不是还有其他内线呢?机密的事情,除了日本人,我真是谁都不敢相信了。”

        涩谷问:“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冈田新大郎冷声说道:“李林木杀了忻中奎,黄生道也是死在他手里,李林木必须要为他们偿命!”

        同时,他还有一个决定:启用雪狼和雪松。

        这两个打入军统三大队的间谍,一直隐藏得很好,要对付李林木,必须启用他们。

        胡孝民早上开会时,看到葛维武脸色特别难看,魂不守舍的样子,他暗暗奇怪。冈田新大郎并没打算马上对他动手,葛维武的模样,却很不对劲。

        回到办公室后,胡孝民给雷勇辉打了个电话:“勇辉,你找葛维武谈一下,看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雷勇辉是副处长,有什么事情,安排他去办就是。他接的是忻中奎的班,忻中奎之前分管情报四科,现在交给雷勇辉负责。

        胡孝民安排好情报处的工作后,去了九风茶楼,他得提醒李林木,警惕葛维武反水。

        葛维武的神情告诉他,昨天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