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孤岛谍战 > 第593章 据点暴露

第593章 据点暴露

        关于中统的情报,胡孝民有两个途径透露出去,一为五福公司的焦一诚,一为顾慧英。现在顾慧英是情报二科的副科长,胡孝民与她配合得更加默契。

        回到情报处的办公室后,他把顾慧英叫过来。胡孝民“公私分明”,经常在办公室与顾慧英谈工作。

        胡孝民点了根烟,在家里他尊重顾慧英,可以不抽烟,但在办公室,他是长官:“最近有中统方面的情报吗?”

        顾慧英伸出纤纤玉手,在鼻孔下面轻轻扇了扇:“中统?他们好久都没露头了。”

        胡孝民叮嘱道:“鲁继荣发现了中统的一个潜伏人员,他刚到行动二大队,我们多支持他的工作。如果有这方面的情报,要及时向他通报。”

        顾慧英应道:“好。”

        她明白胡孝民找自己谈话的意思了,中统虽好久没露头,可并不意味着上海就没有中统的活动人员。事实上,江苏省党部,还有不少人员在活动。

        胡孝民说道:“另外,行动二大队还有一个中共的案子,我们要多注意与他们沟通。有情报,一定要及时共享。”

        顾慧英心里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地说:“你对鲁继荣也太好了吧?”

        胡孝民告诉自己这个消息,是不是让自己密切关注中共方面的情报?

        胡孝民说道:“我不能像行动一大队对待雷勇辉一样,不闻不问。鲁继荣是情报处的人,不管他到哪里,永远都是情报处的人。”

        顾慧英随口说道:“雷勇辉情绪确实很低落,听说孟香谷向他报告军统的线索,他都没什么兴趣。”

        胡孝民晒道:“在日本人手里吃了亏,难道还想着找回场子?冈田新大郎和涩谷,没把他抓起来就不算了。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我们说白了,都是给日本人做事。东家做错了事,打了你一巴掌,当伙计能计较不成?”

        顾慧英抿嘴一笑:“换成你,是不是还要把另外一边脸递过去,让人家打个够?”

        胡孝民点了点头:“你这态度可以,在日本人手底下做事,就得有这样的态度。”

        冈田新大郎和涩谷这次做得确实有些过分,特工总部是替他们做事的,哪怕养条狗,也时不时要喂根骨头吧?

        葛维武的事情,日本人应该诚挚道歉,否则只会让情报处与他们离心离德。

        这方面晴气庆胤就做得比较好,一直以来都很支持赵仕君的工作。哪怕赵仕君与孙墨梓争权夺利,哪怕赵仕君为了一己之私,与抗日组织达成某种协议,晴气庆胤都坚定地站在赵仕君这边。

        当然,胡孝民乐得看到这样的结果,雷勇辉做了事,反被涩谷打了耳光,这事已经在情报处和特工总部传开。日本人没给个说法,会让特工总部的人寒心。这次的事情,比救出一个抗日人员,送出一批物资对抗日的贡献更大呢。

        顾慧英走后,胡孝民接到了八组组长方民任打来的电话。方民任现在分到了情报四科,组织是孟香谷,又是情报八组的老组长,他表面是孟香谷的人,要向胡孝民汇报工作,还真不能光明正大。

        方民任低声说:“处座,我刚刚才知道,下面的兄弟发现了一个军统的据点。”

        他有点尖,如果低着头,像只猴子似的。情报处的人,给他取了个“方猴子”的绰号。当然,八组的人没人敢这么叫。

        胡孝民沉声问:“在哪?”

        方民任轻声说道:“法租界,福煦路靠近亚尔培路。”

        他没有用八组的电话,特意在外面找了个公用电话。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暗地里,其实是胡孝民的人。

        胡孝民问:“是不是在金门戏院旁边?”

        他对上海的地形非常熟悉了,特别是有了汽车后,每天没干就会在大街小巷里穿来穿穿去。既是为了熟悉地形,也是为了与人接头时,不被人怀疑。

        方民任恭维道:“处座好记性,正在金门戏院的西侧。那里原是二组的范围,我的人也是无意间发现的。这件事,已经向范科长报告。”

        胡孝民叮嘱道:“你先盯着,正常向孟香谷报告。”

        行动二大队发现了中统和中共的线索,九组又发现了军统的线索。胡孝民是潜伏人员,他不能什么事都干预。他能做的,就是按照正常渠道把情报传递出去。

        下行,胡孝民又陪着顾慧英去了顾公馆吃饭。金门戏院西侧,确实有一个军统三大队的据点。除了这个据点,在对面还有一个据点。两个据点斜对着,相互配合,相互支持。公共租界出了事,可以迅速撤到法租界这一侧。

        福煦路是法租界和公共租界的交界线,深得各方抗日组织的兴趣。

        福煦路的南侧属于法租界,北边则是公共租界了。福煦路的巡捕,除了路口红绿灯指挥交通的巡捕外,持枪巡捕较少。

        如果法捕房的巡捕出动,他们可以很方便进入公共租界。

        王淑珍送他们出来时,喋喋不休地说:“你们两人结婚也有十个多月了?人家结婚十个月,小孩子都呱呱落地了,你们呢?肚子还没有一点动静。”

        顾慧英加快脚步,原本挽着王淑珍的手臂,也突然松开了:“姆妈,我们天天工作,哪有这么快?”

        王淑珍不满地说:“一跟你说这件事,你就要逃。”

        顾慧英说道:“孝民还有事呢。”

        王淑珍说道:“孝民,这件事你也要上点心,当初虽说好,你们第一个孩子姓顾,但后面的孩子,都是姓胡嘛。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总要给胡家留个后吧?”

        胡孝民笑着说道:“我和慧英已经在计划这件事了。”

        王淑珍说道:“有计划就好,不管怎么样,明年我要抱孙子。过了年,如果慧英的肚子还没动静,我就要派人天天守着你们了。”

        顾慧英听到这话,连忙拉着胡孝民,逃也似的跑了。这个问题简直是要她的命,她都没跟胡孝民同房,肚子怎么可能有动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