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孤岛谍战 > 第595章 忍辱负重

第595章 忍辱负重

        顾慧英听到胡孝民的回答,很是惊讶。两天前胡孝民提醒过他,当时她就与让刘妈送出了情报,哪想到,还是出事了。

        顾慧英愣住了:“这么快?”

        胡孝民眼中满是嘲弄,淡淡地说:“这不是中统的特色么?”

        顾慧英犹豫着问:“他们……”

        胡孝民的话,让她差点抬不起头来。还好,他们是在情报处,各自带着面具。中统哪怕表现得再拙劣,也与她无关。

        胡孝民明白她的意思,说道:“袁持平和吴震明是旧识,他表示可以给特工总部做点工作,领些津贴,柳家栋也因为这层关系,两人都加入了行动二大队情报科。”

        行动二大队的很多人都是中统过来的,整个特工总部,除了警卫总队外,行动总队、情报处等单位的人员,基本上都是两统人员。

        赵仕君和孙墨梓,都是中统出来的。这些中统被捕人员,抓到之后就像回了娘家似的。几乎每个人都能在76号找到熟人,很多人之前就是朋友,甚至是同事。

        顾慧英诧异地问:“平仁祖呢?”

        胡孝民不以为然地说:“只要他不与我们对抗,去哪里又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平仁祖等人离开后,就与袁持平和柳家栋一起商量,他准备潜返重庆!

        几天之后,袁持平向行动二大队的吴震明报告:平仁祖潜返重庆,背叛特工总部。

        鲁继荣之后找胡孝民,向他大倒苦水:“处座,你能相信吗,袁持平就因为提供了一份情报,就被吴震明任命为情报科的副科长。”

        胡孝民意味深长地说:“他们是老相识嘛,当个副科长也不算什么。情报科的事,你只要抓重点就行了。”

        夏宗江出问题后,吴震明原本想安排一个自己人当情报科长,哪想到却安排了鲁继荣。鲁继荣是胡孝民的亲信,他当了情报科长,等于情报处又多了一个情报科。

        情报科的情报,胡孝民比他还先知道,吴震明不趁机安插几个人进去才怪。

        鲁继荣苦笑道:“抓重点?我怕这个袁持平要喧宾夺主了。行动二大队,不是掌握了一条中共的线索么?吴震明发了话,交给袁持平。”

        胡孝民反倒笑了:“这是好事嘛,中共的案子,没这么好办的。你看看76号成立至今,办过几个中共的案子?袁持平大概率会把事情办砸,你等着替他收拾烂摊子就是。”

        鲁继荣伸出大拇指,摇晃着大脑袋说:“处座这一招高明啊。”

        胡孝民没好气地说:“高明个屁,袁持平要是办成了中共的案子,你还是回来当副科长吧。”

        这话是提醒鲁继荣,中共的案子,袁持平绝对不能办成。

        鲁继荣听了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情报四科掌握的军统据点线索,雷勇辉一直没向胡孝民报告。

        他觉得没必要,也不想让胡孝民参与此事。

        然而,胡孝民还是知道了,每天早上的例会,各个情报组都要汇报各自的工作。别小看这个例会,这是胡孝民掌握全处动态,充分发挥他处长权力的最好舞台。

        雷勇辉身为副处长,只有在旁边干看着的份。胡孝民先让各个情报科长发言,再让每个情报组长或情报股长发言。他再在会上布置工作,需要保密的工作,则单独会见。

        情报八组最近的工作,就是在福煦路亚尔培路口,监视军统的这个据点。雷勇辉提出动手,胡孝民没有同意。会后,他把雷勇辉单独叫到了办公室。

        胡孝民掏出烟,给自己点上,吸了口后,问:“雷副处长,目前时机还不成熟。你是老情报科长了,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吧?”

        雷勇辉说道:“胡处长,我建议动手,最近以来,我们与军统的交手,输多赢少。情报处没有提供准确的情报,是最主要的原因。不管能不能抓到重要人物,先抓几个人回来再说。”

        胡孝民冷笑道:“你忘记钱民新了吧?军统南京区几乎全军覆没。”

        雷勇辉扶了扶眼镜,梗着脖子说:“消灭军统南京区,我们只是配合。我坚持抓人!”

        胡孝民摇了摇头:“福煦路地形复杂,对面就是公共租界,我们让法捕房配合,他们可能溜到公共租界。我们让巡捕房动手,他们转身就进了法租界。我们是情报处,不是行动处,抓人的事情,交给行动总队吧。”

        雷勇辉嘴角露出一线不易察觉的笑容,缓缓地说:“处座此话极是,我会通知行动总队的。”

        胡孝民突然问:“雷副处长,你脸上的肿消了吗?”

        他很奇怪,雷勇辉才被涩谷打了一巴掌,脸上的肿都还没完全消除,怎么就这么积极了呢?

        雷勇辉的脸突然胀得绯红,很快他又恢复了神情,淡淡地说:“多谢处座关心。我想过了,处座说得很对,我们是为日本人做事的,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自从挨了那一巴掌后,雷勇辉就一直在想,要怎么样才让找回场子。让涩谷向他道歉,看来是不可能了。日本人狂妄自大,明知道做错了事,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他们觉得,中国人都是奴才,他们是主子,绝对不会因为打了奴才一记耳光,而觉得做错了什么,自然也不会道歉。

        别看雷勇辉一脸斯文儒雅,却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他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刚开始他想找人为人主持公道,面对日本人,胡孝民愿意当狗腿子,其他人也没人敢出头。雷勇辉终于明白,这种事情,只能靠自己的。

        得知军统在福煦路亚尔培路口的据点后,雷勇辉就去找了江之林,也特意向涩谷道了歉。没错,他主动向涩谷道歉了。

        想要出掉隐藏在心里的那口气,就必须忍辱负重。不仅要把之前的那记耳光忘掉,还要觉得,这是一种荣耀,是涩谷对自己的关心。

        胡孝民问:“你知道那个据点是军统的什么人吗?”

        雷勇辉不以为然地说:“抓到他们一审,不就知道了么?”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