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孤岛谍战 > 第596章 慢了一步

第596章 慢了一步

        雷勇辉的态度,让胡孝民很是不解。挨了涩谷的一记耳光,破坏军统据点还这么积极,岂不怪哉?

        任何事情,总有其内在原因。雷勇辉如此反常,也必有真正的原因。

        他与涩谷暗中达成了合作?还是冈田新大郎跟他说了什么?抑或是日本人,背地里向他道歉了?

        涩谷并不觉得做错了什么,让他向雷勇辉道歉,几乎不可能。要知道,雷勇辉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他这个副处长,对日本人没什么用。

        如果他能办几个漂亮的案子,日本人或许会对他改观。

        雷勇辉之前对他的媚日言论不屑一顾,对抓捕抗日组织,应该消极怠工才对。现在力主抓捕,让胡孝民看不透。

        既然看不透,就让他自行表演。

        胡孝民叮嘱道:“既然你这么坚持,就按正常程序走吧,先报宪兵分队,可不能再闹出大水冲了龙王庙的笑话了。”

        雷勇辉说道:“这次涩谷准尉很支持,法租界的态度也软化了。”

        胡孝民叹息着说:“是啊,欧洲的战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法国的贝当政府成立了,这是德国***建立的傀儡政府。以往法租界对日本的态度很坚决,现在开始软化。

        宪兵队在法租界的行动,法捕房会全力配合。他们也知道,有些巡捕是支持抗日分子的,故而开除了一批这种人员。

        雷勇辉说道:“我准备明天晚上行动。”

        胡孝民摇了摇头:“既然要行动,就要快,今天下午就行动,免得夜长梦多。不管是大鱼还是小虾,总要抓几只。”

        雷勇辉并没采纳胡孝民的意见,下午行动太仓促了。他与涩谷计划,也是明天晚上动手。法捕房对他们的行动很支持,答应由他们的人为主。这在以前,根本不可想象。特工总部在法租界的行动,每次都会莫名其妙的失败。

        其实,就算雷勇辉下午动手都晚了。就在当天中午,伪中法联谊会秘书冯执中,被军统三大队行动一队队员陶立德,守在亚东培路冯寓所门前将之击毙。陶立德在西爱咸斯路与巡捕枪战,身中四弹殉难。

        陶立德,江苏常熟人,1939年7月,参加上海区三大队行动一队工作,胆大心细,迭建功勋。

        情报处收到消息后,雷勇辉带着行动一大队的行动一队长沈似旭,迅速行动。等他们扑向福煦路亚尔培路口的军统据点时,哪还有军统的人影?早就人去楼空。

        看着空荡荡的房子,雷勇辉非常沮丧,旁边的涩谷更是愤怒。他狠狠地瞪了雷勇辉一眼,真想再给他一个巴掌。

        但这次非雷勇辉之过,谁知道军统会对冯执中动手呢?

        沈似旭走到窗口,他是山东人,牛高马大,涩谷只有他半腰高,站到窗口,像尊铁塔似的:“雷处长,这伙人很滑溜,估计跑到公共租界了。”

        雷勇辉很是沮丧地说:“原本想让胡孝民见识一下我的手段,现在看来,又要丢脸了。”

        涩谷没好气地说:“收队吧。”

        回去的路上,沈似旭愤愤不平地说:“胡孝民就不是个好东西,雷处长,是不是他给你使坏了?”

        他对胡孝民印象一直很差,林伟达死在胡孝民手里,他记恨着呢。早就想找机会报复,只不过胡孝民在特工总部步步高升,他已经没机会了。

        雷勇辉轻轻摇了摇头:“那不会,胡孝民没什么能力,如果他有这样的心机,这次的行动也轮不到我。”

        他特意找行动一大队的人动手,就是防着胡孝民使坏。他是一大队过来的人,情报处的人信不过,一大队的人还是信得过的。

        沈似旭疑惑地说:“那就怪了,他们的时间怎么掐得这么准呢?”

        雷勇辉叹息着说:“是他们运气好罢了。或者说,是冯执中背时。”

        沈似旭突然说:“雷处长,我在前面下算了,快下班了,提前回家。”

        雷勇辉惊讶地说:“你也住在亚尔培路?”

        沈似旭说道:“刚搬过来没多久,如果知道军统要对付冯执中,正好可以打他们一个伏击。雷处长,要不到家里坐坐?前面有家不错的馆子,一起喝一杯。”

        雷勇辉说道:“好,今天我请你。”

        雷勇辉与沈似旭,还有行动二队的杨育才,关系都很好。沈似旭和杨育才,是万千良从军统带过来的,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友情。

        雷勇辉很沮丧,也需要喝顿酒醉一场。这个任务,是他自己争取来的。胡孝民原本都不想动手,早知道听胡孝民的,让他指挥,自己什么事都没有。

        胡孝民下午接到夏忠民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福煦路亚尔培路口的事,胡孝民一点也不担心。李林木在接到他的提醒后,就把人撤到了对面。制裁了冯执中后,行动人员都没有撤离。

        沈似旭和雷勇辉,在对面勘查现场时,李林木在对面用望远镜观察着。他当时很是佩服,余升龙的情报如此精准。这次的行动,唯一可惜的是损失了一个陶立德。

        夏忠民见到胡孝民后,脸上挂满了笑容:“孝民,法国的贝当政府成立后,他们与日本成为了友好国家。我们有机会收回重庆的‘特二分院’和‘高三分院’。”

        他除了是76号的翻译和外事秘书外,还主持着76号的外围组织:上海法院同仁会。夏忠民原来学的是法律,在法院也工作过,弄这么一个组织,就是想跟重庆政府设在法租界和公共租界的法院对着干。

        胡孝民问:“需要我做什么?”

        法国竟然投降了,这让很多人都想不通。法租界的法国人那么强硬,他们武器先进,怎么就这么不经打呢?

        夏忠民笑吟吟地说:“弄清特二分院和高三分院的情况,为接收作好准备。这次接收,由我们自己进行,宪兵队和法租界都不参与。六弟,四哥就拜托你啦。”

        胡孝民笃定地说:“四哥的事,我一定全力支持。没有法捕房的阻拦,我们拿下特二分院和高三分院易如反掌。”

        在这件事上,他除了提醒那些法官早点离开外,什么都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