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回到战国当赵括 > 第785章 赵括居然分兵?找死(第九更)

第785章 赵括居然分兵?找死(第九更)

        正如赵国在其他五国之中有着庞大的情报网络一样,其他五国在赵国之中同样也有着庞大的情报网络。

        这种数以十万计的兵力调动,无论是哪一边都不可能瞒得过别人的,因此当赵括率领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南下朝着楚魏韩联军而来的时候,楚魏韩联军的主将们就已经收到了情报。

        在得到情报之后,三国主将立刻就召集会议,开始针对这个情报来进行商议。

        楚国主将春申君皱眉道:“我们兵分三路也就算了,武信君居然也兵分三路,难道赵国人就这么自信的吗?”

        在春申君看来,如果是让春申君去做这个主将,春申君应该会选择三路之中的一路先行击破,然后其他两路就不会成为太大威胁了。

        但现在赵国人居然兵分三路,把原先就不如五国联军的兵力再行分散?

        春申君觉得有点跟不上那位武信君赵括的思路了。

        楚军副将景阳想了想,道:“要我说啊,这个赵括估计也是没办法了,他是哪一路都不想让我们攻进他们赵国的领土,所以必须要这么做!我们也不需要管他那么多,只要在正面专注突破他就好了。”

        魏军主将信陵君想起了出发之前魏王要求务必要保存实力的交待,于是便道:“其实我们这南路军的兵力数量优势并不算明显,大可以先和武信君的主力对峙,让其他路先行打开优势就好了。”

        在西路,二十一万秦军面对的是十五万赵军,很显然那才是真正具备优势的一条路,在信陵君看来也是最受期待的一条路。

        只不过很显然有人的想法和信陵君并不一样。

        景阳哼了一声,道:“信陵君此言差矣!我们这一路才是距离赵国都城邯郸最近的一条路,那肯定是应该由我们来进行中央突破!赵括既然分兵,那他就是在找死,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们这一路的战斗力究竟有多么的强悍。

        只要我们这边能够打败赵括的话,那么邯郸就近在咫尺,我们这一次就可以生俘赵王,让这位狂妄的国君也尝一尝当别人阶下之囚的感觉!”

        信陵君震惊的看着景阳,特么的,这老小子还挺狂啊,不但要打败武信君赵括,而且还要攻破邯郸擒拿赵王?

        只不过眼下魏国乃是三国联军之中最弱的一支,所以信陵君即便身为主将,在话语权上依然是大大不如楚军副将景阳,所以只能无奈的闭上嘴巴。

        春申君听着景阳的话,也是不由再度皱眉。

        在春申君看来,和赵括作对这件事情还是比较有难度的,毕竟之前还真没有人成功过。

        所以在春申君的心中,自然也是倾向于越稳健越好的。

        只不过现在这个情况,楚魏韩三国联军毕竟是兵力优势,作为主将的春申君如果说出太丧气的话来那必然是要影响士气的。

        春申君看向了韩国主将靳黈:“靳黈将军,你怎么看?”

        靳黈脸色十分严肃的思考了一会,道:“我觉得,不妨先试探一下赵军。

        若是赵军的实力一般,那么打也是可以打的,若是赵军的实力很强,我们完全可以等待其他路的突破。

        当然了,这仅仅是我靳黈一家之言,春申君才是这一次的主将,主将的决定才是三军将士们的最终命令。”

        春申君一听,好家伙,说了半天,好像什么都说了,但实际上都是一堆废话。

        这种打官腔的态度,一听就是老政客了。

        春申君淡淡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继续前进吧,先试探一下赵军的虚实再说!”

        对此,众将自无意见。

        只不过虽然做出了决定,但是赵军行军速度之快还是让春申君有些出乎意料。

        “平阳?

        赵军居然已经到平阳了?”

        平阳是曾经的魏国领土,只不过在几次战争之后,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了赵国的领土。

        当听到平阳这两个字的时候,魏军主将信陵君的脸颊情不自禁的抽动了一下,副将晋鄙的表情同样也颇为精彩。

        魏军当年在平阳城可是被赵括暴打过的。

        从地图上来看,平阳确实是一个好地方。

        在平阳北方不远处就是黄河,无论是上游的宿胥口还是下游的白马渡口都位于这座城池的攻击范围之内,换言之只要楚韩魏联军无法攻破平阳的话,那么就绝对没有任何办法北上继续进攻赵国本土。

        “大意了。”

        春申君又一次的皱起眉头,道:“若是之前先派一支精锐部队抢占平阳就好了。”

        景阳显然并不在乎,开口道:“那有什么要紧的,大河绵延几千里,渡口多的是!”

        春申君摇头道:“这可不是渡口不渡口的问题,如果放任这支赵军主力在平阳的话,我们就算能够绕路而行,又怎么能够保证后勤的畅通?

        这一次,看来确实是要和武信君在平阳正面来过一场了。”

        春申君的否决让景阳明显有些不爽,但是景阳看到别人都没有说什么,也只好强自按捺下来。

        毕竟春申君才是主将,官大一级压死人说的就是这个情况。

        片刻之后,这一次的军事会议结束,魏军主将信陵君和副将晋鄙并肩走出大帐。

        信陵君上了车,看看左右无人,便皱眉道:“晋鄙将军,这一仗看来不好打啊。”

        晋鄙楞了一下,道:“君候何出此言啊?”

        信陵君叹了一口气,道:“你刚刚没有看到景阳那副表情吗?

        他明显是和春申君的想法不一样的。

        我早就已经听说楚国三大家族和春申君相互争斗不休,没想到他们之间的矛盾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几乎不加掩饰的地步了。”

        晋鄙哑然片刻,道:“还不至于吧,我刚刚看景阳不是也没反对春申君的意见吗?”

        信陵君淡淡的说道:“没反对?

        你呀,还是看的不够长远。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不反对,等到真正开战的时候就要跳出来反对了。”

        晋鄙愣住,道:“若当真如此的话,主将和副将战场反目可是大忌啊,我们该怎么办?”

        信陵君摇了摇头,道:“事到如今,也就只能见机行事了。

        我们内部虽然有隐忧,但赵括也并非不可战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