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 第1814章 极品人家24

第1814章 极品人家24

        第二天一大早,董唤娣送走了阮平,回屋就看安宁正翻箱倒柜呢。

        “干啥呢这是?”

        安宁从柜底找出一个小布包,她笑着打开布包,拿出里边的钱数了数。

        董唤娣也凑过去看:“你攒的钱还真不少呢。”

        安宁把钱数好了又整了整,然后小心的放到布包里。

        她把布包装到口袋里:“这都是我省吃俭用攒下来的。”

        董唤娣问安宁:“你拿钱干啥?是去买东西吗?还是想买两件鲜亮的衣服?”

        安宁摇头:“都不是,我拿给萧原,他家不是穷吗,估摸着彩礼钱都得借,这一借还不得拉饥荒,倒不如我拿钱给他,到时候让他家拿了来当彩礼。”

        董唤娣好悬没给气死。

        这死丫头,谁家姑娘像她这样恨嫁的。

        好家伙,都没这么着的,一个大姑娘家家的拿钱给男人,让男人倒腾过来当彩礼,亏的安宁能说出这话来,她也不嫌害臊。

        “反正这钱最后还得到我手里,也就转个圈的是。”安宁还乐呵呵的说呢。

        董唤娣气的在她背上拍了一巴掌:“哪有你这样的,你这么着会让人看轻的,将来萧家人……”

        她话没说完就住了嘴。

        董唤娣刚才给气懵了,等回过神来一想安宁这亲事和别人家的不一样。

        她未来的公婆是她亲爹亲娘,就算将来遇到了事情,也不可能去外头宣扬她怎么着的。

        安宁笑道:“我知道娘要说啥,可现在情况不是不一样吗,就萧家那样子,你说让他们上哪儿弄钱去啊。”

        “算了,算了。”董唤娣摆手:“我不管你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安宁走的时候不但揣了钱,还拿了两个煮鸡蛋以及一包点心。

        她哼着小曲出了门,她一出门,东厢房边上的柴禾垛后头钻出一个人来。

        这人是阮大丫。

        阮大丫在安宁身后瞧着她的背影,眼光阴狠狠的,看着挺吓人。

        安宁去了萧家一趟。

        她悄悄的把攒的钱给了萧原。

        萧原拿着那个用碎花布缝的小布包,捏着里边装的鼓鼓的钱,那些钱都是安宁一毛一毛,一分分的攒的,看着是不少,但真数一数,也不过四五十块钱。

        可就是这四五十块钱,却让萧原感觉沉甸甸的。

        安宁脸上带着笑叮嘱萧原:“你先拿着用,咱们的婚事肯定得等到明年开春,到时候我发了工资,等我再攒点给你……”

        她话没说完就被萧原抱在怀里。

        俩人就站在外头背风的地方,这会儿阴着天,就是背风处,也冷的不行。

        可是安宁和萧原丝毫没觉得冷。

        萧原牵着安宁的手找了个地儿蹲下:“你想吃啥,我给你寻摸。”

        安宁摸了摸肚子,别说,还真有点饿了。

        “我想吃烤红薯。”

        “等着。”萧原跑回去挑了几个最好的红薯,过来之后捡了柴,他把红薯埋到柴堆下边,又把柴点头开始烧火。

        火烧的差不多了,把火移开,用粗树枝扒拉开浮土,把里边的红薯弄出来,红薯才烤出来,那香甜的味道逼人。

        萧原拿着不知道从哪些柴堆上扒拉下来的干玉米叶子叠在一起,把红薯放到上头,托着递给安宁。

        俩人烤着火,蹲在一起吃红薯。

        萧原啃了一口红薯,再看一眼安宁。

        他看着安宁吃的脸上和嘴角都带了灰黑的印子,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傻姑娘呀,她怎么就那么好。

        安宁也没有在萧家这边多呆,吃完了红薯,拿手绢把嘴角擦干净就回阮家了。

        萧原送她,一直把她送到回水村才走。

        安宁回了家就开始收拾东西,收拾好了又拿着老鲁开的介绍信去找支书也开了介绍信,之后再拿着户口本去镇上转户口。

        办完了这些,天都黑了。

        她回来喝了一缸子热水,又胡乱吃了点东西就歇下了。

        等到天亮的时候,萧原就来阮家,说是送安宁去县城的。

        俩人收拾一番结伴而行。

        去了钢铁厂,老鲁之前都安排好了,安宁拿着户籍证明和村子里的介绍信啥的把手续办好了,粮油关系什么的也都弄好,才把各种证明办好,徐会计就来了。

        他问了之后知道手续弄好了,就拉着安宁去帮他算帐。

        萧原知道安宁一时半会儿肯定叫事给绊住了,他就从钢铁厂出来,直接去了运输大队。

        今儿运输大队的车子多,萧原找到了任队长,和任队长一通的说,最终给运输大队干了一点的活,把停在院子里的卡车全给保养了一遍。

        安宁这边帮着徐会计把活干完,然后去了后勤处,从那里领了宿舍钥匙。

        到底有老鲁的关系,后勤处的王处长给安宁安排了一个小单间,虽然屋子挺小的,可胜在一个人住清静的很。

        安宁拿了钥匙过去,先把宿舍打扫了一遍,弄干净了就把带来的两个厚褥子铺到床上,又把董唤娣给她新买的印花床单铺好,上边放了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和枕头。

        这屋子里除了床,还有一个桌子,以及一个小柜子。

        安宁把衣服放到柜子里,把带来的书和笔还有本子放到桌子上。

        她转了一圈,发现想要安顿下来还得准备挺多东西的。

        比如说脸盆,还有饭盆,以及毛巾啊,香皂肥皂之类的,另外,还得准备一个暖水瓶。

        她临来的时候董唤娣给了她钱和票,安宁就拿着想去厂里的商店买齐。

        结果她还没出门呢,门就被敲响了。

        安宁开了门,就看到吴惠英笑吟吟的站在门外。

        “吴姨,您怎么来了,赶紧进来,赶紧进来。”

        安宁请吴惠英进屋:“我才说安顿好了去看您和鲁叔,没想着您倒是先来了。”

        吴惠英可不是空着手来的,她提了两个脸盆,还有饭盆以及一些日用品,她进屋把东西放下就说:“知道你才来,肯定缺好些东西,我就给你带了些,这些都是残次品,卖的比供销社的便宜多了,我早先托人买了好些,有一些在家里放着用不着,就挑了给你捎过来,你可别嫌弃啊。”

        安宁请吴惠英坐下,又把在家里拿的一点炒花生抓出来放到桌上:“您吃,您说的这叫什么话,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敢嫌弃啊,这些东西平常想买都难,钱倒是小事,就是这票难攒,您给送过来,这是多大的情分啊,我心里感激着呢。”

        吴惠英笑笑:“你才来,好些事情都不知道,得空我带你在县城转一转,也给你说些事,省的你想买什么都瞎蒙。”

        “行。”安宁干脆的答应了:“等我安顿好了去家里拜访,还请吴姨好好的教我。”

        吴惠英也没多呆,她坐了一会儿就走:“你先收拾着,一会儿饿了就去后勤处那边先预支点饭票,等下个月发了工资再还钱。”

        “好。”安宁送吴惠英出门。

        送走了人,安宁回来就拿着脸盆啥的去找了水管,把脸盆饭盆和暖水瓶什么的都洗了一遍。

        然后她提着暖水瓶打了一壶开水,开水提回来,在饭盆里先晾了点水,之后就开始归置东西。

        忙活了一会儿,这屋子里总算收拾利落了,四处也都打扫干净了,边边角角的也用抹布擦过,当真算得上是窗明几亮,安宁这才坐到床上喘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