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超级资源大亨 > 第876章 名副其实的大手子!

第876章 名副其实的大手子!

    挂断和胡艳梅的电话。

    吴骏的脸色变得铁青,都快赶上包青天。

    自始至终,他感觉自己和高建雄之间也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

    两人之间只是一点小摩擦,小冲突罢了。

    对方先是仗着自己身份破坏自己公司的晚会。

    现在竟然又想出这么歹毒的计划。

    如果是针对自己或者针对骏亨集团,自己也敬他是条汉子。

    没想到他竟然把目标盯准了今天现场的无辜观众。

    通过以暴力手段制造混乱伤害他人来拖自己下水,这和恐怖分子有什么区别!

    姓高的心思也太歹毒了一些吧!

    正在一旁沙发上手拉着手,说着悄悄话的马冬梅和马思雨被吴骏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

    两人同时转身看向窗口边站着,脸色阴沉的吴骏。

    活了三十多年,吴骏还是第一次在两人面前表现的这么失态。

    更是第一次当着两人的面破口骂人。

    马冬梅刚才听到吴骏喊对面二婶了,来到窗前一脸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儿子,是你二婶那边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出什么事了,我和你一起去。”马思雨也来到吴骏身前,胳膊一伸,小手便拉住了吴骏的大手,要跟他一起去平事儿。

    吴骏长长吐了口气,脸色挤出几丝笑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微微用力从马思雨手里抽出手。

    感觉到吴骏的动作后,马思雨脸色的表情更加凝重。

    她和吴骏从小一起玩耍,一起成长,一起长大。

    对于吴骏的心思她最是了解。

    她知道,吴骏越是表现的若无其事,事情肯定是越严重。

    他只是不想让自己和三姐担心罢了。

    果不其然。

    吴骏勉强笑了一下,开口道:“一点小事儿而已,你们不用担心,你俩久别重逢,就在家里好好唠唠,一会儿晚会开始的时候我来叫你们。”

    吴骏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老妈和小姨的心情,对胡艳梅电话里说到的事情闭口不谈。

    两人跟着的话,有些手段他也不好施展。

    吴骏可不想破坏自己在两人心中乖宝宝的形象。

    而且,这事儿处理起来说不得还潜藏着什么危险。

    他更是万万不能让自己最在乎的两个人跟自己去冒这种没必要的险。

    对方十几个人可都不是什么良民,要不然也不会参与到这么凶暴的计划当中。

    万一对方狗急跳墙暴起伤人怎么办?

    事情紧急,吴骏一句话说完便不再和两人多说什么,大步流星地朝着外面院子里走去。

    马思雨和马冬梅对视一眼,拔腿就要去追吴骏,却是被马冬梅一把拉住了。

    马冬梅死死攥着马思雨的手说道:“老五你回来!你去干什么!”

    “姐,你松开我,他肯定是有事儿,我跟去看看。”马思雨一边掰着姐姐的手指,一脸焦急地说道。

    “我是他妈,我能不知道他有事儿吗!”马冬梅脸色一沉教训一句:“咱俩在家里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了,外面全是咱家公司的人,好几千号人,咱俩就别去给他添乱,去了只会让他分心了。”

    “可是……我还是不放心!”马思雨扭头看到吴骏已经出了门,走得没了踪影,眼神更是一阵焦急。

    “我反倒是对你更不放心。”马冬梅拖着马思雨的手坐回沙发上,语重心长道,“相信小骏吧,不管遇到什么麻烦,他肯定能处理好。”

    马冬梅苦口婆心一顿劝,这才打消了马思雨追出去帮忙的打算。

    ……

    吴骏出了门,一边朝村外走着,一边拨通了安琪儿的电话。

    在电话里把胡艳梅反应的情况和安琪儿转述一遍。

    安琪儿也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瞬间警觉起来。

    今天本是骏亨集团打响公司知名度的一场盛会,万万不能成为翻车现场。

    花了那么多钱请明星搞晚会,最后要是搞得臭名远扬,那可就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

    安琪儿二话不说,召集了十几名被吴骏召唤出来临时维持秩序的农夫便朝村外赶去。

    吴骏刚此时,胡艳梅也已经把车牌号发到了吴骏手机上。

    吴骏匆匆看了一眼记在心里,加快脚步朝着村外走去。

    “让让,让让,大家让让!”

    小吴庄的街道上还是一副人挤人的拥挤模样。

    今天本来不是小吴庄的大集,但还是有很多小商贩瞅准了人多,在道路两旁支起了各种摊子。

    更有商业嗅觉灵敏的村民不知道从哪儿紧急进了一批看明星演唱会时场馆外面卖的那种荧光棒和闪着各色灯光的卡发之类的小事物。

    这些摊位面前围拢的年轻男女最多,卖的最是畅销。

    饶是吴骏再怎么招呼,能听到他呼喊的也就是身周几米范围的人,远处的人也听不到。

    他再急,脚步也快不了多少。

    切身感受了一番街上人潮拥挤的实际状况,再想到高建雄针对自己的歹毒计划,吴骏内心更是一阵后怕。

    他头上的汗,一半儿是急的,一半儿是后怕吓得。

    还好胡艳梅提前得到消息。

    虽然提供消息的王洪亮以前和自己有过不小的怨隙,但吴骏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他一次。

    正如胡艳梅说的那样,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不管是真是假,总要出去验证一番,这件事非同小可。

    由此及彼,吴骏记起几年前南方某城市的一次踩踏事故。

    几年前,因很多游客和市民聚集在一个广场上一起迎接新年。

    进入广场和退出广场的人流对冲,致使有人摔倒,发生了严重踩踏事件。

    事件造成30多人死亡40多人受伤。

    该起事件在国内引发轰动,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拥挤踩踏事件调查报告,认定这是一起对群众性活动预防准备不足、现场管理不力、应对处置不当而引发的拥挤踩踏并造成重大伤亡和严重后果的公共安全责任事件。

    相关部门对这起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十几名官员被处分。

    那次还只是游客不小心跌倒引发的意外事故引起的,就已经引发了那么严重的后果。

    小吴庄这次却是有人蓄谋制造混乱。

    两相比较,小吴庄这次如果不及时制止,后果就不是吴骏能承担的起的了。

    出了村外,吴骏刚好和匆匆赶来的安琪儿等人碰了个正着。

    胡艳梅跟在安琪儿身后,额前的刘海儿已经汗湿贴到脑门儿上了。

    看到紧随安琪儿身后的十几名农夫,吴骏这才安心了一些。

    这帮农夫带来安全感简直了。

    此刻,三人也顾不上闲聊了,齐齐朝着村外那两辆可疑面包车扑过去。

    ……

    小吴庄村外。

    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王洪亮给胡艳梅通风报信后便又重新回到面包车上。

    一上车,王洪亮感觉别人看他的眼神有些异样。

    坐在前排副驾驶上的辉哥也是回过身,目光直直地盯着他。

    王洪亮的心一下紧绷起来。

    刚刚给胡艳梅通风报信,做了内奸叛徒。

    这会儿他心里正忐忑心虚呢。

    被众人这么一看,顿时就好像被看穿了一样。

    王洪亮看看众人,又看看前面的辉哥,尴尬笑笑问道:“怎,怎么了这是,大伙儿怎么这么看我。”

    辉哥往上推了推鸭舌帽的舌头,一脸好奇地问道:“王洪亮,你刚才是去解大手了?”

    王洪亮一听辉哥这话又是吃了一惊,心一下就提到嗓子眼儿了!

    难道自己暴露了?

    辉哥他们知道自己去干嘛了?

    不对,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去通风报信了,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淡定。

    王洪亮想通这个道理后,强装镇定地挤出几丝微笑:“是,是啊!肯定是啊!辉哥怎么突然问这个。”

    王洪亮一句话刚说完,坐在他旁边,之前给他拿包的那个小锋从屁股下面掏出一叠厕纸,忍俊不禁道:“亮哥,你下车后我才发现你把厕纸落车坐儿上了,你解完大手拿什么擦的屁股?”

    众人听到小锋的发问后,一个个努力憋着笑,看向王洪亮的眼神更是戏谑。

    王洪亮听到小锋的话后,这才暗自松口气,只要不是发现自己去通风报信,其他的什么都好说。

    “我,我……”王洪亮心念一转,急中生智道,“我这不是走的急吗,当时也没注意,拉完了才发现没带纸,大冷的天儿,我也不好意思麻烦兄弟们去给我送纸,野地里抓了几把土将就了一下。”

    王洪亮一句话说完,车内众人再也憋不住了,爆发出一阵哄笑。

    “我去!我说怎么你一上车就那么味儿呢!老王,你屁股擦干净没有啊!”

    “王洪亮真有你的啊!痔疮没没土坷垃刮破了吧!”

    “哈哈哈……”

    王洪亮听着众人的嘲笑,脸色越发地阴沉,但也没办法和众人讲什么礼仪道德。

    说难听点儿,这帮人就是传说的渣滓,混子。

    你和他们聊娘们儿还行,和他们讲礼仪道德完全就是对牛弹琴。

    众人笑得正欢快,突然传来极其突兀的噔噔噔的声音。

    车内的笑声戛然而止,就像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样。

    这帮人都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如果被逮着了是什么后果,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心虚。

    唰地一下!

    众人几乎是同时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然后便看到了惊骇莫名的一幕!

    一只蒲扇大小的手掌,五指张开按在一扇车窗上。

    这只手掌几乎占满了整个车窗,视觉冲击力不是一般的强!

    什么叫大手子,这才是特么名副其实的大手子啊!

    众人眼神直愣愣地看着这只不似是人类的手掌,只是条件反射般惊讶地长大了嘴巴,其余的念头一概没有了。

    突然,只听嘭地一声,车窗上的玻璃哗啦一声碎成碎渣掉进车内,大手一下伸进了车内!

    大手伸进车内后,手腕一转,一捞,拽住一个人的脖子后唰地一下拽出车外!

    “我的妈呀!”

    “鬼呀!”

    众人被眼前这无比暴力震撼的一幕惊呆了,同时惊叫起来哭爹喊娘地抱成一团!

    又是咔地一声!

    面包车的车门毫无征兆地被撕扯掉,嘭地一声被丢在一旁。

    几名壮汉堵住面包车车门,大手往里面一掏再掏就跟掏小鸡儿似的掏人。

    几秒钟的功夫,车内一帮人全都掏了出来,啪嗒一声丢在地上。

    紧接着,众人感觉背上一沉,被一只五十多码的大脚踩在了后背上。

    一帮人惊叫连连,全都被突入其来的异常状况吓傻了。

    什么情况啊……

    自己等人还没开始行动呢,大事未成呢,这就团灭了?

    吴骏一一过数,两辆面包车里掏出来十四个人。

    人数和王洪亮通风报信的人数一样,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

    看到这帮人被一窝端,吴骏提着的一颗心这才放回肚子里,脸上的神情缓和了很多。

    安琪儿和胡艳梅见此情景,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看到帮人果然如王洪亮所说,所有人胸前都挂了一只圆滚滚的双肩包。

    双肩包里面的事物从外面看是一个方墩儿,上面带着一个个圆圈圈。

    得到了王洪亮的情报,众人也不难看出来双肩包里面的事物是什么东西。

    吴骏接触烟花爆竹这东西尤其的多,近一年以来,每个月1号晚上他都要燃放几百万上千万的烟花爆竹。

    估计他自称一句全球燃放烟花爆竹最多的男人也不算夸张。

    只一眼,吴骏便确认了这帮人包里背着的东西肯定是大型的烟花爆竹,绝对错不了!

    吴骏已经闻到了浓重的火药味儿。

    “哎呦哎!你们干嘛啊这是!光天化日之下想绑架啊!”

    “我们是来这儿观看晚会的游客,有你们这么待客的吗!”

    “哎呀,杀人啦,救命啊!”

    辉哥等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哀嚎连连,从震惊中回过神后开始装无辜,扮可怜。

    小吴庄村口此时还有好些四面八方赶来的宾客。

    众人看到村口的动静后一下围成一个大大的人肉圈子。

    吃瓜群众们同样是一脸惊奇地看到圈内站着的十几名壮汉,口中啧啧称奇!

    “怎么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当街就打上了!”

    “我的妈呀,这帮人的平均身高应该在两米以上吧!”

    “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下出现这么多巨人!”

    有些讽刺的是,围拢上来的吃瓜群众对辉哥等人的呼救不闻不问。

    他们好像对一帮大汉更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