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六千五百八十三章 夜之女皇

第六千五百八十三章 夜之女皇

        “啧,羊入虎口啊。”

        辛霖摇摇头,看着那胖子油腻的手落在了美女的肩上。

        这世道啊,又是一个为了金钱献身的。

        “小柚子,我们还是走远点,免得我圣母心发作,想要挽救迷途少女。”

        辛霖拉着季无忧要走开。

        可季无忧的脚下,一动不动,钉在地上。

        “小柚子,你咋啦?”

        辛霖纳闷。

        “会死。”

        季无忧感到手心发凉。

        对方身上,很强的黑气,那黑气,几乎将身旁的胖子都吞没了。

        这两个人都会死。

        那个胖子,以为自己占了便宜,却没想到,自己要丢了性命。

        “不是吧?我看那胖子也就有点肾不好,高血脂加脑子不好,不像是那么短命的。”

        辛霖眨眨眼。

        “她们都会死,小幺也会死,我们得进去阻止她。”

        季无忧焦急道。

        “慢着,你说那个女的是小幺?她不是去找那个什么盟去了?跑这里做什么?”

        辛霖回过神来。

        事情显然不对头。

        楚家兄妹来了,须乐来了,还有一群的妖,自家闺蜜在里头……不安全!

        “我们得进去。”

        辛霖眼珠子转了转。

        “可我们没有卡,硬闯会惊动里面的人的。”

        季无忧心急的拿出手机,还未拨通,就被辛霖叫住。

        “别试了,薄情的地方,那么多记者。里面的信号一定被屏蔽了。”

        就如辛霖猜测的那样,手机根本打不通。

        “你先等着,我想想法子。”

        辛霖想了想,轻咳了两声。

        就见她将身上的衬衫解开了两个扣子,努力挤了挤胸,大咧咧朝着停车场走去。

        “帅哥,缺不缺女……”

        辛霖眼明手快,看到一辆豪车刚挺稳,她挺起胸,长腿往前一跨。

        车上,走下一对男女。

        女的画着烟熏妆,大波浪,身上能露的绝不包着,全身上下加一起白花花的地方,晃得辛霖眼睛都要瞎了。

        “喲,哪来的小学鸡,居然在这里勾搭男人。”

        那女人嗲声嗲气着,暧昧的靠在男人身上,看辛霖的眼神满是不屑。

        辛霖柳眉一扬,气得差点没吐血。

        她穿着最普通的休闲服,水洗蓝衬衫,破洞牛仔裤,一袭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亚麻色碎发,和一众夜店咖的气质截然不同。

        “你说谁是小学鸡。”

        辛霖咬牙切齿。

        “小姑娘,叔叔要进去喝酒,你还是回家喝养乐多补补,前胸后背分清楚了,再出来卖。”

        那公子哥也调侃道。

        “小霖,我们还是……”

        季无忧已经没眼看了,捂脸想要把辛霖拖回去。

        “呵~”

        辛霖眼中,寒芒一闪。

        敢看不起她。

        暗夜中,她的眸子黑的发亮,周身,暗潮汹涌。

        无形的暗之灵,朝着她聚拢。

        “站住。”

        烈焰红唇和公子哥没走几步,身后,女子的声音里带着难以抵抗的威慑力。

        两人嘴里还不忘讽刺。

        “小学……”

        时间,仿佛一瞬定格了。

        暗香浮动。

        不远处,站着个让人几欲窒息的大美人。

        细碎的黑发,在夜色中,就如海藻浮动,一双星空般深邃的的眸,蜜蜡色的肌肤,漂亮的蝴蝶锁骨,纤腰大长腿,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这是暗夜的女皇,只要轻轻一个撩拨,就能让人深陷其中。

        “美人……”

        公子哥嘴角,留下了晶莹的液体。

        他的脚不受控制的朝着辛霖走去。

        身旁的女伴眼神迷离,又是嫉妒,又是痴迷盯着辛霖。

        “小霖?”

        季无忧也呆住了。

        小霖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变得好美……好神秘。

        一级手刀,落在了那公子哥的脖颈上。

        “真是浪费老娘的灵力。”

        前一刻,辛霖还是高冷女皇范,下一刻,就tui了一口。

        “看什么看,给老娘昏。”

        辛霖再瞪了眼那个烈焰红唇,后者两眼一黑,晕了。

        “走,跟着小姐姐去泡吧。”

        辛霖冲着季无忧勾勾手指头。

        季无忧哒哒哒跑到辛霖面前。

        “好厉害,小霖,你怎么变得这么漂亮。是因为暗之灵?”

        季无忧小白兔似的,一脸无害望着自家好友。

        “可不是么,暗之灵除了能够吞噬灵力之外,还有很好的震慑效果,我现在这种效果,叫做暗夜女皇,酷不酷?”

        辛霖拨了拨自己的额发。

        宁家虽然讨厌,可是送过来的修炼功法还算是不错。

        她现在已经懂得暗之灵的一些皮毛了。

        她依旧是辛霖,五官轮廓没有丝毫变化,可是气质天差地别。

        她拿着卡,拎着季无忧到了酒吧门口,畅通无阻就进了酒吧。

        “暗夜女皇嘛……”

        停车场方向,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停在了酒吧的角落里。

        那辆车,从刚开始就一直停靠在那。

        可却没有人发现它,就连辛霖也没有。

        车上,坐着个男人。

        男人唇扬了扬,一双好看的眉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盐边红磨坊,作为当地最大的酒吧,虽然成立不过两年,可这里的规模却比东南市的红磨坊还要大一倍。

        地下一层,地上两层,顶楼一层的星空舞池更是用全落地玻璃打造而成。

        外头的星光,酒吧里的灯光交相辉映,十点一过,整个酒吧里已经是人满为患。

        凌月和凌光姐弟俩进入酒吧后,并不知道,随后还会发生很多事。

        凌光进入酒吧后,就熟门熟路想要找薄情。

        “老板很忙,今晚很多人想见老板,抱歉。”

        凌光拉了名服务生,刚说名来意,那服务生就面无表情的拒绝了,连带着凌光两百块的小费也给拒绝了。

        “啧,这家伙甩大牌啊。”

        凌光撇撇嘴。

        “想来是很多人都在找薄情,你看看四周。”

        叶凌月在吧台坐下,刚坐下,四周就有不少目光扫了过来。

        那些目光中,有探究的,也有戒备的。

        可惜这些人都是戴了面具的,他们看不清对方的身份。

        “是敌是友都分不清,真麻烦。”

        凌光揉揉眉心,叫了两杯长岛冰茶。

        叶凌月刚说完,就浑身一紧,她感到后背有种锋芒在背之感,有人正紧盯着自己。

        叶凌月一回头,身后,是一群戴着面具的人。

        方才,是谁盯着自己?

        叶凌月暗忖。

        “姐,你现在这里呆着,我去找找薄情。”

        凌光喝了几口酒,借着酒精,他更坐不住了。

        “别找了,他在那。”

        叶凌月按住凌光的肩。

        凌光顺势坐回位置,回头看,就见地下一层到一层的旋转扶梯上,走上来一个男人。

        虽然都戴了面具,可薄情的气质还是很好辨认的。

        他略带薄凉的眸,高大而又不失强壮的身材,都让人一眼认出了他来。

        薄情身旁,跟着一名貌美的女子。

        她带着猫女的面具,纤细的水蛇腰,说话间,不觉朝薄情身上靠。

        薄情往前走了几步,顺势揽住女子的腰,不知他在女子的耳边说了什么,女子满脸的欢喜,快步走开了。

        “呵~薄情那小子可真有一手,那么厉害的女妖都被他迷得团团转。”

        凌光摸着下巴,一脸探究。

        “女妖?”

        叶凌月觉得那女人的背影有些眼熟,正寻思着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

        “姐,你是没看到那女人的手臂?有个像是纹身的东西,其实那不是纹身,是蛇鳞。娲蛇一族,和朱雀古族一样都是古族,族里有个女妖王,叫做洛王,这个可是和我们亲亲娘亲一样有名的妖王。”

        凌光八卦道。

        不过和朱雀古族不同,这个娲蛇族的实力很强,因为娲蛇的繁殖力很强,她们又喜欢魅惑人,和人结婚生子后,一胎就能生下很多子孙。

        这和大部分妖喜欢保持血统纯净,不愿意和人混血不同。

        不少娲蛇一族,都聚居在人的城市里,所以她们的生活习性乃至外貌都和人没什么两样。

        “不过蛇鳞不是每个娲蛇都具有的,必须是王族,所以这个女人和洛王一定有关系。她和狼王凑到一起,一定有什么阴谋。”

        凌光说完,叶凌月睨了他一眼。

        “平时修炼也不见你这么上心,乱七八糟的消息,你倒是不少。”

        “姐,你这可就冤枉我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都是秦川那小子收集的。他有台袖珍电脑,上面有不少相关资料,我平时在宿舍里无聊,就拿过来看了。”

        凌光嘟囔着。

        “这些资料,怕是辛霖的小叔都未必拿得到吧?”

        叶凌月诧然,神情凝重了起来。

        秦川又是从哪里得来的资料?

        “姐,阿日。”

        叶凌月正想着,凌光低声提醒了一句。

        一只黑色的怪兽和几个人走了进来。

        酒吧里,发生小规模的骚动。

        不少人都被凌日的形态吓到了。

        不过很快,酒精就麻痹了在场众人的神经。

        今晚到场的都是非富且贵的人,他们什么没见过,也知道,一些人就喜欢在家里豢养一些稀奇古怪的宠物。

        “他们怎么也来了?”

        凌一出现,兰苍、楚楚以及须乐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叶凌月和凌光也不觉警惕了起来。

        兰苍径直走向薄情,而须乐则是搂着楚楚朝着叶凌月和凌光的方向走来,吧台就在两人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