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总裁明明超A却过分沙雕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另一种圆满

第五百三十六章 另一种圆满

        陆岑岑也知道女儿的本事,她怕绾绾找到自己,所以打算这几天一直待在酒店里不出去,吃饭都是让酒店服务生端进来。

        今天中午,到了饭点,门铃又准时响起。

        她以为是酒店送餐的,她过去开门,还没看清来人,一个人影忽然闪了进来,同时带上了门。

        陆岑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定睛看清面前的人。

        她瞳孔瞬间放大,一时间连呼吸都忘了,张了张口,没说出任何字,眼泪却比声音先出来了。

        上次见他,还是绾绾满月宴的时候,已经十六年了。

        绾绾上幼儿园的时候,他救过绾绾,绾绾回来也和她说过,让她知道他没事,可那一次他们也没有见面。

        如今,他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还是当初的样子。

        明臻探看着她的眼睛,看见她眼眶里快无法储下去的泪,他却笑了,先开了口,对她说:“好久不见。”

        “嗯。”陆岑岑点头,却不敢开口,怕一开口就泄露哭声。

        他又接着问:“你过得好吗?”

        “嗯。”陆岑岑还是点头,她过得当然好,女儿乖巧懂事,从小到大没有让她费过什么心。最爱的男人十多年如一日,将她捧在掌心,宠她无度。

        她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原本只是求财求生存,却在得偿所愿的同时,还得到了爱,得到了家人和朋友。

        世界上没有人比她过得更好了。

        陆岑岑想问他过得怎么样,可是自己太没出息了,心口堵的难受,根本说不出话。

        他却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主动说:“我这些年过得也不错。”

        他也是求仁得仁,他所做的事就是他毕生的追求,对他而言已经足够。

        他扬起嘴角笑了笑,又问陆岑岑:“南洙决对你好吗?”

        问完,他又立马觉得自己问的是废话。

        绾绾能成长为温暖又勇敢的小姑娘,可见她的家庭一定充满了爱。南洙决也一定是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是妻子和女儿坚实的依靠。

        他也不是不知道,他曾无数次在他们一起住过的公寓楼下看她,看见她对爱她的人撒娇,看过她闹脾气,也看过她偶尔贤妻良母的样子。

        陆岑岑眼眶里打转许久的眼泪终于决堤,一瞬间哭得稀里哗啦。

        他越关心她,她就越难受。

        他为她做的事,早就已经超出一个公职人员的职责。

        那个时候,南洙决出事,连南家父母都以为儿子已经凶多吉少,她也数次梦见南洙决真的死了,她逃避,颓丧,她险些支撑不下去。

        在她最脆弱的时候,是他一直守着她,他一次又一次帮她,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能不能保护好腹中的绾绾,坚持到南洙决回来。

        他对她的恩,她永远都还不了。

        明臻探静静地看着她哭,等她宣泄完了,开始一抽一抽地吸气的时候,他才从身后的架子上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

        陆岑岑擦了擦脸,抬起头对他笑,她笑起来也一如当年。

        哭了半天,她已经冷静下来了,她知道明臻探身份特殊,如果不是必要的事,是绝对不会现身见她的。

        她主动问:“你是不是有事找我?”

        明臻探点头:“你可不可以不要将绾绾的照片公布出去?”

        陆岑岑愣了一下,要是别的事,她一定会答应他。可这件事关乎女儿的生命安全,她还要好好考虑。

        明臻探知道她所想:“岑岑,你不用担心绾绾,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安全。”

        听到这里,陆岑岑忽然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他绝对可靠,她无条件的信任他。

        陆岑岑立马拿出手机,给媒体那边打了个电话。

        “那些照片不用发了,佣金我会照常发给你们,你们把所有底片全都删除。”

        那边的人虽不解陆岑岑为什么临时变卦,但他们不过就是求财,钱一分不少,他们也就不多问了,按要求删了底片。

        挂了电话,陆岑岑有些不安,低着头说:“绾绾给你添麻烦了。”

        明臻探摇头:“没有。绾绾很好。”

        绾绾一点都没有麻烦过他,他这一生不可能有子女,他把绾绾当做自己的女儿。他反倒要感激绾绾让他有所牵挂。

        陆岑岑笑了笑,又说:“我也给你添麻烦了。”

        明臻探以为她说的是这次要曝绾绾穿制服的照片的事,他摇摇头:“没关系。”

        可陆岑岑说的却不只是这件事。

        她说的是从第一次见他到现在,所有的事。

        她忍着又要涌出的泪意,抬起头看向他,真挚地说:“对不起。”

        对不起,让你费心这么久。

        也对不起,没办法对你的感情有所回应。

        明臻探看着她,四目相对,他又温温柔柔地说了一句:“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都是他愿意。

        他们都好好活着,他还可以见到她,还可以这样面对面的说话,他觉得已经很圆满了。

        房中安静了一会儿,明臻探又开口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陆岑岑想了想,说:“我今晚就回去吧。”

        既然不用让绾绾退出行动了,她在这里多待也没什么用,反倒耽误绾绾正经事。

        不过她还始终还是担心女儿,她又说:“临走之前,我还想去看看绾绾。我不会打扰她,我远远看她一眼就行。”

        明臻探点头:“行,我送你去。”

        陆岑岑坐上他的车,开到颉家附近一个甜品站。

        此时正是傍晚,甜品站外头的两棵梧桐树的叶子全红了,和天边的晚霞融为一体。

        绾绾刚在这里买了一个巧克力冰淇淋,一边吃一边走。

        熬乌跟在她身后,拎着绾绾爱吃的甜点。

        一年多没见,熬乌长高了好多,目测应该一米八五以上,长腿窄腰,气质干净,看起来已经像是个可靠的大男孩了。

        他忽然停下脚步,笑着跟绾绾说了句话,然后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捧着绾绾的脸,用指腹替她擦嘴角的巧克力。

        他眼睛里闪着温柔的光,照顾绾绾的举动自然而然,看来是常做这样的事。

        陆岑岑看到这里,她已经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有这么多人爱着绾绾呐,所以就算绾绾没有她的保护,她也可以好好的。

        陆岑岑买好机票,明臻探又将她送到机场附近。

        要分别的时候,一想到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明臻探带着几分希翼开口:“可不可以抱一下?”

        陆岑岑没有犹豫,张开双臂主动抱住他,把脸迈进他的胸口。

        一瞬间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只有他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敲在她的心上。

        这个短暂的拥抱只持续了几秒。

        明臻探松开她,放她离开,他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选。

        在快进入机场的时候,陆岑岑忽然回头,对他挥手,笑着说:“你要好好活着!”

        她不止希望他好好活着,还希望他可以赶紧退休,重新以最初的身份重回世上,和疼他爱他的人一起好好生活。

        他是铁骨铮铮的英雄。

        他太好了,他值得长命百岁,他值得拥有世上一切的美好。

        明臻探也笑了,没说话,对她点了点头。

        陆岑岑心里忽然好轻松,她转回去,脚步轻快地往机场里去。

        她还没找到办值机的地方,忽然察觉到背后有一股寒意……

        她回头,往寒意的来源看去。

        竟然看见南洙决也在这里!

        他站在机场的落地玻璃窗前,静静地看着她。

        那个位置,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外面那辆白色的车,自然也看见了她刚才和明臻探……

        陆岑岑心里咯噔一声,脑海中瞬间只剩下两个字。

        完!蛋!

        陆岑岑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扯出一抹尴尬的笑,迎上南洙决:“你怎么也来n城了呀?我不是说绾绾的事我来就可以了嘛……”

        南洙决扯出一抹冷笑:“是啊,我是不该来。我不来就见不到你和别的男人依依不舍分离的场面,我什么都不知道该多好。”

        陆岑岑讨好地对他笑:“那……那只是个老朋友,我和他没什么。”

        南洙决笑了一声:“行,你说怎样就怎样。”

        他这是明摆着的不信。

        他能信吗?陆岑岑现在眼眶还通红呢!

        要真的只是个没什么关系的老朋友,她能这么不舍吗!

        陆岑岑无语至极。

        以前她看狗血剧,看见男女主产生误会,都在心里骂人家脑残,觉得俩口子有什么不能说明白。

        但这事儿轮到她头上,她才知道多无力,才知道任何解释都显得无比苍白。

        南洙决还不跟她吵架,他这种语气,弄得她更难受。

        那怎么办呢?自己的老公,自己一定要哄好。

        她过去挽住南洙决的胳膊撒娇:“老公,我们先j城好不好?回家之后,我……”

        她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我由你处置。”

        要是以往,南洙决听见她这样示好,他早就缴械投降了。

        但这次,刚才的画面,对他的打击实在太沉重了。

        他抽出自己的手,甚至退开半步和她保持疏远的距离,那张成熟俊朗的脸上,全都是平静,和冷淡。

        陆岑岑的眼泪哗啦啦地往心里流。

        她知道,她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