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七百三十九章 该拯救的人不是小蝶

第七百三十九章 该拯救的人不是小蝶

        “我同事今天去了现场的,听说那女孩可惨了,满身都是血,现在都还在抢救呢,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陆香若有所思地追问道:“那女孩是钱池野的什么人啊?”

        护士小声说:“听说是他妹妹,不过倒是从来没听说过钱池野还有个妹妹,不过两人都信钱,应该错不了。”

        陆香问道:“是叫钱奕蝶?”

        护士答:“对对对,你们认识?”

        陆香笑了笑说:“我哪认识啊?

        也是之前听别人说的。”

        护士叹了口气说:“哎,伤得那么重还不知道能不能抢救过来,不过他们兄妹俩感情应该挺好的,钱少爷寸步不离地在急救室外面守着,不吃不喝的,魂都丢了。”

        陆香:“他现在还在那?”

        护士:“在啊,不过你最好别过去找麻烦,他现在心情特别不好。

        衣服都是血也没去换,说来也奇怪,钱家小姐出了这么大的事,除了这个钱少爷在医院守着,钱家其他人硬是一个也没来,也不知道这钱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香又和护士闲扯了几句,便找借口离开。

        同时拿出手机给宋画意回复了钱奕蝶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

        先抛开钱池野会不会找钱奕蝶的麻烦不说,能不能抢救过来都还是个问题。

        陆香去急救室找钱池野,本想看看他目前的状况。

        人还没见到,远远地就听见了钱池野的骂声:“别他妈烦我!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陆香闻声小跑了几步,躲在前后,远远的看着钱池野坐在走廊墙边的椅子上,如同护士方才所说,他的模样略显狼狈,情绪也明显有些暴躁。

        原本还打算过去唠两句的陆香,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害怕她这会过去成为了钱池野的出气筒,她可不想被钱池野打进急救室。

        宋画意那边很担心钱奕蝶的情况,陆香便留在了医院,等待最新的消息。

        夜里两点多,医生才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对钱池野说:“钱小姐伤势太重了,目前初步完成了手术,还没脱离生命危险,直接送到重症监护室了,全身多处骨折,颅脑内也有损伤,不过这些都是她能挺过来的话,后续需要逐步治疗的事,眼下的情况,是希望她能挺过今晚。”

        钱池野神情有些恍惚,双目中布上了红色的血丝,过了良久他才开口说:“我要见她。”

        医生沉了口气:“跟我来吧。”

        隔着玻璃,看着钱奕蝶被一堆医疗仪器包围着,脸色惨白的程度都快赶上头上缠着的纱布了。

        她此刻的样子虽然不如当时那么血腥骇人了,看上去却依旧没有一丁点生命的气息。

        回想起钱奕蝶开车冲撞过来的时候,那完全就是要和他同归于尽样子。

        她一直都是一个很胆小的人,却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做出这样的决定和反应,恐怕真的是她跟他回来就没打算活着……她真的有那么恨他吗?

        第二天一早,燕将赶回了璃城。

        安安被战少胤带去公司了,宋画意才能抽身和燕将汇合,一起去了医院。

        只是在医院既没有见到钱池野,也没能见上小蝶。

        大概是钱池野早就吩咐过了,不准任何人看望小蝶,无论宋画意如何解释,甚至搬出了战少胤,负责的工作人员也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战太太您就别为难我们了,钱小姐的目前的情况我也跟您说过了,我若是让您进去了,我这饭碗肯定保不住了,我一家老小还指望我吃饭呢。”

        宋画意也没再为难工作人员,钱池野的面子虽然没有战少胤的大,但若是想究责一个医务人员,他还是能做到的。

        燕将一脸地懊恼和担忧:“都怪我,都怪我没看好小蝶,连她被钱池野带走了我都不知道。”

        宋画意还算比较冷静,对燕将说:“燕大哥,我看你最近还是别出面了,因为现在恐怕钱池野特知道小蝶逃离的事你也参与了,我怕他会找你麻烦,他这个人什么都做得出来,所以还是小心点,等情况稳定一些再说,小蝶这边的情况,我会留意的,有任何情况我会通知你。”

        燕将:“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连小蝶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说爱她……”宋画意安慰说:“燕大哥你别这么想,谁也没想到钱池野会找到小蝶,只能说是我们面对的敌人太强大了,别责备自己,我想小蝶内心肯定是特别特别感激你的。”

        老实说,不仅仅是燕将,连宋画意自己现在也不敢单独和钱池野见面。

        钱池野这个人做事不考虑后果,并且他肯定知道,钱奕蝶假死的事,和她脱不了干系,所以宋画意也有些害怕,钱池野发起疯来才不会考虑她是不是战少胤的老婆。

        小蝶现在能不能醒来是一个问题,醒来之后恐怕也逃脱不了钱池野的掌控了。

        假死过一次,钱池野肯定会更加严苛地管着小蝶。

        宋画意觉得,帮小蝶逃跑或许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或许该拯救的人不是小蝶,而是问题的根源——钱池野。

        钱池野需要接受心理治疗,只有让他明白过来,小蝶是一个单独存在的个体,而不是他的附属品,那个时候,小蝶才能算是真正地获得自由了吧。

        和燕将分别之后,宋画意又找到了陆香,和陆香聊了聊这个看法,陆香说:“我们蒋姐其实就是很出色的心理医生,不过我看钱池野现在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心理有问题,他肯定不愿意主动接受治疗的。”

        宋画意:“能不能想想办法?

        就一开始别以治疗为目的接近钱池野,然后和他稍微熟悉一些之后,再以朋友的身份慢慢开导他。”

        陆香犹豫了一下,说:“我去跟蒋姐说一声吧,我觉得她要是知道了小蝶的情况,应该是愿意帮这个忙的,只是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事,就算蒋姐答应了,恐怕也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让钱池野做出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