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 第840章 台儿庄(求月票求订阅)

第840章 台儿庄(求月票求订阅)

    至金代黄河“夺淮入海”以来,淤塞了淮河下游入海通道,河水排泄不畅,四处泛滥。使得淮河水系出现紊乱,灾害频繁发生,或涝或旱,淮河自此步入多事之秋。

    元代的治黄策略是维持大运河的漕运,尽力避免黄河向北溃决。于是河水主要向南溃决,灾区转至徐州至入海口,江苏受灾最重、山东次之。

    同时,因黄河改道的影响,京杭大运河一度借徐州至淮安一段黄河行运。

    及至楚朝,黄河时常泛滥,导致漕运常常受阻,为了避免黄河航运的危险,便有了“开泇口河以远河势”的开泇济运议案,开辟了微山湖至骆马湖之间的运河。

    从此,泇河完全取代黄河运道,成了黄金水道。台儿庄这个‘天下第一庄’的繁华也应运而生。

    台儿庄位于黄河以北,属山东兖州府峄县。此地位为山东、河南、南直隶的交界地带。乃是京杭运河的中心点。

    这里以前叫“台家庄”,大概是京城来的官员多了,渐渐就变成了“台儿庄”。

    因这样的重要位置,楚朝先后在台儿庄河段设置了总河部院、东兖道、泇河厅、峄汛、台庄闸等管河机构。

    同时,台儿庄的兵备亦是充裕,设驻了巡检司、台庄营、台庄闸汛等军备。

    小小的一个庄,正二品的河道总督、正三品参将、正五品守备、正六品通判、正七品把总、正八品县丞、正八品外委千总、正九品巡检使等各级官员皆在此驻守。

    延光帝南巡时,时任楚朝河道总督的马时胜就在台儿庄。

    河道总督这个官一点都不小,相反非常大,全称“总理河漕兼提督军务”,以都御史加工部尚书或侍郎职衔充任。

    马时胜这个河道总督是二品大员,能调动两万大军。

    瑞军追击延光帝时马时胜不敢动,一直等到延光帝入驻济南,他才惊觉这是自己一展拳脚的机会。

    没想到风云突变,延光帝突然驾崩,江北四镇急袭山东。

    当时马时胜吓坏了,他说是能调动两万大军,但问题是哪来的两万大军?

    漕运糜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巡检司、台庄营的兵丁的屯田几十年前就已被大户吃干抹净。各级将官吃空饷、喝兵血,官兵都跑到码头上讨生活,混得还不如漕帮的帮众。

    运河兵备就像是一张破布,平时铺在那看不出什么,一拎起来就碎成稀巴烂。

    幸而当时江北四镇没从台儿庄北伐,走的是临沂的路线,为了能直逼济南、牵扯莱州。

    马时胜窝在台儿庄,生怕有人注意到这小小的村庄。

    幸运的是,那一战没波及到马时胜,但他也失去了飞黄腾达的机会。

    后来,南京城寿昌皇帝继位、济南城齐王设藩。黄河以北、运河以东都成了齐王封地,台儿庄正好属于齐王治下。

    当时运河西边属于瑞朝攻占的河南、黄河以南属于寿昌皇帝的南直隶,台儿庄正属于三方势力交界。本该是战火纷飞,没想到却是维持了一年多的平静。

    瑞朝根本就无力治理河南,放任不管;寿昌帝也不再北渡黄河,只在名义上管辖着齐王;齐王也没有动马时胜,依然让他任河道总督……三方形成微妙的平衡。

    马时胜也乐得清闲,漕运也停了、黄河也没人要治理,每天吃酒听戏。他并不知道,这种平衡的根源是因为清兵势大,压得三方不敢乱动。

    如今天下大势再变,清军的铁蹄被挡在山东以北。瑞朝缩回山西、陕西。南楚趁乱收复了黄河以南、潼关以东的失地,马上就把触角探进了黄河以北。

    ……

    “我从苏州到南京,又从南京到徐州,一路所见都是繁华景象。北渡黄河之后却是四野凋敝,台儿庄也不复当年热闹啊。”名叫柳岚山的文士捻着茶杯感慨了一句。

    “你有什么话要对本官说便快说,本官没工夫与你闲聊。”马时胜脸上浮现出上位者的不悦之态。

    他虽是一副普通百姓的装扮,举止间依旧有威严。

    马时胜是偷偷从台儿庄的水门出城、来与柳岚山秘谈的。此时两人正坐在一艘漕船上,仿佛是因战事停泊的商贾。

    “马大人不必急。”柳岚山道:“先尝尝我这茶,这是湖州顾渚山产的贡茶。《茶经》有云‘阳崖阴林,紫者上,绿者次。笋者上,芽者次’,此‘紫笋’最是上品。白乐天有诗赞曰‘青娥递舞应争妙,紫笋齐尝各斗新’,马大人觉得如何?”

    马时胜哪有心思与他品茶,但也不愿露出急态叫人看轻了,捧了一杯茶饮了小口,随口便道:“好茶,茶汤清澈明亮,色泽翠绿带紫,甘鲜清爽,隐隐有兰花香气。不愧是‘牡丹花笑金钿动,传奏吴兴紫笋来’。”

    若连这点品味都没有,他如何能坐稳这河道总督的位置?

    “马大人果然风雅。”柳岚山抚掌而笑,又叹道:“可惜啊,天下战乱不止,茶园大半荒芜调落。这紫笋今年也就上贡了十斤,首辅大人给了关总兵。关总兵让我一定要带给马大人尝尝。”

    “是吗?”

    柳岚山拢着袖子,又斟了杯茶,道:“物以类人,人以群人。马大人啊,你看,我们才是一路人,煮茶赏诗,喝喝三白酒,听听吴歈曲。那些北人,不是会懂这种雅趣的。”

    他接着说到一桩小事。

    “去年,我认识了一个山东来的举子,他与我说‘苏州自号天下名郡,有何胜景?虎丘才多高,岂能称山?山东泰山才叫天下名山’。我只对他说了一句,他便哑口无言,我说的是‘苏州能出状元’。”

    马时胜闻言会心。

    有楚一代,苏州文风昌盛,时人竞相崇尚。

    苏州风尚,是品位、身份、意韵、境界、风雅、的象征。

    所谓“苏人以为雅者,则四方随而雅之,俗者,则随而俗之”,意思是,苏州人的品位,就是楚朝人的品位。

    时人还有句话叫“多少北京人,乱学姑苏语”,马时胜是从北方来的,初来之时还颇为自卑。但如今已能说一口吴语,能听得懂苏州戏。

    “马大人是羡泰山之高?还是羡江南之秀?”柳岚山又问道。

    马时胜抚须不语。

    柳岚山抬手指了指运河上平静的水面,又叹道:“往昔运河上船只往来,络绎不绝,如今呢?运河停运、黄河无人治理,昔日显赫一方的河道总督在山东早成了无人问津的闲杂人等。齐王……或者说虢国公王笑,他真的信任你吗?马大人你甘心吗?”

    马时胜对着舱外的天空拱了拱手,正色道:“本官是大楚的命官,受的是楚朝社稷的俸禄,要的是黎明百姓的信任。”

    这话颇有言外之意,他不说自己给谁效命,反正都是楚朝的官。

    然而柳岚山却故意当作听不出来,突然撕开了那风雅的面纱,道:“哈哈哈,马大人,你吃的从来不是俸禄,是江南商绅的孝敬!”

    马时胜瞳孔一缩,脸色登时有些挂不住。喝道:“竖子,你是来羞辱本官的吗?!”

    “我是来救大人你的。”柳岚山道:“你以为王笑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罢免了你?只是因为北方还有建奴,他抽不出空来。反正运河也瘫痪了,你这个河道总督手上无权无职,挂着一个虚职也能安定人心。但现在,局势不同了啊……”

    “以后,王笑不可能再让你再像以前那样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山东的名门遇到的是什么样的对待?百年诗书相传,如今却全都沦为下吏,每日粗茶淡饭。马大人,你是何打算啊?等他抄了你半生的辛苦积攒,被免官之后亲自抡锄头下地吗?别忘了,王笑可就是靠着抄家,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想想衍圣公的下场,孔家的昨天,就是你的明天。”

    马时胜脸上的怒意缓和下来,犹自朝天拱了拱手,道:“本官……”

    嘴中那“两袖清风”的话最后还是说不出来,在河道衙门,要想两袖清风的人曾经有很多,运河底下的淤泥里如今还有他们的白骨。

    “我知道马大人在顾虑什么,无非是担心王笑兵锋正盛。但你可以去南方,南方打仗和北方可不同,北人善马,南人擅舟。你看这台儿庄就有水路四通八达,更别说江南了。王笑有骑兵也有海船。但河船作战,他能是江南军兵的对手吗?”

    “这……”

    “眼下建奴大军云集山东。王笑能守住吗?这次守住了,下次还能这么走运吗?就算他真能打得过建奴,马大人你呢?在他手下能得一个好下场吗?”

    马时胜道:“你的意思本官明白,但如今东虏入侵之时,你们若敢兴兵北伐,不怕为天下人耻笑吗?”

    柳岚山笑道:“我们哪有兴兵北伐?关总兵只是想派兵协防台儿庄运河,以保证后续给山东支援粮草。只要台儿庄守军愿意放我们入城便可。”

    “那被世人唾骂的就是本官!”

    “何出此言呀?如马大人先前所言,你是楚朝的官,当然受陛下的召令。陛下如今宣你入南京,升任正一品太子太傅。马大人可敢不应诏?”

    马时胜捧茶的动作一僵,整个人都有些愣住。

    柳岚山今日所言,给他诉说了一番江南繁华安定的景象。继续待在山东的利弊也剖析得很清楚。

    “马大人若是嫌入朝为官太累,也可挂一个虚衔到苏州颐养。关总兵前年正好在苏州购了一处园林,就在阊门外,乃前朝太仆寺少卿徐泰时的东园,有‘冠吴下名园’之称,可以送与马大人。”

    柳岚山说着,从袖中拿出了一张契书推了过去。

    “东……东园?”马时胜微微一滞。

    柳岚下脸上堆起笑意,道:“东园占地两顷有余,论起来,正好比这台儿庄的城墩还大一点点。”

    占地是差不多大,但台儿庄可不是马时胜一人的。

    用别人的台儿庄换东园,还加上一个太子太傅的官职,这生意显然很值。

    更何况,不做这生意,面对的是王笑架在脖子上的刀。做了这生意,面对的是江南水乡的绮韵繁华。

    漕船在运河里轻轻摇晃,倒印着蓝天白云,马时胜闭上眼,看到了后半生的荣华富贵……

    ~~

    峄县。

    “台儿庄丢了?他们怎么敢?!”

    “马时胜投靠了南京……”

    赶到峄县的守备将军名叫“花露浓”,花露浓以前是混漕帮的,曾是德州帮的老管,人称‘花爷’。

    德州帮虽然投靠了王笑,但依旧自成体系,鬼泥鳅要养着一大帮帮众,王笑也不敢给他官职。但花爷不同,从花爷想考军机处开始,就脱离了德州帮、接受朝廷授官。

    因花爷熟悉漕运,王笑本打算派他驻守台儿庄,但他资历不足,显然是无法镇住马时胜这样的大员,因此只好先调他到兖州府任守备熬熬资历。

    此时花爷皱眉道:“本来打算找机会动手清理台儿庄,偏偏建奴入关,南面的兵马都被调走了,给了这些王八蛋可趁之机。”

    “有马时胜出面安抚,台儿庄并未发生大战。只有一个参将和麾下心腹被清理了。如今我们如果强攻收复台儿庄,只怕传出去别人会说是我们先启战端。而且将军眼下的兵力,也打不过关明……”

    花爷来回踱了两步,脸色渐渐为难起来。

    从关明北渡黄河开始,他就马上传书给济南报信,同时从兖州赶到峄县。

    但没想到马时胜投降得这么快,仅仅两天就献出了台儿庄。

    如今北面的战事很可能要胜了,如果只有自己在南面出了问题,未免也太丢脸了。问题是,山东在南边实在是没有多少兵马,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大人请速决。依下官看,关明未必敢攻打峄县,但如果让他站稳台儿庄,对于山东而言就是如鲠在喉……”

    花爷也有无语,他花了不少钱请了这个幕僚,结果这幕僚告诉自己,打也不好,不打也不好。

    议来议去,还是要自己决定。

    商议到傍晚,忽听有人禀告从济南派来的援兵已经到了。

    花爷大喜,连忙亲自出了峄县北城去迎。

    但看到来的两千兵马,脸上的喜色便凝固下来。

    领这支援兵赶来的主将叫裴民,与花爷相见后连忙抱拳道:“花将军勿要嫌兵民少,如今真拉不出更多人了。”

    花爷忙道:“断不敢嫌少,只是此战关系重大,至少也该派个总兵前来才是。”

    他担心的是裴民与他军职差不多,两边合作御敌、互不统属,回头只怕生出瓜葛来。

    裴民倒也能看出花爷的担心,又道:“议院已把军情传给国公,想必不日便有大将前来。至于这几日……花将军熟悉情况,我听花将军的便是。”

    裴民说着,心中也有些怅然。

    他三年前就是太平司百户了,当时王家还只是普通商贾,裴民到王家调查过积雪巷的案子时,还收过王珠的贿赂。

    如今回想起来,当时曾经有个飞黄腾达的机会摆在他面前。那是王笑第一次设计让延光帝抄文家,结果太平司的邱鹏程在最后关头怂了。

    后来王笑意识到太平司不堪用,倡议开锦衣卫,亲自带张永年去抄文家。

    裴民也想过是否该背叛太平司投奔锦衣卫,但他觉得,自己收收贿赂可以,背叛上官就过了。

    偏偏他不敢背着邱鹏程,也不敢在关键时出来护住邱鹏程……

    那天夜里,王笑在文家府门前喝问了一句“你也想阻挠锦衣卫办案吗?”之后一把推开裴民,接下来的两年,裴民的前程就此暗淡下来。

    直到王笑去关外之后,他又找到王珠,请求调到锦衣卫,又在延光帝南下时从龙护驾,因功升到守备。

    两年多时间,从正六品百户长到正五品守备连迁两级,说起来也不慢了。但这是男儿建功之时,比如花爷本只是江湖草莽,夺临清、袭淮安、抄孔家,从一介白身升到正五品守备才花了多久?在国公心中的地位更是比自己高了不知多少……

    “人这一辈子,机会就那么一两次啊。”

    裴民知道,这次是自己仅剩不多的机会了。

    建奴南侵,山东兵力全被调到德州防线,无一员可用之将,要不然也不会轮到自己带兵来峄县。

    然而,花爷很快又把问题摆在了裴民面前。

    “裴将军觉得,我们该不该出兵收复台儿庄?”

    “这……”

    裴民心想,我最讨厌做决择了。当年我若是懂得选,何至于现在混得还不如你……

    这夜,裴民心中纠结,在营地里转来转去。

    忽见前面有人道:“这扎营的方法不对吧?先生说过,各个帐篷之间,不能超过三十步,也不能少于十步,因为太远了互相照应起来不方便,太近了又怕敌人用火烧。我们的营帐离得太近了。”

    “光第说得对,还有啊,壕沟得要一丈二尺宽。这个也太窄了吧……”

    裴民走上前,目光看去,见是讲武堂的一群学子正列队站在那看士卒扎营,他们大多是十四、十五岁年纪,一个个穿着窄袖短襟,腰板笔直,站着一排比军伍还要齐整。

    所说上面曾有人提议以这些学子充任伍长、什长带兵。但最后议院没有同意,只让他们随军负责一些后勤工作。

    裴民大概也明白这其中曲折,一是兵力和人手真的不足了,毕竟年岁更大的那批去年被调到德州了;二是要培养这些人的实战经验,等到明后年,这些人便能成为栋梁之材。

    ——“以后像我这种人的机会就更少了啊。”

    裴民心里叹息一声,忽然心念一动,走上前去。

    “将军来了。”

    那批少年整齐划一地转过身,有模有样地抱拳道:“见过裴将军。”

    裴民想说什么,又不知怎么开口,想了想才板起脸来,满是威严地道:“你们既然跟着本将来见识战场,本将也该给你们一个演练的机会。这样吧,到本将营中,你们议一议眼下的军情,让本将看看你们在讲武堂学习的成果。”

    “喏!谢裴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