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 > 第八百二十六章 天马行空

第八百二十六章 天马行空

    还有,在那些内陆城市设立的秘密据点肯定需要一个具体的打掩护的生意----项目是由魏东篱提出来的:开青楼!

    魏东篱解释说,在这个时代,青楼欢场是达官贵人云集的场所,所以那里面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情报来源……

    总之紫霞岛方面的整个建议除了最后的秘密代号以外,都非常具有“火塘俱乐部特色”——天马行空而又特么的很有历史感!

    莫宁顿岛红楼里的人有很多是火塘俱乐部的成员,于是在他们的推动下,全体大会居然认真讨论了这个建议的可行性问题。

    大家讨论来讨论去,发现如果只依靠我们自己干这个活,还真的不如依靠人家澳门的四大华商家族给我们搞移民搞情报靠谱。

    这是主流意见。

    因为大家都清楚,不管怎么说,我们跟这个世界还是有隔阂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很热衷于办竹园和向日葵这样的学校,自己培养孩子们当自己的接班人的原因,而不是花大力气去“教化”这个时空的成年人。

    毕竟时代烙印这种东西是很难从成年人的骨子里磨灭的,“教化”成年人往往吃力不讨好的,其实不仅教化别人是这样,那么教化自己去融入那个社会也是同样困难的。

    因此,平心而论,我们其实是很难融入那个拖着辫子,见到贵人要下跪的社会的,大家都说----不信你让朱哥亲自去那个世界体验体验吧,估计一次两次的还凑合,但时间长了,朱哥怕是要得抑郁症的……

    而且这里面还有派谁去这些内陆城市当卧底的问题,谁愿意去呢?谁又能去呢?

    所以这个建议在目前的情况下是不可行的,至于将来能不能搞,那还是放到将来再说吧。

    不过也有另外一派意见:他们认为,只要肯下功夫培训,我们完全可以培养出优秀的情报员,肯定能建立情报站,因为这个时代和这个世界对情报站和情报战的概念十分模糊。

    这时有人发言说,朱哥既然是局长大人,不能去或者不愿意去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是我,那就愿意去——说这话的是菜园俱乐部的成员王继兰,他现在仍然是妮可号上的普通水手,穿越五年后,今年才二十一岁,而且到现在仍然是单身。

    他坚持不娶的原因大家都知道——这位小哥从小就失去双亲,又长得瘦弱,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主,然而这并不妨碍他从小能从爱豆女团那里寻找慰籍——这里说的慰籍是精神层面的,粉丝的精神世界,绝不是普通人所臆想的那种。

    总之,在有些狂热的粉丝的眼里,这个世界的妹子除了自家的爱豆以外,几乎都会被扫入歪瓜裂枣的垃圾堆里,而王继兰恰好就是这样的粉丝。

    于是小王的发言立刻收获众人的调侃,有几位笑侃魏东篱这货建议情报站拿青楼生意做掩护,你小王哥是不是动心了云云。

    好在大伙没有在这个题目上继续下去,因为小王会当真——因为他心目中的女神在三十岁时就因为抑郁症自杀了,这是小王心底的伤痕,因此大伙最终都嘴下留情没有继续调侃下去。

    于是话题终于自动回到正题——既然有可能做,那么讨论一下也不是 ,反正今天是周末,大伙都有些累,闲着瞎几把聊聊换换脑子也是好神奇。

    有人立刻敏锐地抓住了这个话题的要点:如何具体操作情报站和培养情报员,显然这才是关键。

    会上有人提出,既然需要时间和专门的学校来培养人才,那么联邦移民局是不是应该首先建立一所间谍学校啊?

    然后立马有人吐槽说,哼哼,联邦移民局嘛,就是移民和移民服务机构,成立一家职业培训学校吧,这还现实有用些……

    有人还吐槽说,这样看起来,联邦衣帽间是不是过于庞大了?难道你们真的打算让联邦移民局担当情报局的角色吗?

    于是众人又点头的也有摇头的----这时又有人说,总之这个情报员的人选恐怕很难培养。

    那么就培养间接联系的代理人如何呢?

    问题是我们有现成的代理人啊!

    四大华商不就是吗?

    好吧,那就应该先从四家华商做起……

    我们不就是一直这样做的吗?那你们现在正讨论什么呢?

    于是这个话题最后居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然而任柯他们后来又提出来一个建议,在众人眼里,这个建议不仅有趣,还有点奇葩——或者说是异想天开,不过大伙却真正讨论了许久,这个特建议就是——争取能在营救永历皇帝被吴三桂抓住之前把他营救出来。

    任柯在电报里这样说:框架性的想法是----在咒水之难后,缅王把永历送给吴三桂之前,咱们派出突击队把这位皇帝给抢到手。

    任柯说,永历皇帝可称之为当今的“奇货”,没错,有句成语叫“奇货可居”,就是说的这位大明末代天子。

    至于救出来后的用法,那就有太多的选项了----比如我们可以重新武装李定国部,也可以把永历皇帝安置到海南岛甚至台湾,或者其他什么地方。

    因为永历皇帝作为帝王虽然屁用没有,但是他却实实在在是一面很好用的旗帜。

    至于为什么说要再咒水之难后动手,那是因为在此之前永历身边围着一帮大小臣子,然而这些人相当的不堪,除了坏大事以外什么也做不了,属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一群人,因此咱们就借着缅人的刀杀了真人省事,免得以后我们想让永历做傀儡时碍手碍脚的。

    一句话,我们只需要永历皇帝,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面旗帜,对大清搞事情……

    任柯他们的这个电报发出后,第一个来专电表示赞赏的是朱北国徐志哥俩,朱徐二人在电报里说:如果我们真的成功把永历皇帝救出来,这么一搞下来,康熙皇帝这辈子就别想安生了,他的大清也别想安生了。

    红楼方面果然也有人对此说法轰然叫好得,他们纷纷议论说,到时候以永历皇帝的名义登陆东南沿海,举义旗,号召地方,收拢各地抗清义军,团结各路人马,至少能恢复江南半壁江山吧?

    持上述看法的是火塘俱乐部的成员。

    同时也有另外一群人兴奋地说,没错,只要有永历在,大清就寝食不安,到时候拿永历皇帝做筹码跟清廷做生意,与大清签订通商条约,说不定还能开放几个口岸什么的,其实到那时也容不得康熙不答应,不同意咱们就放永历,到时候要扁要圆岂不是咱爷们说了算?

    显然,持上述这种看法的是菜园俱乐部的成员。

    因此这个建议居然很难得地获得了火塘俱乐部和菜园俱乐部的共同拥护——其实也正常,毕竟这是李俊明任柯魏东篱他们哥几个在篝火旁边想出来的招数,早已结合了两边的看法了。

    不管怎样,紫霞岛的建议电报出来后,果然又引起两船三地的大讨论,然而最后这个建议还是不了了之----原因是大多数中间派认为,当前时间距离咒水之难好像有好几年呢,还是做好眼前的事情再说。

    再有就是不少人很清醒地指出:我们现在就这么几个人,就这点人口,在咒水之难发生的时候,有没有实力去救永历皇帝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你们的这些建议当茶余饭后的聊天话题侃侃没关系,但是想真正形成决议,还差得远了点吧?

    总之你们的这些个天马行空一样开脑洞的建议还是以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