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 > 第830章 被撩的妹子

第830章 被撩的妹子

    “我靠!周瑞!玩捆绑啊?”

    “尼玛这算是重口味了吧?”

    “不算吧,多正常的趣味……”

    于是两桌的伙伴们一起开始起哄。

    周瑞却有些急赤白脸的,急忙回应大家说:不是啊!不是啊!我这不是怕妹子一个不小心摔倒嘛?所以……就帮了她一把,把她捆在旗杆座上了,妹子自愿的!这样就可以随便吐还不怕摔倒了,更不怕掉海里!你们说我做错什么啦做错什么啦!

    众人听了直乐,人群里立刻有人说,你当然是没做错什么,要不然人家妹子到后来怎么会看见你就脸红,还低头玩衣角,那妹子下船的时候看你的眼神,只要不瞎谁都明白其中的含义,要不然,你趁着这个时候方便,去女寨里找找她,然后给船长大人说说把她带上妮可号,去向日葵跟你家绿鸳姑娘做个学伴,这样对妹子也算是有了个交待啊!

    对对对!不然的华,人家让你撩了一路,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多造孽啊是不是?

    问题是在船上我又没有实际的……

    周瑞话没说完,众人里立刻有人冷笑道:你小子要是有实际行动那就违规了!船长大人不关你禁闭才怪……

    李德伟此时倒是一脸的好奇,他问周瑞,你怎么撩人家了?还撩了一路?

    怎么撩?我也没怎么……就是妹子总是吃不下饭,想吐,我就把她带到旗杆那里捆住,然后给妹子灌白糖水嘛!想来这妹子的生命力也真顽强,就这样好歹捱到了靠岸!

    嗯嗯,据我所知,这样的人不在少数,你周瑞之所以专门照顾那个妹子,不就是妹子在人群里长得漂亮嘛……

    人群里又有人在无情揭周瑞的老底。

    这时门口一阵上楼梯的响动,众人以为齐姑回来了,便一起收了声,然而等人上来,大家又哗啦一下乐了——原来是魏东篱来了。

    哥们都是就别重逢,又是一阵热情招呼,只是魏东篱显然是有事务在身,他进来就问哥几个,谁有晕船药啊,女寨里的妹子们需要,有药带在身上的跟我去女寨里治病去。

    这时众人一齐刷刷地扭头看着周瑞,后者立刻举手回应说,魏哥,我倒是有,上次临走前我专门找全大夫要的,说是什么什么阻断剂,效果很好但副作用也大,你们知道我晕船的……

    有就好,赶紧贡献出来,给女寨里的女人。

    魏东篱立刻回应道。

    问题是我身上带的不多,就十几颗,这药疗程短,一人一次一颗,三小时一次,也不够啊,其余都放在船上的……

    那告诉我船舱号,我马上去拿……

    众人听了都说,找小韩就是了,他在船上值班呢,只是这几十公里的路,又没有交通工具,魏哥你怎么说走就走?

    我骑马去……

    吆!魏哥你会骑马啦?

    废话!如今这年头,不会骑马以后怎么带兵打仗?好了不扯远了,周瑞你要不然先去女寨把你身上的药给女人们送去?

    听到魏东篱这样说,众人顿时就乐开了,纷纷对周瑞说,这下好了,天作之合的机会就摆在你面前,就看你把握不把握了,此话说得魏东篱一头雾水,然而周瑞果然是个光棍干练的主,听魏东篱这样一说,二话不说起身就走,只是到了门口,突然又回身指着桌子上的小竹箩说,哥们,这毛豆挺好,养胃,要不然让我抓几把带过去?

    众人听了纷纷皱眉侧目,又一起吐槽道:

    去去去!

    赶紧的……

    行行行都拿走!

    这竹箩你整个都端走吧,记得把空箩还回来……

    于是周瑞在大伙的哄笑声中抱着一箩煮毛豆脚步匆匆下了木楼,紧跑几步就抵达了码头,再抬头四望----发现一群新到的女人们正在排队上船去对岸的女岛,然而人群里却看不到那位曾经在妮可号顶层甲板因为晕船而倒在自己怀里的白衣长发妹子,他略有些失望,旋即又突然想到,这妹子是晕船重症者,估计是优先上船去了女寨,于是安心慢慢走到码头栈桥上,想跟着前面的一群姑婆排队上摆渡船。

    周瑞正在排着大队呢,忽然感到有人拍他后肩,回头一看却是一位黝黑脸的汉子,阳光下周瑞定睛片刻才认出,站在他面前微笑着望着他的居然是李俊明。

    周瑞愣了片刻脱口而出了一句:

    “靠!李……李哥?怎么黑成碳啦?!”

    “哼,你在这地方忙活小半年也一样!”

    李俊明说着咧嘴一笑,牙齿显得更白了。

    这时周瑞发现,李俊明身后还站着一脸严肃的顾船长,只是后者的视线并没有看向他,而是侧身向后正在聆听几个姑婆跟讲述着什么。

    此时李俊明也上下打量了一下周瑞一番,又说道:

    “比较一下,还是妮可号上的日子相对安逸一些,哎?你们哥几个不是在酒肆里乐呵吗?怎么着,想上女岛啊?”

    “是魏哥托我把身上带的晕船药送到女寨里,听说有的女人晕船症状严重?”

    “可不是咋滴,看来这一路女人们被折腾得够呛,本来就晕船,好不容易上岸了,结果又紧接着几个小时的马车颠簸,靠!有人又晕车啦!晕车也罢了,结果一下车 又要上小舟去女岛,你说这上下折腾,毛病不严重才怪……”

    李俊明说着话,拉着周瑞绕过排队的人群,跟在顾船长后面去了码头栈桥的另外一端,那里停着一只小艇,周瑞一看便知,是从妮可号上卸下来的——听说这是上一次妮可号来紫霞岛时临时借给李俊明他们用的。

    “等下下个月就不用这样折腾了,到时候新钦州这边的码头差不多能建好,妮可号可以直接停靠,那时候转运就方便了,如果南北铁路贯通,连燃煤补充都不用去紫霞镇码头了……”

    李俊明说着话,哥俩跟着顾船长后面走到栈桥尽头,小艇系在木墩柱上,四周空无一人,顾船长熟练地跳上小艇,哥俩赶紧跟上解缆,让顾船长坐在中间,两人一左一右划着桨,直奔对岸的女岛而去。

    到了这时,一直处于沉默之中的顾晋才开口对李周二人说:

    “你们要注意,刚才和姑婆们说话,现在紫霞岛人口越来越多,可能会有流行病……”

    “卧槽!别闹瘟疫啊!”

    李俊明听顾晋这么一说,吓了一跳,划桨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女寨可能已经有流感了,而且很难说这个流感病毒是不是我们身上带的,按照代小山的说法——对于新世界而言,我们这些来自旧世界的人个个都是毒王。”

    对于李俊明的惊讶,顾晋并没有回应,而是望着远方对岸上刚刚竖立起来的木头建筑,自顾自地说话,显然他对此有些忧虑。

    “感觉这个时代的人身体素质普遍比较差,稍微折腾一下人就受不了,比如出一趟远门就严重晕车晕船什么的……”

    旁边的周瑞也回应道,手头配合着李俊明放慢了划桨的节奏,后者微微叹了口气,再度划起了桨,只是动作略显沉重,显然他也有些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