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 > 第832章 贪天之功?

第832章 贪天之功?

    “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病期也越来越长!前一阵子新钦州移民刚刚来岛上不久就突然出现了集体性的感冒,还好不厉害,这病来的快去的也快,但是紧接着紫霞镇上的移民许多也莫名其妙地感冒,然后就是第二次移民去北边的一百多户人,再后来又是去黑水河西的几百户,来回反复传染,你说惊悚不?!

    现在,这些女人来了,人数还不少,我估计又会有哪里爆发一次集体感冒,你们说说,这样反复折腾下去,会不会闹严重瘟疫啊!”

    “李哥,听你这样一说,我现在就很怕怕……”

    “哎,别怕别怕,你我怕什么?咱们的身体是在妮可的医疗舱里经过强化了的,还吃过红色药丸你记得不?”

    “当然记得,我一辈子都记得,不过,我担心这里的妹子……”

    李俊明抬眼看了看周瑞,微微一笑,又摇摇头,回应道:

    “那你也不用担心,担心也没用啊!咱们都知道的,生活圈子决定了身体的抵抗力,对付瘟疫有一种理论,叫集体免疫,病毒细菌嘛,咱们的身体里只要有了抗体,就什么都不怕了。”

    “问题是怎么样才能有抗体啊?”

    “外力的话就是种疫苗呗!如果不靠外力的话,那就只能指望咱们身体自带的免疫系统了,总之上帝造人的时候给我们安装的那套杀毒软件——免疫系统,毫无疑问拿就是最佳的瘟疫杀手,所以,人类历史上多少次战胜瘟疫的所谓伟大成就,其实就是贪天之功----贪的是上帝的功劳……”

    “哎,李哥,您老这话……哎,总之您老哥还是等于没说……”

    李俊明听了笑道:

    “是的,基本上等于没说,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啊!你们是偶尔来这里,确实不知道,但是我看得很清楚——比如任柯一家八口没有一个人得严重的感冒,连他家仆人婆子都没有,顶多轻微症状一下下,这如何解释?

    很简单,你们想想嘛,这杨老板是什么人?丽萍院当家人!那地方是青楼!呃,我没有其他意思,任柯别想多……”

    任柯马上叹口气回应说:

    “我并不会想多,巧巧开青楼是事实,但她是自梳女开青楼,只卖笑不卖身,我可以证明,她跟我好的时候还是处女!”

    “呃,这个我知道,就在你笑捻大千乳@房的时候那妹子还是个处女,这些全世界都知道,不过也真是一个奇迹……”

    周瑞正在旁边打趣着说下去时,李俊明赶紧对他摇摇手说道:

    “哎你们别打岔了,我给你们说哈,这青楼这种地方,****三教九流各色人等汇聚之处,生活在那种圈子里的人,只要活过来了,那都是百毒不侵之身,所以杨老板没事,你身边的小妾婆子仆人都没事,这些人都是杨老板身边带过来的,抵抗力是比较强的。

    还有,因为我们住在一起,哥几个都很清楚,只要去问问警备队的士兵就知道,除了最开始的时候有一次集体感冒爆发外,后来也越来越少了,这是为什么?经常跟我们接触啊!无论是任柯的家人,还是警备队士兵,这群人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跟我们有密切的日常接触!”

    “那我要去找那个妹子,她跟我在船上接触了好久……”

    周瑞突然冲口而出了一句没前没后的话。

    “嗯?妹子?女寨的?”

    “嗯……”

    这时周瑞发现自己的心思已经暴露了,只好索性合盘端出----自己去女寨送药,主要是为了去看那个在船上一直穿白衣的妹子,他说这个妹子人长得干干净净,皮肤白净,眉眼里有一股英气,而且船上卫生环境也就那样,但人家妹子身上穿的白色襦裙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只是晕船呕吐的时候,人有些襟钗凌乱,但这样反倒是吸引人啊有木有!

    李俊明听了噗嗤一乐,说好了好了别说了,本人现在是事实上的单身狗,尼玛被你说得都有点把持不住了……

    “嗯……”

    此时顾船长在旁边点了点头插话道:

    “你倒是提醒了一件事情,这些自梳女不比丽萍院,她们的生活圈子其实不大,恐怕真的容易被病毒侵袭呢,特别是跟那些移民接触后,真的会有可能造成流感爆发。

    这样吧,船上的青霉素尽量都交给你们,另外告诉你一个情况,家里老全他们的五洲药业搞出来了许多新药品,甚至还有你们警备队需要的云南白药!还有,如今青霉素的生产已经相当正规,产量也扩大了不少,纯度也提高。

    溶洞的生产条件远远好过万山岛,更远超在澳门的小石头黑屋,然而这一批给你们的青霉素是澳门生产的土货,等下次来我把老全他们的优质青霉素给你带一些,至于数量嘛……并不多,毕竟这东西目前几乎价比黄金,你们知道吗?上次余何为告诉我说,五十克青霉素水溶粉末就能换十克黄金!所以家里现在正在疯狂生产,帝力城的皮蒙特和澳门的布加诺总督都等着要货,这东西在勒菲克的船队里治疗效果很好,据说勒菲克都卖到印度王宫里去了……”

    此时顾晋带着哥仨一边说着话,一边信步上了通往女寨的碎石路,过了没多久,身后熙熙攘攘的走来了一只移民队伍,几位赶紧靠路边站定,只见这只队伍清一色的全是裙钗装束的女人,她们看起来很是疲惫,但从眼神上看,精神还算好,她们每个人的肩膀上背上都有大大小小的包袱,身边还驱赶着牛羊,怀里抱着小猪和各种家禽。

    顾晋在旁边告诉李俊明,这些女人真的很强,上船时就是这样,考虑事情心细如发,你看那些跟在队伍后面的牛车、骡子车,上面装着大包小包的一大堆东西,里面除了了各种家具和工具之外,还有粮食和盐和各种各样的种子,我问过,居然还包括蔬菜水果的种子。

    这时李周哥俩突然笑着看向任柯,然后指了指队伍的末尾,后者展眼望去——只见自家老婆杨巧巧意气风发地走在队伍后面,周围一群姑婆如众星捧月一般,杨巧巧一边回应姑婆们的问话,还时不时的还指挥这指挥那,维持秩序,招呼掉队的,又跟姑婆姐妹们说说笑笑。

    任柯笑得很荡漾,看得出来,他果然深爱此女,其表现就是——乐其所乐,忧其所忧。

    是的,对于杨巧巧来说,女寨的姑婆姐妹就是她的亲人,现在终于聚到一起了,看把她高兴的,她们之间总是有很多话可谈的……

    对于李俊明而言,自梳女们的能干程度很让他感慨了好一阵子,在这批女人抵达的最初的三天里,女寨就开始组织各种生产活动,其中包括捕鱼、伐木还分别在寨子四周的荒地上垦荒。

    看得出来,女人们对垦荒行动非常就轻驾熟——她们首先在女寨木栅栏外打井、挖沟引水,她们最先开出来的是一片菜地,这让李俊明他们很是感慨,想当初,我们刚刚穿越的时候,也是先开的菜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