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 > 第833章 联邦救济法

第833章 联邦救济法

    在一场深秋的秋雨之后----好吧,其实这里并没有典型的秋天,有的也只是在稍微凉爽一点的旱季,最后一场大雨过后,紫霞岛的旱季渐渐来临了。

    此时女寨附近的菜园子已经是生机盎然----各种蔬菜种子早已经提前播种到新开的农地里,并且开始发芽长叶子,种蔬菜能熟地,这就是女人们为什么先要种植菜的原因。

    另外,对于经验丰富的农人来说,种菜还能从中判断地力和土壤的酸碱,这点让后来参观过女寨种植区的老王大为叹服。

    除了种菜外,养殖也很快搞了起来,女寨里的养殖区是集中在一起的——这居然不是任柯通过杨巧巧给女寨的建议——而是女寨的传统!姑婆们说,如果像普通农户一样牲畜与居家混在一起的话,很容易产生疫病。

    虽然任柯认为其实是女人们天生比男人爱干净,不喜欢臭气熏天的环境导致的,但他仍然非常叹服女寨的这些在生活习惯上众不同的规矩。

    确实,自梳女们在多年的生产生活实践中积累了大量的经验,人畜分离就是经验之一,这让任柯对女寨的卫生方面的担心大大减轻了。

    除此之外,女人们还自造木筏在海滩上结网捕捞海货,渔网是女人们自己带来的,当李俊明任柯他们看见这一幕时表示很惭愧,他们守着海岸线那么久,居然居然没有想到利用现成的木料造木筏去海边捞海货……

    不久之后,女寨里又多了一项收入——针织和制衣。

    这是红楼那边杜娜阿姨的“胜家服装股份有限公司”的来料加工的订单——“胜家”是前一阵杜娜阿姨在《北上基金》申请成功的产业项目,前面已经说过,这里勿庸赘述。

    只是这“胜家”的第一份订单居然不给“华盛”,而是千里迢迢地跑到了紫霞岛,显然是红楼女士们对女寨的特殊照顾----其中最大宗的是向日葵、竹园和紫霞公学的学生校服,另外,“胜家”的唐装和汉服也出了设计样品,这些样品被妮可号带到澳门后,据说引发了市场轰动——事实证明,融入旧世界女装流行设计元素的女士汉服、旗袍和唐装非常符合当地人的口味。

    当然了,身在澳门的那些在脑后拖着辫子的“清国民”们不敢穿,然而这并不妨碍这些服装在南洋流行,到了后来,甚至在南洋的土著和欧洲人也喜欢这类服装。

    为此女寨的姑婆们与“胜家”结成了日益紧密的紧密贸易伙伴关系,也挣到了巨额的加工费——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了。

    十二月六日,妮可号试着航行到紫霞岛北端的新钦州码头附近探索测量航道,因为深水码头还在建设中,所以没能直接靠上码头,然而有妮可号自带的救生艇和女寨的小舟木筏协助,还是在新钦州码头上卸下了不少货物,其中包括紫霞岛急需的青霉素等药物。

    妮可卸货后立刻离开了紫霞岛,这次妮可号上还搭有澳门孤儿院的孩子,不敢耽搁太久。

    妮可号的下一站是帝汶岛,在那里有一百二十名土著孤儿和人贩子勒菲克带来的印度孤儿等着上船,这些孩子送往莫宁顿岛上的向日葵和竹园。

    李俊明他们又开始忙活起来,妮可号离开前留下了大量物资,吃的穿的用的都有,这些东西都要登记造冊,还要及时分配下去。

    但是,如果是简单的登记造冊然后按人头分配的话,那事情还算是简单的,然而来自联邦财政部的一封电报让事情变得有些复杂——财政部要求:所有这些物资都不是免费的。

    物资的发放要符合财政部最近公布的一个新的核算办法——这是朱北国和李俊明向总统办公室提交的一个动议——这个动议最终在联邦参议院讨论通过,形成了一个法案,名字叫《联邦救济法》,所以这个动议意义重大,因为它从此改变了澳洲联邦的移民扶助政策。

    《联邦救济法》与穿越者们过去执行的免费提供移民垦荒物资和国家机构出面救济的方式不同,具体的说,就是朱北国博士和李俊明律师亲自设计的非常具有商业精神的办法----这个法案大受穿越者们欢迎,很快就经过参议院讨论后得以顺利通过。

    这个法案之所以被顺利通过,有一个大的背景:那就是“常风行动”计划的耗资巨大,而且难以监督,使其有效率地执行预算,说句大白话,就是如何把银子花在最应该花的地方,从而避免浪费。

    因为截止到十二月初,联邦财政部已经发行了第三笔国债----合计白银四十万两。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整个大清朝的年岁收入才六七百万两白银,而这个常风行动居然要花费大清朝年岁收入的百分之五以上——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概念,当参议院的议员们在听取余何为给大家做财务预算报告时,余总裁随口说出来这个比例时,还是给吓了一跳,不少人觉得,这钱花得是不是有点浪了……

    于是朱李二人的动议应运而生——毕竟一位是历史专业人士,另外一位是常风行动最花钱的主。

    接到二人的动议后,大家讨论后斗认为,朱李二人搞出来的一系列移民扶助办法“很有商业头脑”,也符合”商业贸易公平交易精神”----当然这是后人的评价,其实在那两位始作俑者的”总设计师”眼里,这些办法根本就不算什么新鲜东西——无非就是旧世界通行的商业贷款农业项目的翻版——其项目内容无非是扶助移民立业、救济和鼓励垦荒,然而给的却是“贷款”,虽然是无息的——至少字面上讲是无利息的,但是贷出的款项许多不是银子现钱,而是折算后的物资。

    而物资供应必须遵循商业原则,也就是说,必须有人买单——事情看起来就这么简单,当然了,具体执行起来就不简单了。

    因为按照原来设计的垦荒模式,无论是土地还是生产生活工具,全都是免费发放的——显然,这种做法在历史上有许多先例,穿越者们本来也想照猫画虎就这么干了。

    但是,如今的情况有了一些变化——常风行动的规模之大有些出乎大家的预料,从最初的两、三万人不断扩大到近十万人打不住,持续的时间也从预计七月中旬到十二月份延长到农历春节前,实际上常风行动的最后一船移民上船时间是来年的正月二十日。

    由此造成的后果是:常风行动的财务预算大大增加,夏小鸥和余何为在十月初就警告说,如果常风行动以这样的规模继续持续下去的话,今年大伙可能不会有年终分红,因为各大公司下半年的贸易利润可能会全部搭进去,尽管这些银子是联邦财政部向《北上基金》借的——当然了,谁都知道那不过是把自己的银子从左边口袋装进了右边口袋,然而如果年末真的没有分红,大家心里仍然不会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