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 > 第834章 商业精神

第834章 商业精神

    于是大家的不满开始慢慢发酵,最先是菜园俱乐部的人士在一次例行的参议院会议上发难----他们强烈抨击了常风行动花费巨大的问题。

    尤其是针对支付给各个势力的运输费,当然还有各种移民安置和开发的费用,特别是粮食、农业生产工具方面的支出和紫霞岛万山岛方面的建设耗费。

    不少人觉得这些银子花得大手大脚,尽管财政部派出了财务人员,但监管是一码事,银子的使用效率却是另外一码事。

    朱北国徐志在红码头训练骄傲级姊妹船船员的那段时间里,参加了一次火塘俱乐部的研讨会,这场研讨会破天荒地有菜园俱乐部成员前来参加,他们讨论的核心内容是:如何有效率地执行常风行动的财务预算,把银子花在应该花的地方,尽量不要产生浪费。

    在这次讨论会上,朱北国徐志拿出了一封电报,来自紫霞岛——那位身处问题漩涡中心的紫霞岛总督李俊明,及时就联邦参议院里发生的吐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显然李和朱徐二人通过往来电报就这些问题已经讨论了许久。

    李、朱、徐哥仨是好朋友,也是大家公认的“政经智囊团”,朱北国拿出电报给大家念了一遍全文,其内容立刻引起大伙的重视和兴趣。

    李俊明在电报的中提出了一个问题:历史上由政@府组织的大规模救济、垦荒和移民安置都有一个通病——效率底下、浪费惊人,大概率出现不公事件,这类救济行动不仅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还旷日持久。

    一句话,经常是费时费力,还不讨好招抱怨。

    李俊明接着说,他最近和朱徐二人一起探讨并研究过旧世界历史上不少移民垦荒的实例,他们发现,无论那些皇帝们和国王们的初衷是多么的理想化,但是通过行政命令开展的这些移民垦荒事业,一到基层就变成了一场官员们贪污的盛宴。

    因此到最后如果没有激起民变的话,那些所谓的移民拓荒和类似的所谓伟大工程项目最终都变成一地鸡毛的闹剧。

    其实,如果仅仅是以一地鸡毛且劳民伤财的闹剧收场的话,那都是好的结局了——历史上由官府主导的许许多多的所谓大工程,最终导致一个政权垮台的事例屡见不鲜。

    李俊明最后总结道:我们应该吸取历史教训,尽管常风行动肯定不至于造成任何危及我们统治的局面,但是——通常官府主导的这类活动所伴随的效率低下和劳民伤财的局面我们必须想办法避免。

    结论:我们应该想出来一个解决这些问题的制度性方案。

    李俊明的电报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众人顿时觉得有些意犹未尽,纷纷扰扰地议论说,李哥说话怎么讲一半就太监了?

    这时朱北国微笑着拿出另外一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字,他扬了扬手里的纸说,我这里有一个初步的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

    众人听了立刻安静听讲,朱北国顿了顿说道:

    经过研究我们发现,旧世界历史上有一个相当成功的大规模移民垦荒行动——其人口迁徙规模上千万,持续时间有十数年,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居然没有花什么钱!

    众人听了大感兴趣,纷纷问是什么事情,朱北国笑道:那就是当年老美的“西部淘金热”。

    众人听了有沉思的有点头的,其中还有一脸恍然大悟的,看到大伙又要跃跃欲试地七嘴八舌起来,徐志赶紧拍拍手把大家都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这边回应道:

    尽管从现在看来,那个所谓淘金热不过是一个噱头,其关键因素是移民们拖家带口且自发地向新世界开拓的热情得到极大的释放。

    至于当时美国的联邦和州县三级政@府,只是在这个移民大潮里面扮演了一个保护者和仲裁者的角色,换句话说,联邦没有过多干预民众自发的热情,而且也没有花多少纳税人的钱,然而效果却出奇地好。

    事实上那场西部拓展运动却是一个真正的销金窟,当年的西部牛仔们给当地带来的经济繁荣让原本荒凉的内陆和海滩变成了繁华的市镇——而这一切的实现,根本不依靠联邦政@府的投入----而是靠人们希望发家致富、去新世界开拓新生活的原生动力。

    当然了,我们目前没有当年美国联邦政@府那样的实力,我们的移民也没有当年美国人举家西徙时的物质和政治条件,所以我们在移民垦荒过程中扮演的“戏份”应该要比人家美国联邦**多的多,因此我们也不能原封不动地抄前人的作业。

    不过呢,这里面有一个重大经验,或者说是原则比较恰当——那就是:用市场化、商业化的手段和形式来运作移民垦荒事业是最有效率、最具备公平性的方法。

    前面朱李徐三人提出的“商业贷款”形式,就是把这个原则贯彻落实的具体办法。

    “每一个正常人都是理性的经济人”,这是朱李徐三人后来搞联袂出来一个“开放度和自由度很高”的《联邦救济法》移民垦荒策略的理论基础。

    后来徐志在参议院对《联邦救济法》的解释和讨论过程中,说出了一段后来被载入《朱北国日记》并秘密流传到后世的一段的话,以下就是徐志发言的摘要:

    “各位参议员,在这里我必须指出----尽管采用纯商业运作的方式搞移民垦荒在这个新世界不是主流模式,但确是最适合我们的模式。

    我可以很直白的告诉大家这么做的理由——我们不想费力不讨好,更不想浪费。

    因为移民垦荒是我们的长期战略,依靠联邦机构采用行政干预加巨额投入的方式不可持久。

    还因为这种旷日持久的长期战略不仅要求我们从容不迫做事情,同时还要求我们必须以公平、有效率且可持续地模式来达成我们的战略目标。

    那么,采用鼓励民间自发性的、具有商业市场效益的商业模式是必然选择,是唯一的合理选择。

    还有一点希望大家清楚——移民垦荒确实是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业,然而,我们做这个事业的目的并不是什么为了普降皇恩泽被天下,也不是为了所谓的社会稳定缓解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什么政绩面子青史留名——这些动机经常产生在皇帝和国王以及各式各样的独裁者的脑子里。

    我们的目标很简单——获得人口,提高生产力,进而增强国力,同时培养认同我们的理念的民众,并创造一个有活力的、繁荣的市场,建立 一个商业精神备受尊重的自由国度,从而能让我们在新世界立足、发展。

    因为从本质上讲,我们不是贵族,我们是商人!而且是遵循商业精神的商人,那么,什么是商业精神呢?

    平等与自愿就是商业精神的核心理念!

    一句话总结:我们不是什么神仙皇帝救世主,所以我们不是也不应该去施舍或者赐予大众什么,何况只要是具有独立人格的人,也不需要别人的恩赐!

    所以,当面对我们的国民时,我们只需要在商业精神的理念下做事情即可。

    因此,在多数情况下,我们手里只有算盘,而在特定的情况下,我们会一手拿算盘一手拿步枪——当我们拿起步枪的时候,唯一的原因是我们的商业精神和自由的理念受到外部威胁的时候……”

    徐志的这番发言赢得了参议员们的热烈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