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第九守秘局 > 第264章 食堂大妈

第264章 食堂大妈

    在今天,鲁裔生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大难不死,什么叫做死里逃生......如果不是陈闲及时消了气,估计他今天真得交代在这里,而且还不仅是死了那么简单,更是在死后还要被人冠以“吃菌中毒的傻叉”这个响亮的名号。

    “老大你差点没把我送走啊......”鲁裔生躺在沙发上大喘着气,说话的声音都还有点发抖,“我还以为你真准备勒死我呢......”

    “刚才情绪激动得有点不受控制,我给你道歉。”陈闲是个很明事理的人,所以在冷静下来之后直接给鲁裔生道了歉,但仔细想了一下......这混蛋火上浇油本来就该揍啊,我也只是让他暂时性缺氧了几十秒,相比起原来揍得他鸡飞狗跳这算个屁!

    就在这时,鲁裔生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犹如死人诈尸一般直接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又气又怒地看着陈闲。

    “你跟我道歉?!”

    “是......是啊......我跟你道歉了嘛......”陈闲被他这一眼瞪得有些心虚,同时心里也在嘀咕,难不成是因为我之前下手太重了?伤了兄弟间的感情?

    “你是我老大啊!老大揍小弟需要道歉吗!”鲁裔生一脸气愤地瞪着陈闲,见自己老大竟然有些不理解自己的意思,他便想了想举出了一个实例,“你看我欺负老六的时候,我跟他道过歉吗!”

    “......”

    在陈闲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回应他的时候,李道生听不下去了,直接一脚踹在了鲁裔生的大腿上。

    “狗东西说话别带我啊!你哪次不道歉没被我揍过!”

    “哎呀咱们不说这些!主要说的是态度!态度问题你懂吗?跟我道歉?兄弟间的感情还是淡了啊!”

    “......”

    在鲁裔生掐着李道生的脖子向哭诉时,许雅南也忍不住好奇开了口。

    她偷偷拽了一下陈闲的衣角,示意让他靠近自己一点,然后凑到他耳边低声问道:“你不会喜欢男人吧?”

    听见这个问题,陈闲沉默了两秒,试探着反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想让我送你走?”

    “哎呀别跟我开玩笑,说认真的,我又不歧视这个......”

    虽然许雅南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不厌其烦地问着这个让陈闲头疼的问题。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喜欢男人?”陈闲非常疑惑地看着她。

    “因为我没发现你喜欢女人啊......”许雅南低声说道,小心翼翼地撇过头,又偷看了他一眼,“你喜欢过女人吗?”

    陈闲仔细回忆了一阵,摇摇头说没有。

    “那你说我为什么会怀疑你喜欢男人呢?”许雅南不动声色地问道。

    “你这个问题有瑕疵啊......”陈闲一脸无奈地说道,“照你这么说我没喜欢过女人就代表我喜欢男人?你这种分析方式比薛定谔的性取向还不靠谱......”

    这个时候,李道生与鲁裔生的争论已经到了白热化,一方直说兄弟的感情淡了不如从前了,一方又说你放屁......两个人互相掐着脖子不断往沙发边缘移动着,不动声色的就跟陈闲他们拉开了距离。

    “那你怎么能证明自己喜欢女人呢?”许雅南笑眯眯地问道。

    如果这个问题不是用来问陈闲,而是用来问鲁裔生,那么他基本上瞬间就能给出回答,因为他完全不用思考......鲁裔生的电脑硬盘就是铁证,那里面珍藏的东西就是他喜欢女人的证明,他可以直接把电脑搬出来给众人上一课什么叫做铁证如山。

    可是陈闲呢?

    他没鲁裔生的那些爱好,也没有追求过甚至是喜欢过别人,所以让他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取向......这的确有点为难人啊!就像是被关在精神病院里要给医生证明自己是正常人一样困难!

    “那你说要我怎么证明?”陈闲直接把问题给推了回去,看着已经开始认真思索的许雅南感觉有点头疼。

    “你没有喜欢的人啊?”许雅南抱着最后一丝期待问道。

    “如果你说男女之情那种喜欢......”

    陈闲皱着眉认真地想了一下,毕竟这个问题是他几乎没有想过的,所以一时也给不出答案来......想了快两分钟,陈闲才摇摇头。

    “那还真没有。”

    “切。”

    许雅南白了陈闲一眼,可还不等她再说什么,一旁安静了许久的木禾却突然开口,冷不丁地问了陈闲一句。

    “那你有没有那种.......就是那种稍微有一些好感的......有嘛?”

    “好感?这个我分不清啊。”

    陈闲苦恼地皱紧了眉头,因为他对情感这方面的事本来就不怎么懂,而且......或许是天生的,他对情感的概念非常模糊,像是普通人常说的有好感或是心动什么的,这些感觉他或许有过,只是他自己分不清也不记得了。

    “分不清吗......”木禾失望地叹了口气。唯美 

    “你跟他把话说复杂了他就听不懂,他可是块木头啊......”许雅南无奈地说道,然后给陈闲举了一个例子,“说简单点,有哪些异性是你看着比较顺眼的吗?”

    “早这么说我不就明白了吗!”陈闲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我看你们都挺顺眼的啊。”

    “......”

    “还有老六他妹妹,后勤科的小柳,经常帮我复印资料的小李,对了,分局的食堂大妈我看着也挺顺眼的,那个老阿姨看着特别慈祥每次都给我打特别多的菜!”

    “......”

    此刻,许雅南与木禾都开始深呼吸了,因为她们都在竭力克制自己想一刀砍死陈闲的冲动。

    “原来我们跟食堂大妈是一个档次的......”许雅南冷笑着。

    “我还比不上经常给你复印资料的小李.......”木禾冷笑着。

    “这还要比啊?”陈闲愣住了,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回路实在跟不上这两个女人,只得回过头看了鲁裔生他们一眼,希望这两个好兄弟能帮自己解解围。

    可事实证明,在某些特殊时刻,这两个所谓的兄弟除了掉链子不靠谱就是大义灭亲卖队友,刚发现陈闲往自己这边看了过来,他们俩二话不说就借着尿遁从包间撤了出去。

    “老大,我尿.急,我去上厕所啊。”

    “我也去!”

    话音一落,李道生便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那些围观群众。

    “骨头哥,小余,小不点,还有那棵灯泡树,你们也陪我们去上个厕所吧。”

    “好!”

    余生不习惯拒绝别人,所以就算他现在没有上厕所的欲望,也愿意陪着李道生他们走一趟,而骷髅先生他们就更无所谓了,反正坐在这里听着许雅南他们说那些听不懂的话也挺无聊的,索性就陪着李道生他们一起去厕所了。

    等房门关上后,包间里就陷入了一种微妙的氛围。

    很安静。

    安静得让陈闲有些不知所措。

    众所周知,陈闲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稍微喧闹一点的地方都会让他产生本能的厌恶,可是现在......他却觉得这种安静的氛围有些怪怪的,竟然让他有些不习惯了。

    “怎么不说话了?”

    陈闲小声问了一句,虽然他也不知道现在的气氛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但他心里还是生出了一种莫名的紧张,说话的语气都不禁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许雅南没回答陈闲的话,像是没听见他的声音似的,用手托着下巴看着屏幕上的比赛直播,眼中透出了一种思索的神色,似是在想着什么......而一旁的木禾也是如此,怀里抱着一袋打开的薯片却一口都没有吃,安静地看着大屏幕发呆。

    过了一会,许雅南才突然开口。

    “我们跟食堂大妈相比有没有一些不一样?”

    “不一样?”陈闲怔了一下。

    “就是你对她们的好感跟对我们的好感......是一样的吗?”许雅南问道。

    陈闲认真地想了一会,小声说道。

    “好像不一样吧。”

    听见这话,许雅南与木禾这才回过神来,木然的目光中都渐渐有了神采。

    “哪里不一样?”许雅南忙不迭地问道。

    “我们比较特殊对嘛?”木禾也显得兴致勃勃。

    陈闲无奈地笑了起来,只觉得这两个姑娘脑子不太好使,智商的发展趋势很不乐观。

    “你们怎么可能跟她们一样?你们是......”

    就在陈闲准备措辞给她们一个答案的时候,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两声。

    陈闲拿起手机一看,是主办方发来的短信。

    “谁啊?”许雅南好奇地问道。

    “在这个节骨眼上,除了主办方还能有谁......”陈闲无奈地笑了笑,说道,“我给老鲁他们打个电话吧,马上就轮到我们上场了,那边已经开始催我们去弄身份验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