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第九守秘局 > 第274章 许雅南与梦

第274章 许雅南与梦

    许雅南的底牌并不只有许家代代相传的九符,还有那条被陈闲与老骗子合力为她接上的断臂,从现实情况来说,她与陈闲一样,都是拥有特殊寄生体的异人......她的那条手臂便是寄生体所化,只不过这事知道的人太少,除了与她关系亲近的这些人之外,圈子里从没有出现过任何有关她断臂的传言。

    这条手臂来自于古埃及,这点是陈闲早就知道的事,可他却不可能猜到这条手臂的主人......或许真是传说中的冥府之主欧西里斯!

    自从断臂续上之后,许雅南时常都会做一些奇怪的梦,其中有些梦她也跟陈闲说过,只不过陈闲从来没放在心上,安慰许雅南时也只是让她别多想,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一个梦而已。

    再特殊还能有我的梦特殊?

    与陈闲说了几次后,许雅南也不再跟陈闲聊这些事,因为她自己都怀疑会不会是自己想太多了,毕竟那些梦实在是过于虚无缥缈,算不上美梦也算不上噩梦,简直比某些天方夜谭的传说还要古怪。

    在那些梦里。

    有时她会出现在某条不知名的河流之上,如有神助一般踏着水面逆流而上,远处的沙漠里还能隐约看见一些类似金字塔的建筑,虽然她没有现实来过这里,但她醒过来后也大概能猜出来......那应该就是被古埃及赋予“神性”通往彼界的桥梁。

    尼罗河。

    有时她又会出现在沙漠之中,只不过梦里的沙漠与现实的沙漠不同,地面上的砂砾尽是金灿灿的颜色,仿佛这就是一片由黄金砂砾堆出来的荒漠,被漫天沙尘遮掩的远方似是有许多庞大的建筑物,或是神殿或是宫殿,当她在沙漠中行走时还能听见一些奇怪的祷告声,就像是有人正在对自己祈祷一般。

    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境让许雅南摸不着头脑,甚至她都数次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心理上出了什么问题,可就在昆仑会开赛之前,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外界只过了八个小时左右,可是在梦里她却度过了三十轮日月交替。

    那个梦里有一座建在沙漠中心地带的古老神殿,神殿中放置着一个法老金棺,而在神殿之后,在沙漠的边缘......或是说,那是世界的边缘。

    在边缘之处,屹立着三扇不知名的庞大石门。

    每当许雅南轻轻用手推动时,这些重若千万吨的巨石门便会缓缓开启,门后的景象也会毫不掩饰地映入许雅南眼中。

    第一扇石门之后,是一个被幽绿色荧光充斥的世界,不远处便是一条波涛汹涌奔流不息的长河,虽然双方隔得较远,但许雅南还是能勉强看清楚......那条古老的长河之上尽是浮尸,腥臭腐烂的血气直冲天阙,仿佛那就是冥府之中的冥河。

    第二扇石门之后,是一个看似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世界,门后既是普通的沙漠,似乎这扇门只是装个样子罢了,看起来并没有其他两扇门那么神异。

    至于第三扇门......

    当许雅南推开那扇门的时候,她听见了一声细微的猫叫,不等她来得及反应,一只如小豹子般大的瘦猫就从门缝里跑了出来,既亲昵又热切的不停用小脑袋蹭着许雅南的裤脚。

    那只猫的体态与阿比西尼亚猫很像,毛发很短,身体细长,脑袋小,耳朵大,如雪般极白的毛发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黑色斑点,额头上眉宇之间还有一个黑色斑纹,类似古埃及的圣甲虫图案。

    在许雅南因为这只唯一的梦中生物而感到迷茫时,那只体态修长的猫已经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第三扇石门,这过程中它还不断冲着许雅南喵喵叫着,似乎是示意她快跟上。

    前两扇石门打开的时候,许雅南没有出现过任何想要进入其中的想法,第三扇石门亦是如此,她只是简单地推开看看,并不是那么想进去,可也不知道是这只猫有蛊惑人心的力量,还是因为这第三扇石门就是为她准备的......在这只猫的带领下,她突然感觉自己对这扇门不是那么抗拒了,跟着猫也就慢慢走了进去。

    猫能说话。

    也许。

    许雅南在走进那扇石门的时候,很清晰地听见了一个在脑海里响起的声音,说话的声音像是一个小孩子十分稚嫩,似乎是这只古怪的猫在自我介绍。

    它说它叫贝斯特。

    是一个因为战争而陷入沉眠的神明。电子书坊 

    当然,这话许雅南是一点都不信,因为她在梦里可以掐着大猫的后脖颈将它提起来随意揉捏,像是这种好欺负又会心灵感应的猫,最多就算是异常生命罢了,怎么敢自称是神?

    被揉头的时候,猫表现得有点生气,但不知为何,在这个本不该存在的梦境里它无法反抗许雅南,仿佛她就是这个梦境的主宰,一切事物都得遵从她的意念,包括这只古怪的猫。

    第三扇石门之后是一个密室。

    这里由无数巨大的灰色石砖堆砌而成,墙上有五彩斑斓的古埃及壁画,中间则放置着一个黑色的法老棺椁......这种棺椁的造型是许雅南第一次见到,通体漆黑不反光,用手摸着还有点磨砂感,像是由某种罕见的金属铸造而成。

    踏入密室之后,许雅南土壤发现身后的石门已经无声无息地关上了,那只古怪的猫也纵身一跃跳到了棺椁之上,一边舔舐梳理着自己柔顺的毛发,一边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许雅南,那双如梦似幻像是宝石般璀璨的幽绿色眸子里,时不时都会透出一种人类的情绪。

    疑惑。

    它很疑惑这个世界的继承者怎么会是一个女人?

    这个奇怪的梦到这里便戛然而止,所以许雅南在醒过来后也没有多想,只以为这个梦跟以前做的那些梦一样,就像是陈闲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得知自己的断臂是由来自于古埃及的寄生体续上,正常人难免也会多想一些,总是时不时会去了解一些古埃及神话宗教的知识,看的多了做的梦也就杂了。

    就像是昆仑会初赛开始之前她回家的那段时间,她也是经常会梦到陈闲,虽然她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这事,但是......她觉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不过接下来发生在许雅南身上的一切都是她想象不到的,在做过那个奇怪的梦之后,她每一次做梦都会来到那个密闭的石室,都会见到那只缄默安静的大猫,一而再再而三的做这个梦,她也免不得会多想......

    难道自己一直做这个梦是有原因的?

    怀着种种疑惑,许雅南也开始在私底下调查一些有关于那个梦境的“资料”,根据梦境中.出现的线索,她找到了许多令她十分感兴趣的东西,譬如......传说中欧西里斯的黑棺,以及古埃及猫神贝斯特的传说。

    她连续做了很长时间的这个梦,而每一次在梦里她都会对那只猫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只可惜那只猫在自我介绍之后就不再开口,除了安静地盯着她之外就没有别的动作了,更别说产生交流。

    这种僵持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昆仑会的三十二强赛后,她在那天晚上又做了一次这个梦......

    就是在这个梦里,那只猫终于向她开了口。

    而且说的还是普通话。

    而且还他妈的字正腔圆。

    “能麻烦你离身边那个叫陈闲的人类远一点吗?每次看见他的时候我都会觉得不安,如果你愿意离他远点,我可以考虑赏赐一部分欧西里斯的力量给你......”

    听见这句话,许雅南先是愣了半晌,之后便毫不迟疑地伸出手抓住了它,然后一把将这只大猫抱在怀里拼命揉它的头。

    “原来你会说话?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呢!这么长时间你跟我玩什么高冷啊你!”

    不等它再说出其他气人的话,许雅南就不动声色的抛出了自己的威胁,一边威胁它一边帮它顺着毛,直顺到这只趾高气昂的大猫瑟瑟发抖。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但我觉得陈闲应该有办法能爬到我梦里来吃了你,你想试试吗?”

    “你们现代人类都这么粗鲁吗?!”

    “你说我粗鲁?那算了,等我醒了我就去找陈闲告状,俗话说老猫嫩狗,他到时候把你做成菜你可别怪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