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坠苍穹 > 第533章 商谈

第533章 商谈

    “爹爹老啦,也该上路了。丫头,你也大了,也该学会独自面对生活了。”

    简单的两句话,却透露着无尽的不舍与期望。

    泪水不知何时从眼中低落,伊一侧着身,不让叶常看到她流泪的样子,可身子却不争气的抖动起来,用力的抱紧叶常,伊一哽咽道:“可是爹爹……我……我舍不得你啊。”

    叶常眼中满是无奈,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自己的女儿,面对无法改变的事实,唯一的办法就是接受,不光要让自己接受,还要让别人接受。

    “傻丫头,你之前不是一直闲爹爹烦吗?这下爹爹走了,你不就可以自由点了吗?”叶常面带微笑道。

    伊一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情绪,倒在叶常怀中,放声大哭,“呜呜呜……爹,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嫌你烦了,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求求你,求求你……”

    叶常强忍着泪水,可眼眶却早已湿润,死亡对于他来讲并没什么,真正让她在乎的,是她的女儿。

    要说这世界上,叶常最关心,最在乎,最疼爱的人是谁?那必定是他的女儿。

    女儿的眼泪让他心中十分的不舍,同时又十分的无奈,一股深深的无力感笼罩着叶常,既上心头,又上眉头。

    勉强深吸一口气,将眼中的泪水吸干,叶常柔声安慰道:“好啦好啦,别哭啦,你好歹也是医疗队的队长,这要是被你的部下看到你哭哭啼啼想什么样。”

    “可是爹爹……我不想你离开我……”伊一依旧忍不住哭泣道。

    “丫头,你要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爹爹我一大把年纪了,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等爹爹好了,还有三天的时间,那三天,爹爹陪着你,帮你把马医师拐到手如何?”叶常故作轻松道。

    “不好,我要爹爹你永远陪着我,永远都不能离开。”伊一带着哭腔道。

    叶常抚摸着伊一的脸道:“傻丫头,我会永远在远方默默的守护着你的,我保证。”

    房间内,父女两对彼此道着思念与不舍,将它们化作闪光,照亮空旷的房间。

    这份思念,无人可知,无人可晓,唯两人而已。

    ……

    房外,馨儿、马滇、聂海堂三人在离开房间后,见时间尚早,聂海堂就提议一起去吃点东西。

    一提到吃,馨儿自然是十分乐意,便和聂海堂一起前往食堂。

    “对了聂副,我想请问一下,五号区域前来支援的具体有那些学院的学生?”马滇对着身边的聂海堂问道。

    “我们五号区域主要是明大帝国的六大学院的学生前来支援,分别是帝天学院,帝王学院,帝明学院,帝心学院,帝元学院和帝仁学院,每个学院有二十名学生,共一百二十名学生前来支援。”聂海堂说道。

    马滇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关于叶指挥重病一事,这些学院的学生是否知晓?”

    聂海堂摇了摇头:“关于叶大人重病一事,目前只有我们军方知道,其他势力并没有透露,我们对外宣称的是叶大人前去其他区域办事,要过很久才回来,暂时由我指挥。”

    “为什么?这六大学院不是隶属于明大帝国的吗?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也属于军方的一份子,为何不告诉他们?”馨儿不解道。

    “这……主要是因为怕引起骚乱,所以才没有告诉他们。”聂海堂这么解释道。

    可是两人明显看出来聂海堂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闪躲。

    “看来,这其中必有隐情!”两人心中这么想着。

    见聂海堂不肯说事话,两人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跟着聂海堂来到食堂。

    此时正值饭店,食堂内有不少人在吃饭,一见到聂海堂前来,所有人都纷纷放下碗筷,对着聂海堂行了个礼。

    “聂指挥。”

    聂海堂摆了摆手,示意周围的人坐下,“你们不用管我,专心吃你们的就好。”

    说着,便领着馨儿和马滇来到一个独立的小房间内,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食,有很多是馨儿从没吃过的。

    看来,聂海堂为了招待两人精心准备了不少东西。

    聂海堂端起桌子旁的酒杯对着两人道:“两位来这里两天了,我一直没有怎么招待过两位,还请两位见谅。”

    说着,聂海堂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由于馨儿和马滇尚不会喝酒,只能拿起旁边的茶水。

    “聂副为我们准备了这么多吃的,已经让我们十分感激了,我和无敏不会喝酒,便以茶带水,敬聂副一杯!”

    说罢,两人也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聂海堂听了不由得哈哈大笑:“哈哈哈,不会喝酒是好事啊,毕竟酒后乱性,还是少喝点为好,其实我们军方是不允许喝酒的,我也不怎么会喝酒,只不过见两位前来,想着好好招待招待二位,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呢。”

    “嘻嘻,聂副,只要有好吃的,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招待了。”馨儿带着笑意道。

    “哈哈哈,放心把,这些东西,是我今早叫人准备的,有不少吃的是属于我们五号区域的特色美食,味道绝对好!还请两位好好品尝品尝。”聂海堂笑道。

    “嘻嘻,那我就不客气了!”

    馨儿兴奋地搓了搓手,直接做到桌子上,开始不顾形象的大快朵颐。

    看着馨儿这副模样,聂海堂完全惊了,他还从为见过如此不顾形象的吃法,当馨儿座下的那一刻,她的手就没有停过,她的嘴也没有听过,眼睛更是只盯着眼前的食物,完全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吃了吃就是吃,如同一个饿死鬼似地。

    “嗯!烈妇(聂副!)结块又派太好次了(这块肉排太好吃了!)”馨儿装着香喷喷地肉排,一边咀嚼,一边兴奋道。

    聂海堂尴尬一笑,“呵……呵呵,馨儿姑娘喜欢就好。”

    看着馨儿这副毫无形象的吃法,马滇不由得捂住了脸,心中都为馨儿感到害臊:唉!刚才真不该待这家伙来的,实在是太丢脸了!

    “抱歉,让聂副见笑了。”马滇对着聂海堂拱了拱手道。

    聂海堂笑着摆了摆手,“无妨,无妨,无敏姑娘这才叫天真烂漫!很好,看着无敏姑娘吃的这么有滋有味,我也饿了,马公子,请坐。”

    “请!”

    两人对着对方摆了个“请”的手势,这才坐到座位,开始吃东西。

    马滇由于羞愧难挡,根本没怎么吃,而聂海堂本身就是为了两人才准备的这些美食,所以也没有多吃,故桌上的东西,基本上都是馨儿吃光的,马滇和聂海堂则在一旁欣赏着馨儿的吃相,一边闲聊。

    马滇随手夹起一道素菜,放到碗里,对着聂海堂道:“对了聂副,之前你说暴动结束之后就只剩下十六名江湖人士,他们全部都被关押在了地下一层的单人牢房里是吗?”

    聂海堂点了点头道:“不错,怎么了?”

    “那目前一层岂不是没有有居住的吗?”马滇问道。

    聂海堂放下手中的筷子,摇了摇头道:“目前确实没有江湖人是住在里面,而是让部分士兵搬回了一层居住。”

    “一层原本是让士兵居住的吗?”马滇疑惑道。

    聂海堂点了点头道:“本来在兽潮低发时期,我们围墙内的人员便是在各层居住的,一层住的大多数是一些新兵或者头衔较低的士兵,二层住的是医疗兵和后勤兵,三层住的是一些将领或者有一定战斗经验的老兵。”

    “由于目前处于兽潮高发期,帝国为了缓解压力,调派了不少士兵、学生以及江湖人士前来前线支援,无奈之下,我们只好让一层和二层的士兵士兵搬到三层,好腾出位置让学院的学生和江湖人士居住。只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一夜之间,原本拥挤的一层变成了仅剩下十六个人的宽敞空间。”

    “当我们带走那十六名江湖人士后,便迅速打扫了一层,将里面的尸体和血迹全部处理掉之后,便抽调了部分士兵前往一层,同时将部分战斗物资转移到一层。一来是缓解三层的拥挤,二来也是为了方便调查暴动的原因,希望能够查出一点蛛丝马迹。”

    马滇摸了摸下巴,默默的点了点头,“那不知目前有没有查到什么线索?”

    聂海堂叹息一声,有奈的摇了摇头,有些惋惜道:“暂时没有,这也怪我,当时太过于着急清理尸体了,忘了先派人好好调查一番再说,唉,要不是我一时疏忽,没准这场暴动的真相就水落石出了。”

    马滇看了聂海堂一眼,感觉他那声叹息并不是装出来的,不由得安慰道:“聂副您也是一时心切,何必如此自责,我相信,这件事情,迟早会水落石出的。”

    聂海堂重重的点了点头道:“那个给叶大人下毒和制造这场暴动的人,绝对在那十六个人当中,我一定会尽早查明事情的真相,为叶大人报仇的!”

    “我和无敏也一定会尽可能地协助聂副,让真相尽早地浮出水面!”马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