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烂柯棋缘 > 第692章 狐朋狗友

第692章 狐朋狗友

        随着计缘话音落下,池塘另一头的金甲也绕过池塘慢慢走回计缘的身边,在回来的过程中,身上的金色铠甲逐渐暗淡下去,身体也在同时缩小了一些,到计缘身边的时候,已经恢复成了此前的那个红肤壮汉。

        原本计缘是准备回去了,但转身一半却又回头了,还是再多看了几眼这池塘。

        胡里这会胆子也稍微大了点,小心翼翼地凑近池边,大黑狗见这货都敢靠近,顿时也不甘落后,跟着在后面一点点接近。

        “计先生,刚刚那个妖怪,是什么啊?”

        獬豸说话声音很沙哑,而且很多时候只对着计缘说,胡里和大黑狗靠得比较远,听得比较含糊。

        “妖怪?”

        计缘转头看了胡里一眼,轻轻摇了摇头道。

        “不能说完全错了,但绝对算不上正确,传说虬褫乃是犯了大错的天龙所化,一般在聚阴地修炼,以其有一天能恢复天龙之身,而这一条……”

        计缘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了,这一条虬褫都只剩下一种近乎本能行为模式了,脑子都不清醒了,也不知道曾经经历了什么,那鹿平城城隍若真是不慎被其咬伤导致中了剧毒而身死道消,那也真的是倒霉透顶。

        计缘视线一直看着池塘,因为虬褫的离开,这个池塘在法眼之下开始缓缓产生新的变化。

        “果然聚灵聚阴之地,原本被这虬褫占据修炼,竟是几乎完全被吸纳堵死了这里的灵阴之气,不过如今虬褫被我收走,这池子倒也成了一个小问题。”

        “呃,什么小问题?会有新的妖怪么?”

        “那倒也算不上,不过这水阴冷太过,对常人也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这个池子应该是在周围百姓中已经形成了某种不详的共识,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有什么人来附近,但计缘也还是准备留一手。

        这么想着,计缘左手伸到袖中,从中取出了两枚法钱,随后再次取出狼毫笔,弯腰在水池里沾了一点池水,然后在两枚铜钱的正反两面都写了几个字。

        边上的胡里十分好奇,但又不敢过分窥探,只能在边上偷偷瞄,而计缘肩上的小纸鹤就没这顾虑了,扯着脖子探着脑袋,仔细盯着大老爷计缘手上的动作。

        不多时,计缘就书写完成,两枚铜钱也有一阵黄铜色荧光闪过,下一刻,计缘随手往前一丢。

        “咚~”“咚~”

        两枚铜钱溅起少许水花,铜钱入水。

        隆隆隆隆……

        轻微的抖动感在池子中传来,池塘边缘的池水不断颤动飞溅,幅度不大但频率很高,水中,铜钱缓缓朝下沉落,而在这过程中,池塘中央底部的土石居然有不少向着中心汇聚塌缩。

        等到两枚铜钱接近湖底,这种震动也已经平息下来,两个铜钱正好一上一下重合,但中间的方孔却相差一个直角,两个菱形交错,正好落在池塘最中心位置,池塘与下面的洞窟之间只余下一个细小的钱眼。

        随着铜钱落下,整个池塘的模样并无变化,但在计缘法眼中的气相已经大不相同。

        “不错,这样就可以了,说不定以后还能养出并无什么害处的水精灵物。”

        喃喃一句,计缘抬起头看向四周,轻声道。

        “都回来吧。”

        话音落下,一道道墨光从四面八方飞回,小字们还在途中,叽叽喳喳的声音已经不绝于耳。

        “大老爷大老爷,刚刚那条蛇好怪啊!”

        “大老爷,那蛇妖去画里头了吗?”“大老爷,那蛇妖叫虬褫吗?”

        “虬褫这两个字怎么写啊?”

        “小纸鹤你最近都不找我们玩了。”“小纸鹤已经会说话了!”

        “大老爷大老爷……”

        ……

        计缘摆摆手。

        “行了行了,你们暂时不用回到字帖中去了,就在外面逛逛吧,不过也需要注意安静。”

        “知道了大老爷!”“我们很安静!”

        “对,我们最安静了。”“我们保证安静的大老爷!”

        “没错,谁敢不安静,我和谁急!”

        “我和你一起急。”“我也是!”“算上我!”

        “那你们说谁会不安静?”“好多字可能都不会安静的!”

        “这些害群之字,必须严惩!”“对!”“同意!”

        .…..

        计缘轻轻吸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笑了,本想让小字们肃静,但想到已经许久没放他们出来了,也就没多说什么,反正他们早就知道分寸,等见到人多了会静下来的。

        ……

        天色入夜,计缘带着胡里和金甲回到了卫氏庄园,而小纸鹤身边围绕这大片小字,在这个偌大的庄园四处乱飞乱逛。

        前些日子举办宴会的那个屋内,此刻已经灯火通明,一只只在入夜就幻化为人形的狐狸都穿好了衣服摆好了桌椅,满怀着兴奋的心情等待着计缘和胡里回来,他们可是知道今天不光是去还债的,还能大吃一顿,而且肯定会有陆家铺子的肉食。

        不过计缘和胡里可不是原班人马去原班人马回,还有一条大黑狗跟随在计缘和胡里的身后,三者才来到屋前,就已经能看到里头的狐狸在屋中走来走去的倒影,更能闻到那股狐狸的气味。

        “呜……呜……”

        大黑狗低声嘶吼起来,这么多不正常的狐狸味,咆哮是它的本能。

        “汪汪汪……汪汪汪汪……”

        这猛烈的吼声吓得边上的胡里抖了一下,但好歹没有失态,而屋内的一众人影全都愣住了,但居然也没有立刻发出惊慌的喊叫,更没有哪一只狐狸逃窜。

        “哈哈哈哈……一定是先生他们回来了!”

        “对对对,听到这狗叫就知道了,准是鹤老爷!”

        “好吃的要来了?”“嘿嘿嘿……流口水了!”

        “碗筷摆好,快摆好。”“还有椅子!”

        “我去开门!”

        原来这阵子经常被小纸鹤学狗叫吓唬,这群狐狸已经对产生在卫氏庄园的狗叫声有了一定的免疫力,虽然一开始还是会被吓一跳,但已经不会听到就吓得灵魂出窍只知道慌不择路地逃跑了。

        计缘对此倒是略感诧异,于是对着胡里和大黑道。

        “既如此,一会由你介绍大黑,还有你,暂且别吼叫了,里头的狐狸会被吓到的。”

        “是是!”“呜……”

        这会,正好屋里头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结束,一个幻化出高挑女子模样的狐妹上前打开了屋门,而计缘等人也正好走到跟前。

        “计先生,爷爷,你们回……”

        狐妹眼睛缓缓瞪大,看着计缘边上一条大黑狗,吓得汗毛倒立,只知道缓缓后退,其他狐狸也渐渐注意到了门口进来一条硕大的黑狗,那凶相极为骇人。

        “没事没事,这狗不会伤害我们的,没……”

        “啊……大黑狗啊……”

        狐妹尖叫一声,一阵烟雾腾起,衣衫瞬间空瘪飘落,从中跳出一只惊逃的狐狸,室内“乒乒乓乓”一阵响,狐狸们逃来逃去撞来撞去,有的跳窗,有的钻洞,有的上梁,还有的被同伴撞了几下,干脆原地躺平装死。

        计缘微微一愣,随后嘴角扬起,笑容再也抑制不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也难怪小纸鹤有时候喜欢这么玩一下子,也确实有趣,尤其是那装死的两只狐狸,躺平在地一动不动,也不呼吸,竭力表现出僵硬,可以说是实力演技派了。

        误会终究是误会,一场虚惊很快就结束了,随着越来越的酒肉被摆到了桌上,一众贪吃的狐狸和贪吃的狗,以一种令计缘也略感意外的速度熟稔起来。

        计缘独自提着千斗壶从屋中出来,在附近转了一圈,最后轻轻一跃,到了小河边一颗杨柳树上,斜躺在枝丫上看着天空的星辰。

        屋那边的酒宴正欢,里头的狐狸们一口一个“狗爷”叫得那叫一个亲切,而那大黑狗也来者不拒,谁敬酒都喝,喝酒比喝水还痛快,且根本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醉意。

        “晴空夜色,星辉如霜啊……”

        在计缘的眼中看的是这祖越国土上的星光投射,紫薇星光在这里已经十分暗淡,预示着祖越气数将尽。

        往口中倒了一些酒,计缘就把头转向小河的对面,那边真有几个身形敏捷的人正在朝着这个方向接近。

        “果然今晚还是有些小插曲的……”

        计缘笑了笑,并没有理会那边的黑影,那几道黑影轻盈地跃过小河落在这边的岸上,然后再次朝着卫氏庄园深处行去,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一边有个人正喝着酒看着他们。

        ......

        ps:再求下月票啊,明天鲁院结业了,后天应该能恢复二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