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烂柯棋缘 > 第697章 狐各有志

第697章 狐各有志

        狐狸们醒来的时候,不清楚时间过去了多久,只是最先醒来的狐狸发现天已经黑了,但依然有一些狐狸坐在小溪边一动不动好似雕像,等所有狐狸都差不多醒了,天边的太阳已经重新升起。

        胡里是最后一个醒过来的,等他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其他狐狸全都围在身边看着他。

        “过去多久了?”

        “应该过去了一天。”“对,我也有这种感觉。”

        “嗯,应该是一天。”

        “大爷爷,我发现自己站在山巅赏月呢。”“我看到我在花丛中跳来跳去。”

        “我我我,我看到我变成人了,还娶了个老婆呢!”

        “啊?娶老婆?是人还是狐狸啊?”

        “当然是狐狸咯,人这么丑,毛发这么少,怎么过日子啊?”

        “也是哦。”“有道理……”

        “大爷爷大爷爷,你看到了什么?”

        胡里此刻的脸上却并无太多兴奋感,只是舒缓一下气息,平复一下心情,再看了一眼膝盖上的书,合上之后对着众狐道。

        “我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这里去往远方了,带着这本《云中游梦》,若是不远走,迟早会被大贞通缉的。”

        “可,可这里是祖越啊。”

        有狐狸这么说一句,胡里摇头道。

        “祖越根本就不成气候,还是离这里越远越好,当然,你们不想一起去也可以的,回山就行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更可以借由昨天所见的光景,好好修行,只要……”

        胡里回忆了一下书中所见,犹豫一会才继续道。

        “只要安分守己,至少起点会比其他妖怪要高的,也会安全一些。”

        这么说算是委婉地建议一些狐狸离开了,而这些狐狸多少都清楚其中的门道,很多都开始犹豫起来。

        “能不能,能不能一起……”

        有狐狸看着胡里怀中的《云中游梦》犹犹豫豫地说了半句话,立刻就被胡里喝止。

        “不可!此事现在尚有选择余地,等我们出了这片林子,所行方向便是以后的路,再有反复,只会招来万劫不复之祸。”

        胡里知道会有后果,但不清楚究竟如何,万劫不复只是他编的,但却不只是用来吓唬狐的,而是真的这么觉得。

        “有谁没看到书中景色的吗?”

        胡里这么问一句,一众狐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任何人应答,也让胡里心中高兴了几分,看来大家都有悟性。

        “既然都有悟性,都看到了图景,那说明都得了好处,我准备继续向西北去了,以后能不能再回小柳山和这里都不知道了,你们愿意一起走的就走,不愿意的就别跟来了,能安宁些。”

        说完,胡里盘腿坐在原地,将书收入怀中,并没有马上起身,而是这么坐着休息连带吸纳周边一缕缕灵气,等了半个时辰。

        这过程中,边上的狐狸淅淅索索地讲着话,有的商讨有争论,有忧愁也有兴奋,三十一张嘴讲了许多,胡里既听得认真,也抱有一种平常心。

        本人在图景中只是看景,胡里可是也在考虑这件事的,如今他的使命感是所有狐狸中最强的,也已经看开了。

        半个时辰之后,胡里再次睁开眼睛,什么话也没说就站了起来,收起幻法,重新化为了灰色毛发的狐狸,然后招呼也不打一声,直接向着西北方向跑跳出去。

        “大爷爷,大爷爷!”“里哥!”

        “大伯!”“等等我……”

        狐狸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胡里已经离去,顿时都下意识站起来,一小部分直接纵跃着跟着跑出去,还有一小部分虽然站起来了,但犹犹豫豫没有动身,而大多数则是小跑着起步去追。

        在这小跑的狐狸当中,有的开始跑得还比较快,但渐渐地越跑越慢,有的则在慢跑一阵之后,加快速度往前追去。

        朝阳已经升起,胡里一个纵跃跑出了山脚的林地,在他身后,好几只狐狸也一起跳了出来,他回头一眼,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有好几只狐狸跳了出来,并且后面还有几个狐影。

        胡里再向前跑了数百丈,然后停了下来,身边的那些狐狸也全都停了下来。

        众狐并没有什么交流,全都转过身来,面向林地的方向坐下。

        时间慢慢过去,陆陆续续又有七八只狐狸跳出了林地奔向他们,和先到的狐狸们一起,分开两边坐成一排。

        傍晚,日头西斜,林地那边已经是一片阴影。

        “大爷爷,应该不会有谁再来了。”

        身边的小红狐狸对着胡里这么说一句,身边这只灰毛的狐狸眯起狭长的眼睛,拍了拍身边红狐的头,点点头后开口道。

        “我们走吧。”

        说完这句,在领头灰狐的带领下,十五只狐狸纷纷起身,再次朝着西北方向跑去,没有狐狸再回头看一眼。

        狐各有志,谁也说不清此刻的选择,哪一方才是正确的。

        ……

        即便已经成了妖,但胡里等狐狸却远算不上强大的妖怪,很多时候都会尽量绕开危险跑,但也不敢耽搁赶路。

        白天找个地方休息,一起翻阅《云中游梦》,看完书后一起修行。

        到了晚上,众狐狸就一起从藏身之处出来,继续赶路奔跑,他们并非是漫无目的地在跑,因为在后面几天的时候,《云中游梦》中就浮现出一张特殊的“云图”。

        所谓云图是仙修中人的称呼,后也被修行界广泛接受,正是一些界域摆渡和各类大型飞行法器的落点,界域摆渡的飞行线路并不会标特别清晰,对应的许多仙家渡口,才是云图主要的构成。

        感觉到这份云图,狐狸们也就有了方向,一路向西北,在赶路的过程中,生活简单而快乐。

        这一天已经是夏日的一晚,月鹿山边某个山村中,一个农夫晚上起夜,出门正掏出家伙打算放水的时候,忽然有动静声从后院传来。

        “咯嘎……”

        这明显是一声戛然而止的鸡叫声,听到这声音,农夫尿意都止住了,从屋边抄起一个锄头,小心翼翼往后院摸去。

        远远看了看鸡舍方向,似乎有一个黑影趴在那边,还有几个黑影在跳来跳去。

        “谁?敢偷我家的鸡,我一锄头打死你!”

        农夫大吼大叫着举着锄头就朝着后院鸡舍冲去,明显也把那边的人影吓了一跳。

        “别别别,是误会,误会啊,请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那个鸡舍边的黑影一下跳开了鸡舍,身边似乎有很多小猫一样的影子乱窜着跳出了篱笆。

        农夫举着锄头到了人影跟前,到底还是没一锄头打下去,紧张地看着那边弓着身子的那个黑影。

        “你是谁,为什么偷我家的鸡?”

        借着月光,农夫能看清这是一个有些微胖的男子,而鸡舍这边有一只老母鸡在外头,倒在地上似乎已经断了气,边上还满是鸡血。

        “误会,误会,如今盛夏白天太热,我便夜间赶路,途径此处,看到有狐狸跃入这边院内吃鸡,我便入了院中来抓狐狸……哦哦,你若不信,这里死了两只母鸡,就当是我买下的,我再多买几只,给钱,给银子!”

        “银子?”

        “是是,给银子!”

        男子从怀中摸出钱袋,从里头取出碎银子,也是这会,他的肚子也叫了起来。

        “咕咕……”

        “呃呵呵……赶了半夜路,饿极了……”

        农夫也是个心善的,而且看到了银子,虽然还有疑虑,但也收起了锄头,看看天色,远方天际线已经泛着金红色。

        “既如此,来我家中坐坐吧。”

        “哎!”

        男子虽然并不紧张,但还是装作擦汗,表示自己刚刚很怕,然后瞪了篱笆外的方向一样,跟着农夫一起去前头。

        这男子正是带着狐群赶路的胡里,而今夜的情况,是一只小狐狸又饿又馋,路过这里听到鸡叫,一时狐性大发,冲来这想要吃鸡,胡里过来的时候已经咬死了两只。

        天色渐渐亮了,村中人都开始活动,而村边上的农夫家中此刻分外热闹,大清早就足有十几个客人在院中。

        天生会察言观色的胡里既是付了钱,又等到天亮后,才和农夫说其实自己不是单独一人,而是拖家带口带了好多人,之前是怕一下这么多人会引人惧怕,天亮村里人都起来了,也就提出想要在农夫家买一顿饭。

        半两白银买一桌饭菜,换谁都十分乐意,加上十几个人果然拖家带口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农夫一家上下欣然允诺,杀鸡杀鸭又把菜,大清早院里就忙得火热。

        因为几个月来的修行,虽然道行不能说大进,但也令狐狸们受益匪浅,至少这会除了胡里,其他狐狸也能在白天维持住幻化的人形。

        厨房中此刻已经有香气飘出来,边上的土炉子上鸡汤也在沸腾,院中坐在长凳上的狐狸们馋得口水直流,这看得忙活着路过的农妇也乐开了,这些人其中还有几个很水灵的女娃,本以为是什么大户人家,现在看来倒也平实得可爱。

        “饭菜快好了,咱们屋里吃还是院里吃啊?”

        一众狐狸赶忙回应。

        “院里吃!”“对对,院里吃就好!”

        “是啊是啊,院里凉快……”

        “是啊,主人家不必麻烦,我们风尘远客,院里吃也省得你们到时候收拾。”

        “好好,那就院里吃,搬个圆桌出来就行了!”

        农妇笑呵呵进了屋子,这群人这种为他们着相的说法还是很令人受用的,不过在她进屋之后,包括胡里在内的所有狐狸都全都转头看向他们屋子的方向。

        屋内厅堂上首,有一尊神像立在那里,前头的小香炉中插着一柱清香,神像衣袖飘飘胡须长长,看起来是个神色悠然的老人,正带着笑意看向厅外方向。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众狐就是不敢接近这神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