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诸天大道宗 > 第798章 学帝王术的兔子

第798章 学帝王术的兔子

        妖奸......

        听到这两个字,安奇生不禁哑然,头一次被人如此评价,他没有生气,只是心中不免有些感慨。

        他行走诸界,人妖之别最为严重的还是这地仙道了。

        从齐寸,到乔摩柯,再到面前这中年男子,莫不是如此。

        人杀妖,妖杀人。

        已不知多少万年了。

        “你气息纯净,蕴含生机,应是草木之精,虽草木之精于妖族之中极为少见,却也是妖族无疑。”

        中年男子凝视安奇生,心中猜测着安奇生的跟脚。

        “如你所言什么是妖族?”

        安奇生微微摇头,反而问道:

        “若以血脉形体而论,豺狼虎豹,鸟兽虫鱼各有不同,若以灵性而言,人与妖皆有灵性,若从地域划分,皆存天地之间.....

        你认为,什么是妖?人与妖,又有什么区别?”

        玄星,是没有妖的。

        安奇生初接触妖族还是在人间道,只是他很好奇,是什么存在,能够如此精准的将人和妖分开。

        “非人之灵即是妖!”

        中年男人微微昂首,眸光之中闪烁着一缕森寒的光芒:“你是什么妖,怎的偏生为人说话?”

        他,已是有些不满了:

        “万灵彼此杀戮只为生存果腹,唯人族,非但食兽,且多有虐杀!这样的种族,如何能与我等相提并论?”

        安奇生端杯饮茶,心中略有感触。

        可于他而言,为人言人,做妖说妖,本无对错,只是他心中痕迹是人,体壳变化实难改易他心灵。

        虽有感触,却也难以悲喜相通。

        “十数年里,那乔摩柯持军逞凶,横扫诸山川野林,不计其数的妖族为其悬于各处城头,最后沦为人之口粮,如此之恶族,恨不能杀之万次!”

        见安奇生不为所动,中年人心中越发愤慨,几乎有些按耐不住。

        他出山也有数十上百年,可走过诸地,却也没有见过多少真正意义上的妖了,没想到见到的一个竟是个亲近人族的‘妖奸’。

        “是吗?”

        安奇生不为所动,只是伸手入怀中,五指一动间,抽出了一本卷宗来:“这是我从他处寻到的一册卷宗,你不妨看上一看。”

        “嗯?”

        中年人眉头皱起,接过这一册卷宗,一翻开,眉头顿时拧了起来。

        “启汤元年,有狼妖傲啸山林,横掠南华,清凉,正德四道,波及七十二城,过千乡镇......至战终,诸军统计,仅是收敛尸骨,已逾三百万.....”

        “启汤九年,有虎妖出没南华,驱使伥鬼数万,一战破城数十,所过之处尸骨遍野......”

        “启汤十七年,不知名大妖出得山林,张口吞吃三城之民......”

        “启汤二十三年.....”

        “启汤三十一年......”

        ......

        安奇生微微摇头:“人杀妖,妖同样食人,佛说因果,若无妖族肆虐之因,何来乔摩柯屠戮群妖之果?”

        这一册卷宗,却是他从乔摩柯的元神印记之中得来。

        其中所记载的是启汤国多年来的‘妖祸’,而这统计的还只是重大妖祸,零零散散各地被杀,被吃的人不会少于这个数。

        这,也是包括启汤国在内的各国,哪怕是在彼此争伐之时都不会放过所见妖兽之原因。

        “哼!”

        中年人手微微一颤,态度却仍然冷峻:“启汤国一日所食之兽,已不止百万!依我来看,杀的还是少了!”

        虽如此,他的态度却是软化了一些。

        “多少是多,多少是少?”

        安奇生放下茶杯,轻叹一声:“对错,本也分不清楚。”

        却是想起了齐寸。

        这尊大妖王,跨越时空,不惜一死都要质问自己,岂非也是如面前这老兔子?

        “什么对错我不管,人族就是该死,都该死!”

        中年兔妖有些不耐的摆摆手。

        “那你要怎么做?”

        安奇生看了一眼这头兔妖。

        他的修为也不足以在安奇生面前有所隐藏,交谈几句话的时间,安奇生已将他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看了个透彻。

        这头兔妖,天赋异禀,修为未见得有多高,但其本命神通却是不差,是一门以速度见长的遁法神通。

        想来,也是这头兔妖敢于入人族疆域的底气所在。

        “我在启汤国转悠了好些年,渐渐明白了妖族差在何处了,比之人族抱团,妖族太过散漫,没有一个真正能够整合妖族的大势力......”

        中年人眸光灿灿,闪烁着强烈的波动:“如果妖族有和人族一样的朝廷,有皇,有军,那......”

        “咦?”

        安奇生这才有些惊讶,眸光微微一动,似带着笑意:“你莫非想做妖王?”

        “有何不可?”

        兔妖一挑眉:“实不相瞒,我之所以冒大危险潜入人族腹地,就是在学习人族,还拜了好几个先生学了帝王术!”

        “帝王术?”

        安奇生有些忍俊不禁,他之前心有所感,本以为此地有什么大妖将要出世,哪想到遇到这么一头兔妖。

        传说之中不乏有妖族化形之后潜藏拜入人族宗门修行的事迹,可化形之后拜凡夫俗子学帝王术的可还是闻所未闻。

        但从他与自己一见面就什么都说出来来看,这兔子显然连皮毛都没学到,只怕是被人骗了的居多。

        “你不信?”

        似是察觉到安奇生的不信,兔妖摇头,心中感叹辟业艰难,只是这么一个小妖就已如此难以收服。

        但他却没有放弃,深深的看了安奇生一眼:

        “随我来!”

        说罢,他就起身,似也根本不怕安奇生不跟着一起。

        他龙行虎步而行,加之体型高大,倒是有几分气度。

        安奇生看的好笑,放下几枚铜板,不慌不忙的跟了上去。

        集市之中人流拥挤,走过三街之地,却显得荒凉许多,人烟渐少。

        没多久,兔妖止步。

        安奇生抬眉看去,面前,是一座简单修补的简陋院落,虽简单甚至有些破落的样子。

        但占地倒是不小。

        “这处聚集地处于南华,清凉,正德三道之正中,最容易被人忽略.....”

        兔妖推开门,走入院落之中。

        安奇生眸光一扫,目露古怪之色,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菘菜地。

        而吸引他目光的,是那菘菜地正中,一颗卖相极好,青翠欲滴的大白菜。

        一颗白菜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