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六十二章 亢奋反常

第八百六十二章 亢奋反常

        李二陛下端坐在书案之后,一手捋着胡须,一手拈着茶杯浅浅的呷着茶水,浓眉轩挺,方正的面容不怒自威。

        似乎根本看不见跪在自己面前的长孙无忌……

        帐内静寂无声。

        好半晌,李二陛下方才放下茶杯,捋了一下胡须,抬起眼皮看着长孙无忌,淡然道:“赵国公乃国之勋臣,何以这般屈膝辱节?快起来吧,若是传扬出去,想来朕的头上又得多一个苛待功臣的罪名,怕是要遗臭万年咯。”

        长孙无忌吓了一跳,连忙道:“老臣岂有这等豺狼之心?只是事关重大,心中激动,故而有所疏忽而已,陛下恕罪!”

        忙起身站到一旁。

        皇帝这两句话实在是太严重了,简直就等于指着鼻子说他意欲陷皇帝之名声于严苛暴戾……

        即便是他长孙无忌也受不住。

        李二陛下瞥了长孙无忌一眼,没有继续追究,而是笑吟吟的看着苏定方,问道:“有此等火弹助阵,纵然高句丽将那些个山城修筑得城高墙厚又能如何?只是不知建安城距离河畔足有一里之遥,水师的火炮可否打得那么远,将火弹送入敌城之中?”

        帐中众将便纷纷扭头一起去看长孙无忌,长孙无忌以“滥杀无辜、有干天和”为由指谪水师杀戮太盛,结果回过头来李二陛下便想要用火弹攻打建安城,复制卑沙城“烈焰焚城”之一幕,这简直就是打脸……

        不过长孙无忌素来城府深沉,别管心里怎么想,面上却是丝毫不曾显露。

        苏定方尚处在面圣的激动之中,无心去查看长孙无忌的脸色,略显激动道:“回陛下,火炮自可轻易将火弹投送于敌城之内……然则火油虽然得之容易,但制成火弹却殊为不易,总计数十道工序,缺一不可,否则极有可能造成自燃之隐患,未伤敌,先伤己。是故,总计制成四百余枚,卑沙城之战耗费将近三百枚,只余下一百枚。”

        李二陛下颇为惋惜:“只有一百枚?”

        苏定方道:“火弹乃是军中秘器,故而有军中司马专门负责看管、运输,每日都要清点库存,上报数量,所以绝无差错。因其制作困难,下一批两百枚还要等两月后。”

        火油刚刚发现,还是在房俊的指点下才知道可以应用在火弹上,但是具体方法房俊也不知道,所以制作技术尚处于摸索阶段,生产极慢,量产更是需要一段时间。

        李二陛下很遗憾,他也想看看烈火焚城的壮烈景象,只不过区区一百枚火弹怕是达不到卑沙城那种阖城尽墨的威力……

        “聊胜于无吧,大军休整三日,三日后全军强攻,水师负责架设浮桥、协助大军强渡大清河,然后以火炮轰击建安城,能否做到?”

        “水师上下竭尽全力,必不让陛下失望!”

        苏定方斩钉截铁的表决心。

        李二陛下便捋着胡须很是欣慰。水师虽然是房俊一手创建,但名字前头冠以“皇家”,那便相当于李二陛下的“私军”,成败得失都是李二陛下的脸面。之前水师纵横海外,虽然到处都是吹嘘的声音,说成一副天下无敌的样子,但是未能亲眼所见,所以这份荣耀到底要打个折扣。

        毕竟水师平素作战的对象要么是海盗,要么是南洋诸国的那几艘小舢板一样的破船,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比性……

        如今水师配合大军作战,是龙是虫就在大家伙的眼皮子底下,表现好坏,就再无可遮掩之处。

        不过只看苏定方的神情态度,李二陛下便知道水师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旋即,李二陛下起身来到一侧的墙壁前,负手看着墙上的舆图。李绩、长孙无忌、尉迟恭、阿史那思摩等人也都围绕在李二陛下身后。

        李二陛下指着舆图上长短不一、颜色不同的代表着行军路线的箭头,道:“明日一早,张俭部渡过大清河,沿着建安城西边的官道一直南下,绕道建安城南,截断其退路,同时阻拦有可能来援的敌军。”

        张俭大声道:“喏!”

        李二陛下又道:“与此同时,尉迟恭部向东顺着山岭之间的谷道运动,斜插至建安城侧方,切断建安城敌军向东逃遁的通道。”

        “喏!”

        “周道务、丘孝忠,你二人从今晚半夜起,便率部袭扰建安城,只需佯攻,使其军心涣散士气动荡,无需接阵。当然,若是敌军出城反击,则务必予以迎头痛击,许胜不许败!”

        “喏!”

        “其余部队尽皆就地休整,三日之后随朕一起攻城!水师则负责搭设浮桥、运输军械,咱们力争一战而定,攻陷建安城,挥师东进与卢国公部会师于安市城下!”

        “喏!”

        众将轰然应命。

        对于李二陛下的运筹帷幄,无人有所异议。毕竟“天策上将”当年指挥千军万马,横扫各路豪杰,大大小小的战争鲜有败绩,战术素养比之李靖、李绩这等“军神”亦是不遑多让。

        更别说眼下主力大军数十万强攻建安城,完全是狮子搏兔之格局,只要不是天时尽失、地利陷落,如何会失败?

        李二陛下明显兴致甚高,排兵布阵完毕之后,捋着胡须大笑道:“当年隋炀帝志气冲霄,意欲覆亡高句丽占据辽东,立下不朽之功业,孰料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几次三番在辽东之地铩羽而归,最终导致江山板荡、社稷断绝。今日朕御驾亲征,麾下有汝等盖世名将,又有百万虎贲士气高昂,岂肯重蹈隋炀帝之覆辙?定要开创这前古未有之功业,名垂青史,万世扬名!”

        众将被他情绪所感染,亦是热血上涌,齐齐躬身道:“陛下千秋伟业,臣等躬逢胜饯,不胜荣幸!惟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哈哈!军中不可饮酒,否则朕定要于诸位爱卿浮一大白!待到功成之后,得胜还朝,朕定要在太极宫与诸位一醉方休!世人皆骂朕残暴不仁、刻薄狭隘,朕要让那些人看看,朕既能共患难,亦能同享乐!”

        “……”

        众将一脸懵然,无言以对。

        所谓的“残暴不仁”自然指的是当年“玄武门之变”杀兄弑弟那件事,虽然主流舆论在李二陛下这边,但是无论朝野,对于这件事的议论却从未停止,且多有不利于李二陛下之言论流传。

        所以这话可不好接,赞同与否,似乎都不大妥当……

        而且众将都看得出来,今天的陛下显然有点亢奋过度,这等以往讳莫如深的话题却这般堂而皇之的道出,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难以理解。

        难道就只是因为东征以来连战连胜,所以使得李二陛下心情大好,往日的忌讳也能够放得下?

        ……

        当天夜里,大军休整之后,周道务、丘孝忠两人各自率领麾下兵卒,在水师火炮掩护之下强渡大清河,对建安城发动佯攻。

        建安城守军似乎打定了龟缩不出的主意,眼看着唐军渡过大清河,却依旧坚守城池,只等着唐军来攻。

        唐军并未准备攻城器械,在城下丢了几颗震天雷,城上的守军往下放了几轮羽箭,相互之间并无多少伤亡,将至半夜,唐军便退了下去。却并未返回大清河对岸大营,而是驻扎在水边。

        然而即便如此,高句丽军队也丝毫没有“捡便宜”的念头,根本不在意唐军背水结阵乃是兵家大忌,有可能一个冲锋就将其阵势冲垮的架势,城门紧闭,坚守不出。

        唐军没奈何,天明的时候又袭扰了一轮,然后全军撤回大清河北岸,回营休整。

        连续两日,唐军每到夜间便渡过大清河,对建安城袭扰佯攻。高句丽军虽然闭门不出,也看出唐军只是做做样子,意在骚扰,却也不敢大意,在城头上严阵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