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六十三章 渡河作战

第八百六十三章 渡河作战

    建安城守军被唐军袭扰得一日数惊,然而就算明知道唐军是以袭扰为目的,却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毕竟唐军之前曾展示过可将城墙炸塌的火器,谁知道他们哪一次是佯攻,哪一次忽然又来真的?万一自己这便一时疏忽大意,被唐军炸塌了城墙直接冲进城来,那可就万事皆休,根本不可阻挡。

    汉人自古以来就会打仗,更是能人辈出,总结出无数兵法,虚虚实实的那一套玩得炉火纯青。这一刻大意了,下一刻就得遭受中计之后的代价……

    连续三日,唐军都会在傍晚之时渡过大清河,向着山城发动侵扰性的攻击,又是猛烈一些,唐军会冲到城下埋设火药,轰然作响之后烟尘冲天,城墙被炸毁一个豁口,吓得城内的守军急忙前往豁口处试图堵截唐军攻入城中。

    然后唐军并不攻击,犹若潮水一般退得干干净净。

    有时候干脆就只是虚应故事,呜呜的号角吹得人心头发麻、头皮发紧,然而只是在城下绕一圈,便即退去……

    守城高句丽军苦不堪言。

    唐军人多势众,数倍于己,大军轮番拉到城下佯攻,其余部队轮换休整。可高句丽守军就那么几万人,战斗力较之唐军低了不止一个档次,哪里敢托大?必定是全员动员,唯恐唐军哪一次假戏真做,趁其不备杀入城中,那可就万事皆休。

    然而即便是知道唐军故意以这种袭扰之法,消耗自己的士气、精力,可高句丽守军却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因为这更能够说明唐军的猛攻或许就在下一次袭扰之时……

    ……

    袭扰战的第三日,五月初一。

    傍晚。

    李二陛下顶盔贯甲,全副武装的站在大清河北岸,身边禁卫盔顶的红缨在夕阳残照之下殷红如血,肃立如林。

    看着一队一队的兵卒从大营中开出,缓缓集结在北岸,水师几艘舰船沿着河道逆流而上,停在一处略窄的河道处不紧不慢的架设浮桥。

    更远处,夕阳的余晖照耀得宽阔的河面血光粼粼,在目光难及的入海口处,无数船舰已经集结完毕,船桅如林,白帆如云,只等着天色完全黑下来,便会溯流而上铺满整个河道,架设浮桥协助大军渡河,然后以火炮攻打城池,为大军助阵。

    身后的大营之中,数十万大军已经枕戈待旦,就等着冲锋的号角吹响,便会以毁天灭地之威势一举荡平建安城,然后兵分数路,一路继续向南扫荡高句丽残余之兵力,一路折而向东直扑安市城,会卢国公部会师,拔除这颗钉在辽东腹心地带的钉子,将整个辽东故地尽数纳入大唐之版图。

    李二陛下迎风而立,美髯在胸前飘荡,神情亢奋,志得意满。

    古往今来,能够御驾亲征指挥这等数十万大军开疆拓土之帝王,便数青史,又能有几人?

    夕阳在浩浩荡荡的河口处渐渐沉没下去,天地间的光线顿时暗淡,黑暗逐渐笼罩整个大地。

    一艘快船自下游快速驶来,到得李二陛下不远处的河边靠岸,一个一身戎装的将军自船上跳到岸边,带着两个校尉,小跑着来到李二陛下面前,单膝跪地,施行军礼,大声道:“皇家水师偏将程务挺,奉都督之名前来,协调水师辅助大军作战之计划,请陛下下令!”

    李二陛下正自意气风发,心情正好,闻言呵呵一笑,环顾左右,见到程名振就在自己不远处,笑问道:“可是将军家中千里驹?”

    程名振激动得上前两步,施礼道:“正是犬子!”

    “千里驹”啊!能够得到皇帝这样一句夸赞,可以想见,程务挺往后的仕途必将得到无数加成,说一句“圣眷优隆”绝不为过。

    李二陛下摇头道:“将军过谦了,虎父焉有犬子?”

    回头对程务挺道:“准许水师即刻溯流而上,协助大军渡河,而后炮轰建安城!”

    “喏!”

    程务挺得令,起身之后,对身后的校尉吩咐两居,两个校尉便反身回到船上,快船当即掉头,向着下游奔去。

    程务挺则留在此处,充当水师与主力之间沟通的桥梁。

    可是苏定方分派给他的任务,也是给他的一个机会。能够在李二陛下面前展示存在,这是无数军中将校梦寐以求的机会,或许战争顺利,皇帝心情大好,一句话就升了官。

    哪怕不升官,只要让皇帝记得住自己的名字,那也是无比雄厚的资历。往后但凡有一点功勋,晋升的折子报上去,都会痛痛快快的批复下来,会少了很多关卡的堪磨。

    黑暗中,一队队唐军离开大营,缓缓向河边聚集。

    水师的舰船也溯流而上,很快来到河道当中,数十上百条舰船猬集在一起,以木板在甲板上固定,首尾相连便成了一座座坚固无比的浮桥,唐军在各自将令的率领之下,快速渡河。

    李二陛下骑着战马站在岸边,看着河道当中黑黝黝一团一团的战船影子,感慨道:“水师之盛,以往只是见于战报奏折当中,今日亲见,方能够感受到那种纵横七海威压大洋之气慨,很好,很好!”

    一般来说,皇帝这般赞誉,身为水师偏将的程务挺自然应当谢恩。

    然而程务挺抽了抽嘴角,躬身道:“谢陛下夸赞!只不过陛下有所不知,眼前这些舰船只是水师用以渡海作战的小船,毕竟大清河河道太浅,只能以这种小船前来执行任务。此刻就在河口之外的海水当中,有三十艘数倍于此的战舰集结,那才是水师纵横大洋的根基所在!”

    程名振一听,差点上去一脚将自家这个孽障揣进河里!

    天子当面,兴致正好,你顺着说两句好听的会死啊?这般说话方式简直在驳斥天子的观点,愚蠢至极……

    不过显然李二陛下的胸襟不至于那么狭隘,听了程务挺的言语非但未感受到自己被冒犯,反而饶有兴致问道:“你是说,海上的战舰大小数倍于此间的战船?”

    程务挺道:“正是!大洋之上风高浪急,若是战舰体量不足,排水量不够,轻易便会发生倾覆之祸。所以水师最近所造之舰船越来越大,可以装备的火炮、装载的兵员也越来越多。比如眼前这些船只,每一艘只能装备一门火炮,因为火炮发射之时有非常大的后坐力,船只太小,船身结构难免不够坚固,很容易发生结构性的损坏。而海上的战舰,每艘船可以装备十门火炮,那才是移动的炮台,即便在海上遭遇十倍于己的敌军船队,亦可从容轰杀!然而,当今之世,还未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水师规模,达到吾皇家水师十分之一之数量。”

    言下之意,咱们皇家水师在大洋之上,就是无敌的存在!任何敌人的船队碰上,唯有灰飞烟灭全军尽墨之结局。

    这种霸气,令李二陛下顿时兴致高涨。

    因为说来说去,这水师可算是他的“私兵”啊,身为皇帝,拥有这样一直强悍的水师舰队,纵横大洋之间的同时,也在向所有海外反绑传递着他这个大唐皇帝的盖世武功!

    然而兴奋之余,心中难免又响起当初房俊建议改变东征战略之时的言语。那厮说根本用不着征调如此之多的军队,只需水师沿着浿水溯流而上长驱直入,之地平壤城下,然后强攻平壤城使其陷落,则整个高句丽的政权势必趋于崩溃。届时自唐军之辽东兵分数路,逐个山城一一清楚,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占据高句丽全境……

    当时固然是要考虑国内各个派系对于军功的渴望,不得不采取这种“见者有份”的方式发生声势浩大的东征,也未免有李二陛下不信任水师的原因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