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六十四章 烈焰焚城

第八百六十四章 烈焰焚城

        李二陛下不认为仅仅凭借水师之力便可以攻陷平壤城,致使高句丽整个国家中枢瘫痪。人家高句丽好歹也是盘踞在辽东的强国,带甲数十万,你区区一部水师便能够长驱直入攻陷人家的国都?

        你让数度东征却尽皆铩羽而归的隋炀帝情何以堪?

        隋军的水师也不弱,照样横行东洋,可也只能作为辅助军种协助主力作战,别说突进到平壤城下将其攻陷了,就连进入浿水河口都做不到,真以为人家遍布两岸拱卫河道的军队是摆设?

        吹牛也不是这么吹的……

        程务挺就在李二陛下跟前,很清楚的见到李二陛下的神情,甚至就连一旁肃立的众位将军也尽皆露出不以为然之色,明显觉得他夸大其词。

        呵!

        咱也不多说,只希望你们待会儿见到火弹之威,还能有现在的想法……

        军队踏着浮桥迅速的渡过大清河,投入到阵地之上。这种以船只为依托搭建的浮桥比之以往更加稳定,战马走在上边亦是丝毫不惊,稳稳当当的渡过大河,然后一队一队的集结,做好攻城作战前的最后准备。

        李二陛下眼瞅着已经渡河十余万军队,便对一旁李绩道:“可以攻城了吧?”

        原本聚集在大清河北岸的军队达到四十万之众,尚有二十余万军队在后边慢悠悠的前进,一则顺路扫荡残余的高句丽军队,再则亦能护卫大军后路,不虞被敌军偷袭。

        四十万军队想要尽数渡过大清河,怕是得等到明天上午……

        更何况区区建安城,焉能用得到四十万大军强攻?也根本拉不开阵势,只能猬集在一起,人数再多也的轮番进攻。

        李绩颔首道:“已经渡河十五万军队,可以开战,以水师火炮轰城,挫败敌军之士气,然后大军展开攻城。待到火弹发射完毕,水师舰船再重新搭建浮桥,其余军队依次渡河。”

        一旁的长孙无忌面无表情,李绩是尚书左仆射,当朝宰辅之首,又是天下无敌的名将,自然充当了大军副帅之职务。

        这等时候,他是争不过李绩的……

        李二陛下颔首,对程务挺道:“准备火炮轰城吧!”

        “喏!”

        程务挺得令,吩咐身边的校尉,校尉速度跑向河边,下达作战的指令。

        战船上的水师兵卒便将搭设的浮桥暂且撤去,木板都堆放在甲板上,掉转船头,使得船首的火炮对准远处的建安城。

        已经渡河的十余万大军集结完毕,磨刀霍霍,就等着水师一轮炮火之后,便即展开攻城之战。

        河畔微风徐徐,杀气弥漫!

        战船缓缓掉头完毕,兵卒扯下包裹住炮管的油布炮衣,调整角度,装填弹药。

        位于河道正中的一艘战船首先开炮,“轰”的一声闷响,炮口炸出一团橘红色的火焰,在漆黑的夜色之中分外显眼。

        炮弹在夜空中划出一道明显的抛物线轨迹,落在建安城城墙外十余丈之处,落地之后火弹破裂,抛洒在地上燃起一堆熊熊大火。

        站在李二陛下身后的阿史那思摩有些失望,嚷嚷道:“这也太没准头了吧?差着老远呢。”

        其余众将大多没见过火炮发射,自然也不明白这一炮只是试射,也都露出差不多的神色。

        程务挺解释道:“火炮想要打得远,就只能抬高炮口,将炮弹以抛物线的方式打出去。诸位试想,丢出去一块石头想要砸中一里地以外的目标,何其困难?所以火炮齐射之前,要先试射几发,以此计算精确的炮口仰角,待会儿齐射之时,才能例无虚发。”

        众将晕晕乎乎,好像明白了,但是又不大懂。

        很快,那艘战船又发射一炮,这回炮弹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抛物线,居然越过建安城,落在远方的山林之中,又隐隐约约的火光传来。

        众将一起抽了抽嘴角,这准头,呵呵……

        程务挺却很是兴奋,大声道:“这回射击诸元已经找好,下边便是齐射了!”

        李二陛下忍不住问道:“这都已经打过头了,怎么说已经找好角度了?”

        程务挺耐心解释道:“火炮设计,炮口的仰角是根据目标之间的距离来决定的,而这个仰角绝非是凭借感觉而来,是通过精密的计算得来。这种越过目标的炮弹,称之为‘跨射’,一旦出现跨射,就说明测距已经正确,目标覆盖在炮火范围之内,剩下的就只是概率问题,只要发射的炮弹足够多,就可以彻底摧毁目标。”

        众将又晕了。

        水师这种兵种自古以来便有,可是为何眼下听起来,却对如今水师的作战方式一头雾水,理解不能?

        骑兵骑马,水师坐船,也就是多了个火炮而已,搞得好像完全成为一个暂新的兵种一般……

        李二陛下越是不明白,偏偏越是感兴趣,追问道:“你说的这个……射击诸元,要如何计算?”

        程务挺道:“具体的计算方式非常复杂,一言半语难以讲述明白。水师的每一艘战船上,都有两人专门负责计算射击诸元,一主一副,以免作战之时有人不慎牺牲,无法发挥火炮之威力打击敌舰。”

        长孙无忌忽然插话:“这种计算方式很难学吧?”

        程务挺道:“这么说吧,每一个负责计算射击诸元的兵卒,都是水师当中的宝贝,单论其计算之能力,比之太史局那些个书吏也不遑多让。”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这特么是第几口了?似乎只要跟水师沾边儿,任何事都能够让人赶到意外,不可置信。

        太史局那是什么地方?那是记录天象、制定历法的地方!几乎全天下最精于计算的人才全部汇聚于此。程务挺居然说任意一个战船上负责计算射击诸元的兵卒都可以胜任太史局的书吏……实在是有些耸人听闻。

        众人正欲再问,忽然间只觉得眼前一团亮光闪现,河道上数十艘战船的炮口齐齐迸射出火焰,继而才是惊天动地的一声闷响。

        轰!

        火炮发射,巨大的后坐力使得战船猛地向后一座,船身在河道上平移少许,数十门大炮的炮口射出炮弹,一团一团浓烈的烟雾瞬间弥漫一片,将整个河道都包裹其中。

        这种来自于科技的威力,使得所有唐军都在这一瞬间血脉贲张!

        远处,被黑夜笼罩其中的建安城猛地亮堂起来,数十枚火弹准确的落入城内,一团一团狂烈的大火燃起,没过多久便蔓延成片。

        轰!轰!

        准备完毕的战船在此齐射,三轮之后,将所有火弹发射完毕,然后掉转船头,重新将木板铺设成浮桥,协助大军渡河。

        而在远方,整个建安城已然燃起熊熊大火,火光冲天而起,伴随着猛烈的浓烟,就好似黑夜之中一盏巨大的火炬那般,炽烈而狂暴!

        即便离着老远,依旧能够感受到那冲天的火焰下爆发出的狂烈与炽热,黑暗的天空硬生生被烧红了半边!

        连带着李二陛下在内,众人面面相觑,震骇不已。

        一百枚火弹已然是这等神威,那卑沙城遭受数百枚轰炸焚烧,又该是何等惨烈至极的场景?

        怕是说一句“人间地狱”,亦不为过……

        长孙无忌震惊之余,又搬出他那套理论,一撩身上的袍服,向着李二陛下躬身施礼,一脸的悲天悯人:“此等火弹,威力惊天动地,足以连顽石都烧成渣滓!以之攻城,阖城尽成焦炭,人畜化作飞灰,暴虐残酷之处,闻所未闻也!蛮夷虽非吾族人,然生于天地之间,岂同畜生一般相待?便是畜生,亦不忍以此等酷烈之手段加身也!陛下乃天下共主,被世人尊为‘天可汗’,亦当怀柔异族,播洒仁爱,如此方能够千秋万代!恳请陛下降旨,不准水师再制造此等有干天和、惨绝人寰之武器,则生灵感念、天下称颂!”

        说着,两只眼睛居然挤出几滴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