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七十一章 道观幽会

第八百七十一章 道观幽会

    激动过后,崔敦礼歉然道:“只是如此以来,越国公您就要多多费心部务了。”

    如今房俊乃是兵部尚书,兵部天然的一把手,只不过房俊此人并不贪恋权势,很愿意将权力下放,于是身为左侍郎的崔敦礼便承担了更多更重要的任务,几乎所有重要部务都要他处置。

    崔敦礼出使吐谷浑,更多的部务就只能房俊来处理,右侍郎郭福善一团和气,人缘极佳,但是能力就要欠缺不少。

    房俊却笑道:“你应当感谢殿下才对。”

    李治一愣,忙道:“不行不行,本王才疏学浅,如何能够处置担起这样的重担?还需越国公多多操劳才行。”

    他坐镇兵部,头上顶着“检校”两个字,就算是身负监察大权,对于兵部所有事务都有过问之权力,却绝对不代表他愿意将这些部务都揽在手中。

    他如今算是看得清清楚楚,兵部上下早已被房俊经营得犹如铁板一块,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贯彻房俊之意志,就算他这个晋王殿下有朝一日成为真正的兵部尚书,照样的被架空了。

    眼下东征正酣,兵部负责大军所有的后勤补给、辎重调度,可谓重任在身,稍有疏忽便是弥天大罪。

    这等情形之下,已经不仅仅是“做多错多”的问题,而是只要房俊想要让他犯错,他就一定会犯错……

    他只需坐镇兵部就好,身负监察之责,兵部有了错误不干他事,有了功劳却怎么也跑不了他这一份。

    脑袋坏掉了才会在这个时候将兵部大权揽在身上……

    李治这一副小白兔见到大灰狼好怕怕的模样,让房俊登时无语。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搞得好像咱是个专门坑害纯洁少年的坏蛋一样……

    叮嘱崔敦礼道:“将手头的事务都安排妥当,大抵也就这一两天便要成行,家中也要安排。”

    “喏!卑职这就去办。”

    崔敦礼兴冲冲的走出去。

    出使吐谷浑,的确是危机与机遇并重,即便不能完成任务,只要能够保持大唐官员的风骨,便是大功一件。将来叙功的时候,自己这个左侍郎必定要擢升,六部尚书或许还有些欠缺,但是九寺寺卿却并非不能畅想一下。

    那可就妥妥的朝廷重臣,而一般情况下自己想要升到那个位置,最起码还要苦熬十年的资历……

    看着崔敦礼走出去,房俊喝了口茶水,回头对李治说道:“殿下不识好人心,您不是一直谋求兵部么?如今微臣愿意让贤,将兵部事务相托付,您却又一副吃亏上当的心思,实在是让微臣寒心。”

    李治冷笑一声,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越国公您老谋深算、手段狠辣,本王敬佩不已、甘拜下风,可不敢试图染指兵部事务,谁知道会不会有个大坑在等着本王呢?哼哼,眼下父皇不在长安,本王若再次掉进坑里,非但没人拉本王一把,反而多得是落井下石之辈。”

    他自诩聪慧,却从来未在房俊手里讨到好处,反而一再被坑,这个时候自然“少做少错,不做不错”,才不会傻乎乎的见到点好处就扑上去,不然怎么被坑死的都不知道。

    他对房俊这条太子的“鹰犬”实在是太过忌惮,时时刻刻心存警惕……

    房俊哈哈大笑:“殿下不仅过于谨慎,也实在小看了微臣的人品。微臣固然算不得老实人,却也从不会主动谋算人,这朝中各个勾心斗角,恨不得将对手统统打倒,与他们相比,微臣简直纯洁得白莲花一般,堪称人畜无害。”

    李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人畜无害?呵呵。

    房俊将茶水喝完,问道:“微臣去城外吃斋菜,殿下可愿同往?”

    李治顿时感兴趣:“那可当真不错,今日小雨,万物丰润,吃一顿斋菜喝一壶黄酒,的确是人生乐事啊!”

    李氏皇族“佛道不禁”,既能在净室当中修心性,亦能在道观之中求长生,几乎各个喜欢吃斋菜。

    见到房俊起身,李治也站起来,将桌案上的文牍整理一下,随口问道:“去何处吃?”

    房俊道:“终南山中松风观。”

    “呃……”

    李治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蹙眉道:“本王忽然记起王府之中还有一些事务尚未处置,这次就算了吧,下次本王寻个地方,约上姐夫一起。”

    松风观那可是长乐姐姐修道的地方,这厮明目张胆的跑过去与长乐姐姐幽会,本王跑过去作甚?

    怕不是斋菜尚未吃到,便得被长乐姐姐给撵出来!

    父皇不在长安,这两人是越来越恣无忌惮了,居然毫不避讳……

    当然,李治并非是那等道德君子,长乐公主和离之后尚未婚配,与房俊这厮两情相悦,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妥。人嘛,总得追求一下自己向往的快乐不是?正所谓“有花堪折直需折”,管他什么道德礼法!

    人之一生若不能快意恩仇,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又何必殚精竭虑力争上游,这等权力富贵又有何用?

    房俊笑道:“那就下次?”

    李治颔首道:“下次,下次!”

    “那微臣暂且告退了。”

    “嗯,本王也该下值了,越国公先行一步。”

    ……

    出了兵部衙门,小雨已经渐渐演变成滂沱之势,街巷上积水流淌,所幸皇城之内排水设施良好,否则要引发内涝。

    房俊在门厅处穿上蓑衣,戴好斗笠,出门骑上战马,在亲兵部曲簇拥之下出了朱雀门沿着长街一直向南,出了明德门,顺着官道直入终南山地界。雨中的终南山静谧幽美,鸟雀不见,山岭上的树木花草被雨水冲刷得鲜翠欲滴,策马疾驰在幽林之间的小路上,颇有几分诗情画意。

    到了松风观门口,早有身穿道袍的宫女闻听到马蹄声候在那里,等房俊翻身下马,便上前伺候着结果蓑衣斗笠,迎他进了山门。

    一切出乎自然,就好似迎接自家主人回家一般,无人感到生疏……

    丹房之内,长乐公主一身道袍,身姿纤细窈窕,正跪坐在茶几前,身边一个红泥小炉炭火正燃,炉子上的银质水壶“咕嘟咕嘟”的冒着白气,听到身后脚步声响,扭头见到正是房俊迈步进来,莞尔一笑,柔声道:“泉水正开,先喝一壶茶,斋菜要等一下才好。”

    房俊笑道:“正好口渴,喝杯热茶驱驱湿气。”

    便走上前,跪坐在长乐公主对面。

    长乐公主浅浅一笑,素手清洗茶具,而后用竹匙在陶罐中取了茶叶放在茶壶中,再提起水壶将烧开的泉水注入茶壶,洗茶、泡茶、沏茶,整个动作赏心悦目。

    容颜精致,眉眼如画,一头青丝绾成发髻用一根玉簪固定,露出修长雪腻的脖颈,身姿窈窕,一袭道袍穿在身上尽显纤秀玲珑,比最为华美的宫装更显得韵味十足,淡淡的女子风韵流泻。

    被房俊灼灼的目光盯得有些羞囧,长乐公主美眸嗔恼的瞪了房俊一眼,抿着嘴唇,轻斥道:“喝茶吧!看什么看?登徒子!”

    说完,自己忍不住掩唇一笑。

    “登徒子”这个称呼,还是当年高阳公主初遇房俊的时候给的评语呢,这令她又响起至今依旧在长安贵妇少女之间流传的那个梗,什么“从此刻开始,你只许对我一个人好;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情,你都要做到”,什么“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是真心。不许骗我、骂我,要关心我;别人欺负我时,你要在第一时刻出来帮我……”

    简直令人捧腹,一个昂藏男儿,怎能说出那般厚颜无耻的话语?

    这个男人似乎与当世的男子尽皆不同,似乎只要见到他,心里便会无限安稳。此间乃是自己修行之所,然而眼下却成了两人幽会的场所,哪里还有半分心思去修仙问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