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874章 雨夜密谋

第874章 雨夜密谋

    “你放手!”

    长乐公主低声喝叱,素手被一直温暖宽厚的大手紧紧握住,就好似心尖儿被攥住了一般,浑身猛地一颤。

    她着实没料到房俊居然胆大至此……

    房俊哪里会放手?将那只纤细柔软的玉手握在手心,轻声道:“殿下心中有我,又何必这般抗拒?”

    言罢,非但不放手,反而起身来到长乐公主身侧,手臂一伸,便揽住了柳枝一般柔软的腰肢……

    “啊!”长乐公主惊叫一声,浑身好似着了火一般,另一只手使劲儿推着房俊的胸膛,抬头正好四目相对,明显感受到对方眼中那灼灼的目光似欲将她一口吞下一般,心中愈发惊惶。

    外头的侍女听到异常,没敢进来,在门外问道:“殿下?”

    房俊扬声道:“没事!”

    外头没听到长乐公主的召唤,自然不会进来。

    长乐公主感受到近在咫尺的灼热呼吸,娇躯已经僵住,没有大声斥责,只是哀求道:“你莫要这般,岂是将我当成那等水性杨花的女子,可以任意轻薄,予取予求不成?”

    房俊低头看着眼前星眸迷离的美人,压抑着那种就地摁倒剑及履及的冲动,轻声道:“若是殿下不愿,微臣岂敢亵渎?只等殿下心甘情愿之日,微臣方才得偿所愿。”

    两世为人,他对于女人的追求早已过了那种低劣的占有,而是更向往精神层面的交融。

    对于心仪之女子,那种若即若离、牵肠挂肚的感觉更为美好。

    “嗯。”

    似乎是感受到强烈的压迫感在逐渐消失,长乐公主轻轻吁出口气,没有再奋力挣扎,而是任由男人健硕的手臂揽着自己的腰肢,红着脸儿,微微侧身,依偎在男人胸口。

    仅仅是这样的相拥,便令她感觉到似乎船儿停驻在港湾,无比安心。

    天生万物,阴阳相济,再是坚强的女子,也需要男人的抚慰与拥抱……

    ……

    从道观出来,天色已然阴沉沉笼罩四野。

    抬头望天,风疏雨骤。

    清冷的空气扑面而来,房俊轻轻吐出口气,只觉得精神振奋、心舒神畅,左右亲兵递来蓑衣斗笠,服侍他穿戴整齐,又牵过来战马翻身而上,下令道:“走吧,回城!”

    亲兵部曲纷纷上马,前后左右将他簇拥在中间,沿着山路向着山下行去。

    同一时间,龙首原北渭水之畔,还是那间河畔茅舍,荆王李元景与柴哲威在此相会。

    柴哲威有些不满,满桌子珍馐佳肴也提不起半点兴趣,提杯饮了一口美酒,抱怨道:“眼下长安城中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微臣,王爷却还要将微臣叫出来,若是被人看到,必生变故。您该不会真以为太子殿下不敢杀了微臣吧?”

    自从“火烧账房”之后,他虽然侥幸逃过一劫,却也知道自己成为太子一系的眼中钉、肉中刺,行事愈发小心谨慎,平素连家都不会,就只是待在军营当中,以免被人抓到把柄。

    太子固然仁厚,可他身边无论是房俊、李道宗,亦或是马周等人,哪一个不是杀伐决断、心狠手辣之辈?

    统兵大将与宗室亲王私下相会,一旦被人得知,根本辩无可辩。

    难道告诉别人只是花前月下、惺惺相惜?

    傻子都不信……

    李元景听着柴哲威的抱怨,却是不以为意,笑道:“谯国公莫要太过谨慎,如今关中兵力空虚,就算他们想要对你不利,也得顾忌动了你之后整个左屯卫震荡的后果。兵权在手,谯国公又有何惧?”

    柴哲威没好气道:“说得轻巧!太子若是一道诏令将微臣叫去东宫,然后伏下甲兵将微臣就地格杀,难道王爷以为微臣麾下那些个将校兵卒就肯为了报仇发动叛乱?太子大义在身,有监国之权,生杀予夺无所不从,微臣不敢去挑衅太子之威仪。”

    虽然上次危机乃是依靠李元景发动宗室给他解了围,自己也的确感恩,愿意多多靠向李元景一边,却不代表自己就可以任凭李元景指使。

    他心里清楚李元景野心勃勃到底想要干什么……

    “呵呵,”

    李元景小了一声,略微压低声音,问道:“你可知今日早晨,有战报送抵长安?”

    柴哲威一愣,道:“是辽东战事?”

    他这些时日窝在左屯卫军营哪儿也不去,为了避嫌甚至不去打探朝中任何情况,唯恐太子一系寻个借口又来拾掇他。

    李元景喝了一口酒,有些眉飞色舞道:“不是辽东,而是吐谷浑!”

    柴哲威大吃一惊,忙问道:“吐谷浑起兵反叛了?”

    一直以来,吐谷浑横亘在陇西一带,虽然内附大唐,朝廷却始终未曾真正腾出手来予以肃清,其内部看似安稳,终究是个心腹大患。其地处于关中前往西域的交通要道,一旦反叛,势必会影响长安对西域的掌控。

    李元景摇头道:“尚未反叛,只不过吐谷浑王伏顺连续接触吐蕃、突厥使者,又召集各部聚于牙账之内,其心已经昭然若揭。朝中定下策略,以兵部左侍郎崔敦礼出使吐谷浑,希望能够陈明厉害、晓以大义,劝阻伏顺迷途知返,不过以本王看来,未必有什么效果。当年吐谷浑王伏允被李靖、李绩等人击败,自缢身亡,余部这才无奈投降,如今关中兵力空虚,伏顺自然视为天赐良机,只需起兵反唐,进可直接攻打关中危及帝国中枢,退可一直向北遁入北疆,重新恢复他一国之王的权力,焉能甘心成为内附之臣,唯唯诺诺?”

    以他估计,吐谷浑必反无疑!

    柴哲威面容凝重:“若果真如此,则关中危矣!吐谷浑一旦反叛,无论真正的意图是否北上脱离大唐之控制,都会先象征性的攻打一下关中,震慑朝廷!而其背后必定有人支持,否则伏顺那样贪生怕死的性格,哪敢反叛?不管是突厥人亦或是吐蕃人,势必会趁势尾随,对关中狂攻!西域只有安西军镇守,不可能封锁所有的要道,突厥人在吐谷浑的帮助下突破玉门关并不难;吐蕃坐拥高原,可直下兰、凉、甘、肃等数州,占据河西走廊,不仅能够截断关中通往西域之路,更可以顺势配合吐谷浑攻打关中!若吐谷浑攻打关中只是为了震慑京畿,使得长安守军不敢肆无忌惮的追杀,则无论突厥人亦或是吐蕃人前来,那可就是一场实打实的硬仗!”

    突厥、吐蕃想要与大唐争霸的心思不知道已经藏了多少年,只不过一直以来大唐内部政局稳定税赋充盈,对外战略正确并无疏漏,不禁将东突厥覆灭,打得余部不得不向西逃遁,就连吐蕃也没讨得半点便宜。

    一旦这两股势力因为吐谷浑反叛使得大唐失去对河西走廊控制之机,从而发兵倾巢来攻,岂能善罢甘休?

    说不好,关中沃野就要遭受大唐立国只来第一次荼毒,届时尸骸遍野、生灵涂炭。

    甚至于,长安也不是没有就此陷落的可能啊……

    那可就天下大乱了!

    李元景却丝毫没有担忧之心,反而兴致勃勃,给柴哲威斟酒,然后笑道:“若是那样,咱们的机会可就来了!”

    柴哲威无语,叹气道:“王爷也太宽心了吧?无论突厥人亦或是吐蕃人,眼下固然都不是大唐的对手,可关中兵力极度空虚,对方又裹挟着吐谷浑,兵力强横。一旦强攻关中,鹿死谁手尤未可知!一旦长安失陷,吾辈皆成帝国之罪人矣!”

    他有些恼火。

    争权夺利可以,图谋皇位也不是不行,可总不能将帝国之存亡、关中数百万百姓的性命弃之不顾吧?

    无论如何,都底有一条底线存在才行,这般利欲熏心,又岂能同谋大事?

    他心里首次对李元景产生失望,合作的心思也开始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