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892章 战略会议

第892章 战略会议

        天色已经黑透,先期赶来的十余万大军才在衍水西安扎下营寨,与东岸的左武卫相互依托,互为犄角,进可攻退可守,营帐连绵数十里,旌旗招展,遮天蔽日。

        中军帐里,树根蜡烛燃起,亮如白昼。

        李二陛下站在墙壁一侧的巨大舆图面前,看着图上详细的标注、细致的线条,即便是安市城附近的山岭河流、村庄集镇都清清楚楚,每一条道路、每一处街巷,就仿佛此刻人在半空俯瞰这一片区域,无所遗漏。

        自从进入兵部称为左侍郎的时候开始,房俊便大力推行舆图之测绘,甚至为此培养了大量精于测量、计算、绘制的人才,利用军中细作、国中商贾等等各种渠道将这些人送到高句丽各个地方,花费无数钱粮只为眼前这些舆图。

        回过头,再看看随行的兵部官员制作的简易沙盘,心中愈发感慨。沙盘这东西古已有之,秦在部署灭六国时,秦始皇亲自堆制研究各国地理形势,在李斯的辅佐下,派大将王翦进行统一六国之战争。

        据说,秦始皇在修建陵墓时,更是在自己的陵墓中堆建了一个大型的地形模型,模型中不仅砌有高山、丘陵、城池等,而且还用水银模拟江河、大海,用机械装置使水银流动循环,极尽精巧。

        汉建武年间,光武帝征伐天水、武都一带地方豪强隗嚣时,大将马援“聚米为山谷,指画形势”,使光武帝顿有“虏在吾目中矣”的感觉。

        然而历史上那些沙盘,哪一个比得了眼前这种?

        不仅山川地形都是通过测量之后以一定之比例缩小,甚至就连山峰之高度、河水之深度、地形地势高低之变化都精确无比,站在这里,安市城方圆百里之内尽在眼前。

        身为主帅,统御千军万马,最是能够从这种沙盘当中体会到那种“指点江山”的惬意、舒畅。

        满朝文武都想压制房俊,甚至将最强悍的水是排斥于整个东征作战计划之外,然而无论是数十万大军的辎重、粮秣调派,亦或是眼前这种舆图、沙盘,哪一项不是房俊的功劳?

        这等功勋若当真论功行赏,又会低于哪个?

        当年自己夸赞房俊一句“宰辅之才”,还真是有眼光啊……

        心底感慨一番,他抬头环视众人,看着程咬金道:“卢国公将安市城的情况给大伙讲讲吧。”

        言罢,回到座位上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阖上双目养神。

        前些时日在熊岳城泡温泉很是舒爽,但是两个高句丽美人让他透支得有些严重,甚至不得不依靠药物顶上。然而快乐过后,自然便是极其严重的虚弱,好似整个人都给掏空一般,不仅四肢无力身体酸软,就连精神亦是恹恹。

        心里暗暗打定主意,药丸固然有效,可往后定要有所节制。

        可随即又想到此番御驾亲征,不仅跋涉万里随军出征对于身体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排兵布阵运筹谋划更是需要耗费无尽的精力,若是没有那些药丸顶一顶,自己是否熬得住?

        罢了,东征乃是重中之重,不仅攸关自己毕生之名望,更影响身后之美誉,便再依靠药物顶一顶,待到得胜还朝之后,再将朝政托付于太子,自己在太极宫中好生休息调养,想必能够将耗损的元气补充回来……

        程咬金站在沙盘前,肃容道:“安市城内已经集结了超过二十万高句丽军队,皆是高句丽之精锐军队,其中骑兵不少于两万,可以说,高句丽国内一半的精锐力量都在这里。”

        伸出手指,在打雀谷的地方比划了一下,说道:“先前薛将军于此处重创高句丽之援军,但是并未封锁这里,所以一旦安市城之战开打,平穰城必定还要增兵支援,毕竟平穰城依旧有数十万军队拱卫,故而打雀谷必须死死的封堵,否则战事开打,忽然有一支精锐敌军出现在后方,难免腹背受敌。”

        李绩面容严肃,颔首道:“之前对于高句丽的了解还是少了一些,一直将其看作如突厥、薛延陀那样的游牧之国。然而进了高句丽国境,方才知晓其幅员之辽阔,人口之繁盛。一场大战可动用超过五十万军队,天下除去吾大唐之外,怕是也只有高句丽了。”

        如今的高句丽虽然多以农耕为生,但是其游牧民族的特质却并未抛弃,民风剽悍、勇猛善战,战事开启,立刻全民皆兵,老幼妇孺尽皆上阵杀敌,兼且国境之内山岭连绵、河流密布,想要将其征服,难度实在太大。

        否则以大隋当年之强盛,何至于三度征伐尽皆铩羽而归,徒使数十万将士埋骨辽东,中原哭声一片?

        不轻敌,这是但凡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之道不能犯的错误。

        然而在东征开始之前,朝野上下却甚少有人真正认识到高句丽的强盛底蕴,都乐观的认为大唐雄师天下无敌,一旦开战,便必然是摧枯拉朽直捣龙庭,一场大胜指日可待。

        也仅有房俊等寥寥数人一再强调要详细谋划,不可兵将骄纵,却被淹没在一片沸腾喧嚣的慷慨激昂之中,差一点背负一个畏战不前、夸大其词的罪名……

        尉迟恭一张黑脸放着油光,粗着嗓子道:“高句丽的确强盛,然而此刻大军深入其境,不可使兵卒产生畏战之情绪,所以吾等在此小心谨慎的布置战略即可,对外还是要宣称大唐之强大非是高句丽可以抵御,以便稳定军心。”

        李绩颔首道:“正当如此。”

        闭目养神的李二陛下忽然响起,房俊那厮好像曾说过一句话: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诚哉斯言,大道至简。

        众人围着沙盘,一会儿低头讨论战术,一会儿又抬头看看舆图,商量着如何截断敌军之来援,如何围住城池展开强攻,如何埋设火药炸毁城墙,如何杀入城中剿灭敌军……

        议论纷纷,各抒己见。

        薛万彻则与阿史那思摩站在角落里,并不参与商议战术之制定,两个大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时不时露出萎缩的笑容,旋即又赶紧敛去,唯恐被旁人看到……

        李二陛下一睁眼,便见到这一幅情形,略微蹙了下眉头,旋即又舒展开来。

        薛万彻勇猛无俦,最擅长打硬仗,不过计谋缺乏了一些,很容易冲动误事,所以他打仗要么大胜,要么大败,缺少稳定性,对于军队的掌控更是远远不如其余当朝名将,他在军中做的那些个混帐事,李二陛下岂能不知晓?

        原本是想要来到安市城之后敲打他一番的,毕竟军法无情,一个将军带头祸乱军纪,必定影响军心士气。

        然而现在看到薛万彻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他又改了主意。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反过来说,从来没有过错的人,要么是当世圣贤,要么就是别有图谋。自己的确对薛万彻甚是器重,包括阿史那思摩也给于了极大的信任,然而说到底,这两个一个是当年隐太子的心腹,曾一度扬言要攻陷秦王府,让他李二的妻妾子孙给隐太子陪葬。另一个则是突厥贵族,身上流着突厥的血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平常时候这两人或许恭顺忠诚,然而一旦局势有变,他们会何去何从,就不得不让人思量一番了……

        尤其是薛万彻这数月来担任大军之先锋,一路攻城拔寨战无不胜,这般态势继续下去,等到东征结束,自己该当如何封赏?

        难不成还要敕封一个国公?

        那是绝对不行的。

        到了国公这等爵位,已经不仅仅是讲究能力和功劳,更重要的是政治面貌。比如房俊,人家根正苗红,父子两代有大功于国,更是他李二陛下最为坚定的拥护者,是他统治这个帝国的根基所在,这一点薛万彻比不了。

        既然犯下一些错误,那么等到时候将功抵过,却也并不影响自己赏罚分明的作风……

        李二陛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笑问道:“诸位爱卿商议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