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893章 红事?白事?

第893章 红事?白事?

        众人闻言停止讨论,李绩躬身道:“陛下明鉴,此战干系重大,定要商讨出一套战略全无破绽才行,非一时片刻能够谋算周全。”

        李二陛下颔首。

        安市城作为高句丽在辽东的第一重镇,屯集重兵,几乎可以看作高句丽在整个辽东最后的统治。一旦攻陷安市城,高句丽在辽东的势力将会被连根拔除,大军挥师南下越过鸭绿水,便可直抵平穰城下。

        届时,就算平穰城再是固若金汤,唐军只需围而不攻,高句丽也是必败无疑。

        所以,安市城之战便是整个东征的节点,不容有失,再是谨慎小心亦不为过。再者,唐军主力四十万攻伐建安城,得胜之后需要就地得到水师的补给,如今自己只是带来十余万将士,尚有三分之二正在接受补给。眼下或许可以进行小规模的袭扰战,打乱安市城守军的士气,截断其支援补给,但是发动总攻,肯定要等其余大军尽皆抵达之后。

        六十万大军厉兵秣马多年,自然是要倾尽全力奋力一击,不给安市城守军一丝半点的机会。

        此战,宁可慢一些,也绝对不能犯错。

        “诸位爱卿皆是久历战阵之人,当也明白稳扎稳打的道理。总攻自然可以等待大军全部抵达之后,发动雷霆一击,一举击溃安市城之守军。然而这时候,亦要阻断敌军北上之路,万不可任由其对安市城进行兵员、粮秣、辎重各方面的支援,否则必然振奋其士气。”

        安市城如今已是孤城一座,东、北、西三面皆备唐军包围,唯剩下南边打雀谷方向一条通道。眼下稳扎稳打,是为了围困安市城,毕其功于一役,以免发生鏖战的情况,一旦安市城守军能够源源不断得到平穰城的支援,困兽犹斗,对于唐军快速挺进的战略大大不利。

        李绩看着沙盘,沉声道:“陛下可令程名振所部负责扼守打雀谷,截断敌军来援之路。”

        程名振当即站出,大声道:“末将愿领军令!定然固守打雀谷,不让敌军一兵一卒突破防御支援安市城,若未能完成命令,甘愿受罚!”

        一旁的周道务面色阴沉,欲言又止。

        战场亦如朝堂,派系之间的争斗绝无停止。整个安市城之战,可以预见的是数十万大军围城狂攻,敌城风雨飘摇,胜局已定,就算是第一个破城而入者,也未必有太大的军功。

        而独领一军扼守打雀谷,即阻断平穰城的支援路线,又截断安市城守军逃跑之路,可看作最大的一个功劳。

        如今军中皆是太子一系之将领,李绩更是明确表态支持太子,眼下将这样一桩功劳拱手送给程名振这个太子一系的大将,自然是情理之中。

        自己就算要争,怕是也争不过……

        周道务抬眼看了看一旁束手而立、默然无语的长孙无忌,心头不禁涌起一股浓浓的危机感。

        但看军中之形势,太子一系已然结成一派,晋王凭什么去争?

        而没有军队之支持,还从未听闻能够在争储中后来居上,获得成功……

        李二陛下也瞅了长孙无忌一眼,心里不知想些什么,沉吟少顷,这才颔首道:“如此,阻断打雀谷之重任便交给程将军,还望将军谨慎行事,勿要影响东征大局。”

        程名振躬身道:“末将遵旨!陛下信任,末将必定以死报效,只要此身尚在,定教蛮胡一兵一卒亦出不得打雀谷!”

        李二陛下大笑道:“汝乃上将军,坐镇中军、指挥大军,何谈效死?若是汝亦阵亡军中,朕御驾亲征岂非成了一个大笑话?任凭敌军如何顽抗,天兵所至,必然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众将顿时情绪激昂,大声道:“天兵所至,战无不胜!”

        帐外来往行走的兵卒忽然听到中军帐内传出的喊声,登时一个个大了鸡血一般振奋异常。陛下以及诸位将军都这般士气高扬,那就代表着这场战争的胜利就在不远的未来。

        无数的兵卒开始跟着振臂欢呼:“天兵所至,战无不胜!”

        渐渐的,整个军营都在高呼附和。

        “天兵所至,战无不胜!”

        “战无不胜!”

        一声声霸气绝伦的呐喊声冲霄汉,震荡四野。

        *****

        夜幕低垂,笼罩四野。

        亲兵提着灯笼,长孙无忌负手跟随在后,回到自己的营帐。

        帐内亲兵早就备好了温水,服侍他洗净手脸,又端来还算丰盛的菜肴,放在营帐中间桌案上。

        整整奔波了数日,终于抵达安市城,大战之前难得的安宁,领长孙无忌疲惫的身心得到舒缓,吐出口气,坐在桌案一旁,拿起筷子准备用膳。

        外头忽然有亲兵进来禀告:“家主,有吾家之信使,自长安而来,说是有四郎的信笺送达。”

        “哦?”

        长孙无忌心里一跳,赶紧放下筷子,道:“速速叫进来!”

        “喏!”

        看着卫兵转身出去,长孙无忌拿起一旁的茶盏,到了一杯温茶水,一口气喝了大半杯。

        长孙濬的任务已经完成,却遭遇勒索,这令他极为担心。在长孙澹、长孙涣相继死去,长孙冲流亡天下之后,长孙濬便是长孙家族实际上的嫡长子,注定要继承家主之位。

        而长孙无忌也对这个儿子报以厚望,所以即便是三千两黄金这样的巨资,他也宁肯变卖一些祖产凑出来,只希望能够将儿子赎回来。

        且不说一旦长孙濬出现意外,就意味着自己必须在那些个不成器的儿子当中“拔大个”,将家族未来交付那几个愚笨之辈,单单只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悲伤,那就已经承受不了。

        老年丧子,这是人世间最最悲惨之事,而这种痛入骨髓的滋味他已经品尝过两次,岂能愿意在此品尝?

        好在长孙淹虽然天分不足,但是性格老实,办事素来稳妥,又有足额的黄金,更随时都可以通过家族关系去安西军中寻找支援,他并不认为这件事会出现什么意外。

        之所以一直担心,更多还是因为大马士革那边,唯恐另生变故。

        事到如今,破局之关键,已经全部都在大马士革……

        未几,帐外有风尘仆仆的家丁快步走进大帐,见到坐在帐中的长孙无忌,上前两步,“噗通”跪地,大哭一声:“家主,三郎没啦!”

        闻言,素来城府深沉的长孙无忌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深吸一口气,勉励维持镇定,哑着嗓子喝问道:“胡说什么呢?到底怎么回事?”

        那家丁赶紧从怀中逃出长孙淹写给长孙无忌的信笺,双手奉上。

        长孙无忌面色难堪至极,伸手接过,用桌案上的小刀去撬开封口的火漆,但是两只手颤抖不止,居然撬不开……

        还是一旁的亲兵见状,赶紧上前接过信笺和小刀,撬开封口,取出信笺,交给长孙无忌。

        捧着信笺,长孙无忌一目十行,只是见到信中说到长孙濬已经被大食人“撕票”,他自己请求军中关中子弟带兵救援未果,只能救出长孙濬尸体之时,顿时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

        “家主!”

        身边亲兵各个骇然,一拥而上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搀扶住。

        长孙无忌急怒攻心,一口血吐出来,反倒清醒许多,见到有亲兵正欲奔出帐外去寻随军太医前来给他医治,赶紧喝止:“都回来!”

        长孙濬死在西域,更是死于大食人之手,这件事一旦传扬开来,自己如何解释?尤其是一旦不久之后阿拉伯军队攻略西域,有心人必定会将两件事连接起来,长孙家想要洗脱都不可能。

        “老夫没事,都稳住了!”

        然而未等他继续看信,又有亲兵从外头进来,禀报道:“大郎遣人送来书信……”

        等到来人进了大帐,将长孙冲的书信交给长孙无忌过目,长孙无忌一颗心简直快要裂成两瓣儿……

        这个逆子,居然想要入赘渊氏一族?

        堂堂长孙家的子弟,即便流亡天涯那也是浊世翩翩少年郎,何以沦落至要成为别人家的赘婿?

        简直就是不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