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九十四章 前路迷茫

第八百九十四章 前路迷茫

        一个儿子为了家族惨死西域,尸骨无存,只剩下一捧骨灰带回家;另一个儿子谋反作乱,差点将家族数百年福泽一朝掘断,流亡天下有家不得归,自己为了他殚精竭虑尽力谋划,如今他却要入赘异族……

        赘婿是什么?

        春秋时齐国有风俗,家中的长女不能出嫁,要在家里主持祭祀,否则不利于家运。这些在家主持祭祀的长女,被称作“巫儿”,巫儿要结婚,只好招婿入门,于是就有了“赘婿”。

        以女之父母为父母,所生子女从母姓,承嗣母方宗祧。

        秦汉时,贫民质子于富家,过期不能赎身,遂被招赘,因就婚于主家之女,称“赘婿”。地位低下,为服役戍边对象之一,极为低贱,即便是贫穷的百姓、戍边的刑徒,也看不起这种人。

        身为男儿,断绝自家之血脉宗祧,世人鄙之。

        女之夫也,比于子,如人疣赘,是余剩之物也……

        谁能想到,堂堂长孙家的长子嫡孙,居然有朝一日要成为异族人之赘婿?即便流亡天涯、颠沛流离,但身体里依旧流淌着长孙家的血脉,岂可自甘断绝,从此认胡为父?

        这简直比长孙濬惨烈死去更加令长孙无忌痛心疾首!

        别说什么权益之计,更别说什么卧薪尝胆,长孙无忌已经算是一个城府深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可依旧无法接受长孙冲这样的选择。

        一旦成为渊氏一族的赘婿,将来就算能够得到李二陛下的特赦回到长安,却还有何面目见人?

        长孙无忌宁愿长孙冲此刻便即死去,亦不愿他成为长孙家的耻辱!

        当即强忍着长孙濬之死带来的悲痛,对身边亲兵道:“给老夫研墨!”

        “喏!”

        亲兵赶紧取来笔墨纸砚,一个人研墨,另一个人则换上一根粗一些的蜡烛点燃,帐内瞬间明亮起来。

        另有亲兵从箱笼里取出一根粗壮的山参,用刀子切下薄薄的几片,拿着去了不远处的伙房煮汤……

        长孙无忌使劲儿掐了掐自己的眉心,提振精神,略作沉思,这才执笔挥毫,给长孙冲写了一封回信。

        然后吹干墨渍,将信笺装入一个信封之中,让人取来自己的印信,先将融化的火漆滴在信封的封口,然后用印信盖上去,略作冷却之后取下,便形成一个有着独特秘印的图案。

        将信封交给送信来的家丁,叮嘱道:“即刻返回平穰城,将信笺交到大郎手中。如今大军围城,各处道路也都有人把守,切勿被兵卒们捉了去搜出这封信,去吧。”

        “喏!”

        家丁将信封放入怀中,立即起身告退,返回平穰城。

        家丁走后,身边亲兵见到长孙无忌面色惨败,颓废萎靡,担忧道:“家主先躺下缓一缓,稍后喝一些参汤补一补。”

        长孙无忌没言语,半阖着眼皮,起身颤巍巍来到床榻旁,和衣躺下。

        他这一生历经风雨,阅历比旁人何止丰富十倍?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政治上的浮沉起落,他都看过、经过太多太多。纵然白发人送黑发人乃是人间最最悲惨之事,然而当悲伤略为减弱一些,心头代之而起的便是对于家族的担忧。

        长孙濬之死,究竟与大食人有什么样的关系?

        大马士革的穆阿维叶,会否因为这样的变故,便打消了攻略西域的心思?

        果真西域如自己所想那般风起云涌,位于高原之上秣马厉兵的吐蕃会不会趁时而动?

        如果吐蕃意欲侵占松州、陇右等地,甚至翻越祁连山截断河西走廊,那些个内附于大唐的吐谷浑、突厥、薛延陀等族,是否纷纷起兵,反抗大唐的统治?

        ……

        任何一个可能,都会导致极大的变数。他身在辽东,便是诸葛复生、孙武再世,也没人能够预料到局势终究会走向哪一步。

        不禁暗暗后悔,当初若是能够沉住气,大抵便不会被李二陛下带在身边赶赴辽东。如果眼下能够坐镇长安,不仅可以将各方之反应尽收眼底,及时的做出判断与应对,更可能长孙濬之死也不会发生……

        迷迷糊糊之间,亲兵端来温热的参汤。

        长孙无忌知道自己身体一贯不错,刚才吐了一口血实是急怒攻心所至,可毕竟上了年岁,万一不慎伤及根元,那可就万事皆休。

        到了他这般地位,对于人生之领悟早已臻达一个极高的层次,生死早已视作等闲,反倒是家族兴衰、身后之名难以堪破。

        若是没有一副健康的体魄,如何在未来汹涌澎拜的朝政之中为家族牟利,为子孙立身?

        挣扎着坐起,将满满一碗参汤喝下去,胸腹之中温润荡漾,甚为舒适。

        喝过参汤,他靠在床榻上,听着外头传来的衍水奔腾流淌的声音,原本那一点困意早已不翼而飞。

        心中难免又升起悲伤。

        想他长孙无忌一代人杰,协助李二陛下打下这一片宏图伟业,何至于到了老年却子嗣凋零,儿孙一一遭难?

        果然人生机遇叵测难寻,悲喜得失之间,全凭天意……

        *****

        平穰城。

        小雨淅淅沥沥,将这座城池的浮躁与慌乱暂时压了下去,雨水之中杨柳青青、花树繁盛,平日里争先恐后逃难出城的人们也不再拥挤于南城门之前,喧嚣归于沉寂,难得的静谧一片。

        长孙冲跪坐在房间之中,看着父亲交给自己的信笺,一双眉毛越蹙越紧。

        三弟居然死在西域?

        字里行间,他都能够感受父亲那种浓浓的悲伤,以及对于自己即将入赘渊氏一族所表现出来的愤怒。

        叹息一声,将信笺塞回信封,放在桌案之上,到了一杯茶水满满喝着,抬头看着敞开的窗户外淅淅沥沥的雨水。

        空气湿凉,心乱如麻。

        信中并未言及长孙濬前往西域所为何事,但是以长孙冲对于家人的了解,若非重要之事,父亲怎会将家主之位的继承人派往西域,而素来养尊处优的长孙濬,又岂愿意跋涉万里,前往大马士革?

        父亲必然对西域有所谋划。

        对比眼下之局势,大唐最精锐的军队几乎尽在辽东,关中空虚,安西军孤悬西域,稍有变故便会危及长安,那么父亲到底谋划什么似乎也昭然若揭。

        真真是被逼到了山穷水尽之地步啊,否则一贯城府深沉、谋算深远的父亲,何至于走这样一步极有可能使得整个长孙家万劫不复的险棋……

        至于信中怒骂自己忘祖弃宗、自甘堕落之言,更是令他郁闷不已。

        自己想要重返长安,就必须要有过硬的功勋才行,区区一份平穰城的布防图显然不足以使得李二陛下对一个反贼颁布特赦令。就算李二陛下愿意,朝中那些个御史言官、太子一系,也势必从中阻挠。

        什么样的功勋才是实打实的?

        等到唐军兵临平穰城下,打开城门引领大军进城定鼎胜局,这样的功勋才行……

        而想要达到这样的功勋,就必须要得到渊盖苏文的完全信任。

        父亲怎就不能理解我一些呢……

        身后脚步声响,长孙冲回首去看,渊男生正在门口脱去鞋子,走进堂中。

        长孙冲转身迎上去,躬身施礼道:“见过世子。”

        渊男生正欲说话,一眼便看见桌案上的书信,奇道:“可是令尊给长孙公子的回信?”

        长孙冲道:“正是。”

        他本可以藏起书信的,但是却没有。想要得到别人的信任,就得把你的秘密首先放在别人的面前才行……

        渊男生却似乎并未想到这些,他关注的是这门亲事能否成立,焦急问道:“令尊如何说,是否答允你娶舍妹?”

        长孙冲苦笑,摇头道:“家父在信中将我怒叱一顿,说我数典忘祖、背祖弃宗,乃是不孝之人。”

        渊男生一拍大腿,懊恼道:“令尊怎地这般固执呢?公子如今乃是戴罪之身,想要重返长安难如登天。何妨就留在这平穰城,无论此战胜败,都能高官厚禄、加官进爵?这若是被父亲知晓,必然发怒,可如何是好!”

        渊盖苏文霸道暴戾,若是知晓长孙无忌反对这门亲事,定认为是看不起渊氏一族的蛮胡身份,当场发飙几乎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