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899章 战局拖延

第899章 战局拖延

        李二陛下自诩杀伐决断,却绝不承认自己是个嗜杀之人。

        当年玄武门之变杀兄弑弟,甚至诛除宗室亲族不知凡几,但是李二陛下始终认为当时不过是自保之道。皇权争夺,送来容不下温情脉脉,毕竟这等天下至尊的权力掺杂了太多的纠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到了那样一个位置,处于那样一个时机,所能做的就唯有顺时而动。

        成王败寇而已,何曾与道德沾上一点干系?

        但是玄武门之变在带给他天下至尊的权力之同时,自然也使得他的名声跌落至谷地,任谁都能踩上一脚。

        毕竟,他是以下犯上,逆而夺取,这与千百年来宗祧承继的主流价值观相违背,让那些自诩站在道德至高点的人们兴奋莫名,以讥讽辱骂他这个杀兄弑弟的刽子手来彰显己身之纯洁高雅。

        哪有什么仁义道德?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太史公之言,实是勘破世情,一语道出人间真谛。

        只要长孙无忌懂得退让,明白皇权不可触碰、不可挟持之道理,自己又岂愿背负一个杀戮功臣、刻薄寡恩之骂名呢?

        ……

        长孙无忌一脸感激涕零,垂泪道:“陛下宽宏,老臣何幸也?只是以往老臣身不由主,不得不顾忌身边诸人之恳求,毕竟若没有他们当初鼎力扶持,哪里有老臣之今日?不过眼下老臣渐渐年迈,子孙又逐渐凋零,实在是有心无力,也不会再去管他们的事情。”

        不止是我之今日全赖关陇贵族们在身后支持,你李二陛下之所以能够逆而夺取、登上皇位,难道不正是关陇贵族不遗余力的支持?

        现在您坐稳了皇位,便开始收拢皇权,将关陇贵族弃若敝履,这与卸磨杀驴有何区别?

        别说的那么好听,说到底大家都是为了利益而已,情份固然有,但是在这等利益面前,却脆弱得很。

        渊深而鱼生之,山深而兽往之,人富而仁义附焉。

        您如今九五之尊、手执日月,想得便是在收拢皇权之同时,能够采取尽量舒缓的方式,不至于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可这就说明您是个仁慈之人了?并不见得,只不过是拥有了天下至尊的权力,考虑的便是身后之命罢了。当年您杀兄弑弟抢来了这份家业,如今不肯再背负屠戮功臣的骂名,仅此而已。

        别把自己想得那么高尚……

        李二陛下焉能听不出他言语之中未尽之意?面色微沉,却也并未恼怒,缓缓说道:“当年,你与如晦、玄龄皆为朕之肱骨,如晦天不假年,病重早死,倒是少了几分福气,不过其子嗣朕皆予以重用,也不算辜负如晦的功劳。玄龄急流勇退,如今悠游山林,著书立说含饴弄孙,朕不会亏待他的儿子。唯有辅机你有些亏钱朕呐,朕待你比之如晦、玄龄更为亲近,下嫁于你家的公主亦是朕的嫡长女、心头肉,结果呢?唉!造化弄人,往事不提也罢。朕乃念旧之人,辅机的儿子们朕亦会关照,生生世世,与国同休。”

        话中敲打之意甚为明显。

        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的确,满朝文武你的功劳最大,朕再凌烟阁供奉画像、叙功纪念,你排在文武群臣的第一位,将“贞观第一功臣”的名头坐实了,有唐一朝,只要你家不造反,妥妥的第一等的勋贵,富贵荣华、无尽无休。

        可朕待你难道薄了?

        朕登基之后,任命你为太傅,你背后的关陇贵族各个封赏,可谓权倾朝堂、一时无两,更将最心爱的女儿下嫁于你家,结果呢?

        你带着那一帮子关陇贵族们,结党营私卖官鬻爵,甚至插手储位之争,闹得朝堂震荡、天下纷乱,最终连朕的女儿都在你家受尽屈辱,不得不背负和离之恶名!

        你可曾将朕这个皇帝放在眼中?!

        朕不仅仅是你的妹夫,更是天下至尊的皇帝啊!

        长孙无忌听了李二陛下的话语,亦是心中悲凉。

        想当年关陇贵族倾尽所有的支持您,多少关陇子弟披挂上阵,死在冲锋的路上?鲜血和尸骸铺就了您荣登九五的道路,论功行赏难道不是关陇子弟们应得的么?

        结果您现在用江南士族和山东世家来压制关陇,意欲将关陇之势力祛除朝堂,这难道不令人心寒?

        不过他知道李二陛下的性情,若是低头服软,这位必定念着几分旧情,可要是一味的据理力争,那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抹了一把眼泪,悲泣道:“回去长安之后,老臣也效仿梁国公优游林下,享受天伦之乐。至于那些个关陇子弟们,老臣管不了,也不想管。儿孙自有儿孙福,老一辈打下了江山,他们只知享受,不知进取,最终破败衰落,又能怪得了谁呢?”

        李二陛下一听,顿时欣慰道:“辅机能够这般想,那是最好。朕固然算不得宽仁之圣贤,却也绝非刻薄寡恩之辈,只要关陇子弟老老实实为国立功,朕又岂能亏待?说到底,朕亦曾是关陇的一份子,对于自家子弟,自然比别人亲近得多。”

        他最希望的就是长孙无忌能够舍弃“关陇领袖”这个身份,急流勇退,不再插手。似房玄龄那般著书立说,优哉游哉的过日子还能有一个身后名,何其快哉?何必掺合进朝廷争斗之中,跟他这个皇帝对着干?

        还是那句话,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对关陇贵族下狠手,坏了自己的名声……

        ……

        连续数日大雨,导致衍水暴涨,河水已经漫上河堤。所幸衍水河道低洼,两侧的河岸都高出河堤一截儿,这才没有导致唐军大营被河水倒灌的危险。

        一旦大营被淹,整个营地泡在河水里,不仅使得兵卒容易染病,更重要会眼中影响军心士气。

        数十万大军络绎不绝自建安城方向开来,营地越来越大,漫山遍野密密麻麻,展示着唐军的强盛。

        李二陛下将一众将领都叫到中军帐,满脸愁绪道:“大雨连绵不绝,已经下了多日,这可如何是好?”

        高句丽的“辽东长城”也并非形同虚设,这些山城依山而建,往往地势便宜、城墙坚固,易守难攻。如今唐军攻城更多一来火药炸毁地方城墙,然后顺着缺口杀入,无往而不利。

        然而大雨导致火药派不上用场,想要攻城就得依靠兵卒强攻。

        安市城城高墙厚、背靠山岭,城内有守军超过二十万人,守将更是高惠真这样的一代名将,兵源充足、辎重便利,想要将其攻破就只能用人命去填。

        这得死多少人?

        李二陛下舍不得,这已经是预计之中大唐立国之后的最后一场大战,战后大部分兵卒都将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他又岂能忍心让这些久经战争的大唐子弟埋骨辽东,魂魄不得归乡?

        可若是继续拖延下去,大雨不止何日停歇,越是耽搁,战局就越是对大唐不利,万一入冬之前未能攻陷平穰城,岂不是要重蹈当年隋炀帝之覆辙?

        这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

        众将都是久经沙场的宿将,战阵经验无比丰富,自然明白当下战局之紧要,也明白李二陛下缘何这般发愁。

        尉迟恭高声道:“陛下何需如此?大不了冒雨进攻便是!火药的确可以炸毁敌军城墙,使得兵卒轻易突入敌城之内,减少伤亡。可是眼下大雨多日不停,战局耽搁不得,吾等报效君王,何惧一死?还请陛下下令死战!吾愿率领麾下兵卒强攻安市城!”

        他怒目圆瞪,慷慨激昂。

        程咬金、薛万彻等人担任大军之先锋,先后攻陷数座城池,已经立下功勋。而张俭、程务挺、程名振、丘孝忠等人已经在幽营二州整军两年,功劳也不小,唯有他从长安随军出征至此,尚未建寸功。

        心中岂能不急?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