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一章 强攻安市

第九百一章 强攻安市

    面对李二陛下的训斥,张俭闷声不语,心中却颇不以为然。

    他不懂什么帝王心术,也不想去管什么平衡,他只是一个纯粹的军人,没战必定争胜。在他看来放着纵横海疆的水师不用,只为了平衡朝中各个派系的利益,这简直愚蠢至极。

    没有水师的牵制,得需要多少人白白送死?

    再者说来,世上从无必胜之战争,大隋当年国力鼎盛兵强马壮,隋炀帝那也是雄才大略的一代英主,到头来不也是三次东征尽皆无功而返,甚至使得朝局动荡,天下烽烟四起,从而断送国祚?

    每一战,都应当竭尽全力,将己身之优势发挥之极致,若是依旧落败那无话可说,可若是因为自己未尽全力结果铩羽而归,那岂非成为天下最大的笑话?

    高句丽幅员辽阔、兵强马壮,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开展至今虽然唐军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大多是因为高句丽坚壁清野、步步退让的结果,就在这座安市城,高句丽必定拼死力战,力保城池不失,唐军将会遭遇到一场艰苦至极的战斗。

    这等时候还想着平衡各方的利益,将强悍的水师置于一旁不加理会,智者所不为也……

    李二陛下看着张俭一脸不忿,也是头疼,这人资历太高,功劳也足够,自己也不能如同训斥周道务那般训斥他,只得说道:“皖城县公长于军伍,经验丰富,只是东征之战略早已制定,数十万大军都按照计划行事,这个时候岂能轻率更改?无需多言,大军休整两日,无论两日之后大雨是否停歇,全军强攻安市城!”

    战争是消弭一切争端最好的手段,只要战争开启,无论是谁都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制定之战略,有意见只能保留,谁若是在这个时候争论那些个战略、战术,那便是动摇军心。

    张俭自然知道李二陛下的意思,虽然心中不满,也敢梗着脖子争辩,却绝非头铁的蠢货,拱手躬身道:“微臣遵旨!微臣愿与鄂国公一道强攻安市城,敌城不破,不下阵地!”

    李二陛下知道这人极其悍勇,即便如今年纪大了一些,血性却依旧未曾衰竭,这会儿正跟自己怄气呢,若是准许其恳请,怕是必将死战,不成功,便成仁!

    所以摇头道:“无需这般,所部各司其职即可,鄂国公麾下悍勇,岂用旁人助阵?尔等随朕给鄂国公观敌瞭阵,看鄂国公打破敌城!”

    “喏!”

    张俭不敢多言,拱手退在一边。

    李二陛下环视众人,沉声道:“有火药炸毁敌城,自然可以减少伤亡,可没有火药的时候,吾等又何曾忌惮天下任何一座坚城?大唐虎贲之志向,从来都是横扫宇内、涤荡群雄,所有挡在吾等面前之敌人,最终唯有溃败降伏这一个结局!传朕将令,两日之后,强攻安市城,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伤亡代价,这座城必须拔掉,东征之胜利不可阻挡!”

    “喏!”

    众将轰然应喏。

    李二陛下的目光在薛万彻于阿史那思摩两人脸上转了转,淡然道:“最近有不少军中司马前来向朕举报,说是有些将军触犯军规,当予以严惩!朕念尔等远征不易,故而一直压下。但是朕要警告你们,别以为打了两场胜仗就忘乎所以、得意忘形,军规非是儿戏,若是不知悔改,休怪朕不念情份!”

    薛万彻吓了一跳,忙道:“臣等遵旨!”

    阿史那思摩最是惧怕李二陛下,在李二陛下虎威面前已经快吓破了胆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颤声道:“末将知罪,再也不敢啦!”

    心里将蛊惑他胡作非为、恣意享乐的薛万彻骂个半死,什么狗屁的“降将理论”,分明就是害人啊……

    众人都是一愣,见到阿史那思摩的反应,哪里还不知道李二陛下说的就是他?只是不知这位大汗到底犯了什么错,使得李二陛下申饬……

    李二陛下看着跪在地上的阿史那思摩,也有些无语。

    自己不点名不道姓,只不过是警告一下,给你们留足了颜面。毕竟你们都是归降于朕,于其余大臣难免格格不入,未免你们往后难做,所以并未追究。

    可是你这么一跪,朕这一番好心算是白瞎了……

    李二陛下无语半晌,只好抚着额头说道:“行啦,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朕又岂是刻薄寡恩之人?赶紧起来吧。”

    阿史那思摩这才站起,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耷拉着脑袋一声不敢吭……

    *****

    攻下建安城之后,大军得到水师源源不断的补给,休整一番之后,一部分继续南下,扫荡建安城与卑沙城之间的残余敌军据点,大部则启程东进,直扑安市城。

    五月二十一,已经有先后二十万大军抵达安市城外衍水之畔的唐军大营,士气高昂、厉兵秣马,全军上下等着强攻安市城。

    大雨依旧连绵不绝。

    辽东夏日固然多雨,但是这等连续下了多日未停的大雨却极为稀少,这使得唐军的士气不可避免的下降了一些。

    毕竟似这等平素难得一见的天气,有些时候难免让人觉得是上天都在帮助高句丽……

    李二陛下却不管那么多,五月二十二,大军开始攻城。

    数十万大军围拢在安市城下,由尉迟恭率部于西城门处发起强攻。

    先是冒着大雨尝试强攻至城下埋设火药,结果雨水太大,城上敌人滚木礌石疯狂的抛下来,躲在轒轀车下试图靠近城墙的唐军被冲天而降的巨石檑木砸翻,兵卒损失惨重,火药暴露在雨水之下也无法点燃,只得放弃炸毁城墙的主意,全军不要命的强攻。

    一架一架云梯被兵卒们抬着冲到城下竖起来,兵卒们将横刀叼在口中冒着箭矢拼命攀爬,但转瞬就被城上敌军用长杆将云梯推着仰倒过去,爬到半截的唐军兵卒摔在泥水之中。

    唐军这边则竖起高高的巢车,兵卒爬到车顶几乎与城墙上的敌军同一高度,疯狂的将箭矢投射过去。

    唐军的箭簇破甲能力更强,城墙上的敌军割麦子一般倒下,但旋即便有同伴补充上来,始终对城下的唐军保持压制态势。

    安市城内足足二十余万守军,兵力充沛,也就是高句丽人打定了坚壁清野、死守待援的策略,否则这么多的军队足以与唐军展开一场大规模的野战!

    当然,高句丽人之所以龟缩不出,因为他们清楚自己与唐军的差距,无论军械装备亦或是兵员素质,他们都比唐军低了不是一点半点,坚守城池或许还有一点胜算,若是出城野战,只是自取死路……

    攻城战刚刚开始,便陷入惨烈至极的苦战。

    唐军悍不畏死,冒着滚木礌石破天箭雨决死冲锋,兵卒踩着袍泽的尸体试图将云梯架设在敌人城头。城头上的敌军同样冒着唐军巢车上射来的箭雨,红着眼睛将唐军的云梯一架一架的推翻,因为他们知道,双方兵员素质相差太大,一旦被唐军登上城头,就意味着一场艰苦的巷战即将发生,而他们根本抵挡不住剽悍如虎的唐军。

    数万大军围在东城墙下,在呜呜的号角声中,冒着泼天大雨猛攻不止。

    尉迟恭顶盔贯甲骑在马上,手里摁着腰间横刀,在后阵压阵。

    目光穿透漫天大雨投注到城下,那里无数的唐军兵卒被敌军的滚木礌石和箭矢砸死、射杀,尸体已经铺了一层。后边的兵卒根本无暇收拢袍泽的尸体,就那么踩着死去袍泽的身上,继续咬着牙疯狂进攻。

    攻城战,从来都是最惨烈的战争方式,没有之一。

    “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此乃兵圣孙武之战略,固然高句丽军队的整体素质相较唐军差距很大,但是二十万高句丽军队固守的安市城,想要将其攻陷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