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一十二章 红颜祸水

第九百一十二章 红颜祸水

        初夏的终南山林木繁盛遮天蔽日,河水潺潺鸟鸣啾啾,策马行走在幽深静谧的林间山路,马蹄声时不时惊得路旁山林之中鸟雀“扑棱棱”振翅飞起,更有小兽仓惶遁走,一片生机盎然。

        林荫遮挡阳光,清凉怡人。

        一行人沿着林间山路策骑缓行,从喧嚣热闹的长安城陡然进入这等世外仙境,令人心舒神畅,仿佛卸去了一身疲惫,格外舒服。

        山路蜿蜒,至山林某处忽转,耳畔流水潺潺,一方道观掩映于林木之中,红墙黛瓦,斗角飞檐,有一条小溪欢快绕着道观的后墙欢快流过,水声叮咚之间,将暑气清洗得干干净净。

        眼前景致,仿若世外桃源、洞天福地。

        休说那些个矢志修仙问道的隐士,即便是房俊这等俗人,都恨不得将身边所有俗事统统丢掉,心无挂碍的入此仙地盘亘数日,接受一番大自然的洗礼。

        行至山门之前,早有身着道袍的侍女出来,与守在门前的禁卫一同施礼。

        房俊甩蹬离鞍翻身跃下马背,将马缰甩给身后的亲兵,上前道:“微臣求见公主殿下。”

        侍女早已见惯不怪,闻言恭谨道:“殿下已经得知越国公前来,故而吩咐奴婢在此等候,迎越国公入内。”

        道观小巧,由山门至丹室也不过十余丈远近,门前的禁卫远远见到房俊一行从山林中转出来,便已经飞快跑去报讯。

        房俊略微颔首,径自抬脚进了山门,身后一众亲兵则牵着马来到山门两侧的门房暂时安顿,将马匹拴在墙外的拴马桩上,其中几人背负弓弩、懈怠横刀,身形矫健的消失在道观之外的密林当中。

        自从上次遭遇贼人埋伏,虽然并未有任何损失,但是这些亲兵不敢有丝毫大意,每一次前来此处,都事先将斥候放出去,将方圆数里之内的动静打探得清清楚楚,以免贼人摸到眼皮子底下却懵然无知。

        房俊踩着道观之中青石铺就的小路,在侍女的引领之下来到丹室,在门口的雨廊下脱去鞋子,走了进去。

        山中清幽,丹室之中三面开窗,愈发凉快。

        茶几旁一个白鹤香炉里燃着檀香,香烟袅袅飞散,一身道袍、身姿窈窕的长乐公主正跪坐在茶几之前,手里捧着一本书,听闻脚步声抬起头来,清丽无匹的容颜绽露出一个含蓄压抑着惊喜的微笑,秀眸闪亮,声音之中有着几分雀跃欣喜,柔声道:“你怎地来啦?”

        房俊温润一笑,躬身施礼,道:“微臣见过殿下。”

        然后不待长乐公主说一声“平身免礼”,便自己直起身,上前走到茶几前跪坐下去,目光审视着面前这张秀美绝伦、清丽脱俗的娇靥,轻声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长乐公主莹白秀美的俏脸瞬间染上一层红晕,连精致圆润的耳廓都红透了,有些羞赧,眼眸中却有喜悦的光芒的闪现,抿着嘴唇,轻声斥道:“油嘴滑舌。”

        这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她尚是首次听闻,却知道它的出处。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这是诗经当中垂于万世的一首情诗,被一个男子略作更改、简化,当着面儿念出来,令她有些难以招架。虽然听上去意思已经并非如原著那般浓烈奔放,却更有着一种浸润其中的相思与温馨,芳心不禁怦然所动,难以自抑。

        房俊看着面前这张宜嗔宜喜、秀美无伦的脸庞,有些挪不开眼珠,恨不能看进眼睛里拔不出去,不禁感慨道:“《静思赋》中说‘天何美女之烂妖,红颜晔而流光’,以往每每读之,不能感受曹子建之心境,如今方才知晓,世间果有‘红颜祸水’之一说。”

        长乐公主一愣,旋即秀眸圆瞪,羞恼道:“这哪里是夸人的话儿?本宫纵然没有越国公您读的书多,可也知道披香博士淖方成!”

        汉成帝宠幸赵飞燕、赵合德姊妹,不仅宠冠后宫,且受到赵氏姊妹之蛊惑,将自己的皇后废黜赐死,而后册封赵氏姊妹为皇后、昭仪,荒淫无道,倒行逆施。披香博士淖方成惊叹曰“此祸水也,必灭火矣!”

        因五德终始之学说,汉朝崇尚火德,称赵氏姊妹为“祸水”,意味水可灭火,将会给国家带来灭顶之灾……

        将她比作以色娱人、祸乱朝纲的赵氏姊妹,自然心中不服。

        房俊一脸无辜,摊手道:“殿下固然不忿,可事实如此。您幽居这终南山中,人不在长安,微臣却数次因为陛下之故受到陛下责罚,名声更是受到殿下拖累,不堪入耳。今日上午更是险些被殿下的爱慕者所伤……林林总总,岂非皆是拜殿下所赐?子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这总归没错吧?”

        听他说起被父皇数次责罚,长乐公主已经粉面通红。父皇之所以责罚房俊,自然是因为坊间所传的两人之间之绯闻。

        等到房俊说他的名声受到她的拖累,已然柳眉倒竖,怒气咻咻。

        咱俩到底谁被谁拖累?

        我好好的过日子,纵然和离也与你无关,若非你一而再的纠缠不休,又岂能传出那些绯闻?如今任谁在茶余饭后都能说一句“长乐乃房俊之禁脔”之类的言语,我一生清誉被糟蹋尚未恼火,你却反咬一口?

        就问你脸呢?

        还要不要?!

        不过当房俊说到上午险些被人所伤,所有恼怒瞬间烟消云散,紧张道:“那你伤到哪里没有?是谁这般混账,连你都敢伤?”

        房俊叹气道:“还能是谁?自然是殿下的仰慕者,那位京兆韦氏的‘麒麟儿’,韦正矩咯。”

        长乐公主没好气道:“哪里算是什么仰慕者?不过是当初年少之时胡闹而已,你……”

        忽然见到房俊顺手拿起茶几上的茶杯,将杯中茶水一口饮尽……

        她顿时玉面绯红,嗔目道:“你你你……你怎敢如此?”

        房俊莫名其妙,奇道:“是他撞了微臣,又非是微臣主动挑衅,即便微臣对殿下之心意日月可鉴,可总不会将殿下的每一个仰慕者都干掉吧?就算有此心,微臣也做不到啊!”

        长乐公主红着脸气道:“谁说那个了?”

        她纤细白皙的手指指着房俊手里的茶杯,“那是本宫的杯子!”

        男女授受不亲,这是正统的礼仪,虽然没必要那么上纲上线,可是一个女子的茶杯等同于私人物品,眼下男人用了,岂能不羞恼交加?

        若是严格说起来,这等举措几乎可以算作“亵渎”……

        房俊也一愣,下意识的啧啧嘴……

        这个动作使得长乐公主愈发羞恼,气道:“无赖!”

        房俊却不以为然,说道:“咱们之间,何必拘泥于此等俗礼?连肌肤之亲都曾有过,这等程度之失礼,微臣并不介意。”

        长乐公主有些受不住了,一改往常娴雅的神情,大发娇嗔道:“什么你不介意?是本宫介意!再者说,本宫何曾与你有过肌肤之亲?”

        房俊幽幽说道:“终南山上,月明星稀。土沟之中,落叶为席……”

        长乐公主恍然。

        当初终南山上,她被偷偷潜回长安的长孙冲劫持,正是房俊不顾生死的出手相救,才将她救下。之后两人失足跌落一条山沟,陷身于沟底落叶之中躲避贼人,的确曾相拥沟底。

        这家伙手脚还不老实……

        长乐公主一张脸已经红得快要滴血,又羞又恼,偏偏又无言以对。

        纵然房俊从未有过“死生契阔”之类的花言巧语,可是当她绝望之时,这个男人不顾生死的予以搭救,面对她的请求宁愿放过意欲置他于死地的长孙冲,这份情义,又岂是几句花言巧语可堪比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