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一十六章 丹室夜话(续)

第九百一十六章 丹室夜话(续)

        这世上有些事情是很难界定其性质的,比如“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这其中之“远、近”,哪里有什么清晰的标准?

        说近就近,说远就远,远近之间,存乎一心。

        同样的道理,你可以说她打破封建婚姻之桎梏,拥有努力追求真爱之权利,亦可以说她不顾世俗礼法之约束,有亏妇道水性杨花,不尊三从四德是为女人中之耻辱……

        最起码,房陵公主自己可不认为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

        李唐皇室之血脉汉胡融合,并非将儒家经典提倡的道德体系奉为圭臬,而是更多了几分草原胡族大开大阖我行我素的率性,只要我自己认为应该去做的,才不管他世俗礼法、道德约束。

        所以,后世对于李唐皇族在道德层面的评价一直不高,所谓“脏唐臭汉”,盖由此而起。

        然而那些所谓封建礼教完善的朝代里,就当真谨守礼法,纯洁如雪了?

        未必如此。

        事实上,即便是在“存天理,灭人欲”的年代里,从皇宫大内至民间陋室,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在不断的发生。只不过李唐皇室懒得去遮遮掩掩,老子我行我素,你爱咋说就咋说,而有些人则嘴上道德文章,暗地里男盗女娼,既当了婊子,还把牌坊立得高大威严。

        很多事情,其实每个人都曾经想做。

        只不过有些人能够坚守道德之底线,克制自己的慾望,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而有些人则放纵自己的慾望,想做就去做,不去考虑什么道德礼法……

        所以房陵公主从不觉得自己所作所为有何不妥,而长乐公主更没有错。

        又不是想要将男人从妹妹的身边夺走,只是分享一下,有何不可?而且说不准人家高阳公主都未必在乎,姊妹共侍一夫的例子多了去了,这可比男人跑去外边勾三搭四强得多。

        “你这丫头,在姑姑面前有什么好害羞的?房俊那厮虽然是个棒槌,可却是条铁铮铮的汉子,当初为了救你单枪匹马的去终南山,这等事情能有几人做到?一辈子碰上这么一个肯为你舍命的男人,那得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一定要牢牢的抓住了才行。”

        房陵公主搂着侄女的腰,在她耳边说着这些不知羞的话语,将她那套大逆不道的理论灌输过去。

        长乐公主闷声听了半晌,心里的羞涩略微消减一些,觉得姑姑放在腰上的手令她有些痒,便翻个身,仰面向上看着房梁,轻声道:“以后,我不想回宫里了。”

        房陵公主一愣,奇道:“这是什么话?你可是陛下最宠爱的公主,就算你与房俊之事有亏礼法,陛下又怎会人心责罚于你?金枝玉叶荣宠天下,不回皇宫,这份荣华富贵便削减了不知多少,你是不是傻?”

        身为公主,皇族宗室才是最大的靠山。

        似长乐公主这般尚未嫁人的公主若是不回皇宫,流言蜚语各种诋毁将会铺天盖地,即便陛下再是宠爱她,所受到的日常用度、宗室地位都将大幅度的下降。

        甚至等到将来,出去皇族牒谱之中依旧有长乐公主之封号、名讳之外,大多数宗室都忘记了有这么一个人……

        这简直就是自绝于皇室,将公主之位放弃。

        黑暗中,长乐公主的脸儿有些红,声音轻若蚊蚋:“我想……要一个孩子。”

        房陵公主一时无言。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什么最重要?富贵荣华自然重要,公主之位也重要,如意郎君更重要,然而这所有的一切与孩子相比,却都显得微不足道。

        母以子贵。

        这并非片面的说孩子有出息才能体现母亲的尊贵,而是说有儿子的母亲,才是最尊贵的。

        老有所依,依靠谁?再这样一个男子三妻四妾以夫为尊的世界里,男人是靠不住的。谁也不知道昨日的海誓山盟一觉醒来会否变成负心薄幸,容颜易老,时光易逝,这人世间再也没有什么比自己的骨血更加可靠。

        有一个孩子,尤其是儿子,才能够一生无忧。

        房陵公主沉默一会儿,她虽然觉得长乐公主与房俊有私情并不算什么,但若是执意给房俊诞下一个孩子,这就有些出格了。

        不过也很快接受,说道:“就算如此,又何必不回皇宫呢?陛下得知此事或许会生气,但也只是碍于颜面罢了。你是他最宠爱的女儿,房俊更是功在社稷,纵然因此迁怒房俊,却也不至于将他如何。只要过一段时间,没有谁当真在意此事。”

        长乐公主却道:“那怎么行呢?他是高阳的驸马,我与他有私情已然对不住高阳,若是再诞下一个孩子,如何有颜面去面对身边亲朋故旧?原本我也打算过几年就在这道观之中青灯古佛了此残生,若是能够有一个孩子伴在身旁,便已然是奢望,再也不敢奢求其他。”

        说到底,她虽然踏出了“不贞”之一步,却依然有着自己的顾虑。

        从允许房俊的那一刻起,她就打定主意渐渐的同身边亲朋断了联系,只在这荒山道观之中隐居于世,再也不踏出这终南山一步。

        房陵公主急得不行,气道:“你才多大点年纪?花信之年便想着这些避世隐居的念头,真真是蠢得要命!大好年华还等着你去享受呢,你想啊,若是将来生下一个孩子,不管是儿子还是闺女,有那样一个大权在握当世人杰的父亲,又有你这个公主母亲,该是何等尊贵荣宠?长安城所有的世家子弟,一个个的都得被压下去!房二的才华配上你的容貌,啧啧啧,姑姑想想都稀罕的不行……”

        黑暗之中,长乐公主双眸闪亮,双手轻轻覆在自己的小腹,心中充满了希冀和憧憬。

        孩子对于母亲来说,那就是她的第二条命。

        若当真将来能够拥有一个出类拔萃的孩子承欢膝下,那么不管父皇如何责罚,不管天下如何议论,她都觉得无所谓了。

        肩膀再是瘦弱,她也自认能够给孩子撑起一片天空。

        再说,还有他呢……

        *****

        韦弘表回到府中,便去书房拜见自己的父亲坊州刺史韦任。

        韦任虽然有一个“坊州刺史”的官职,却只不过是虚衔,相当于“享受坊州刺史之待遇”,刺史之权力却是半点也无。

        不过他资格太老,纵然并无权势,但是人脉极广,即便是宫中逢年过节的时候也都会有所赏赐,毕竟韦家当年与高祖李渊还曾有过一段姻亲……

        韦任对于自己幼子在京兆府大堂自尽之行为,亦是震惊不已。

        悲伤之余,摆在面前的便是天大的难题:那个孽子到底做了甚么,不惜以死保全秘密?

        而这个秘密是否大逆不道之事,能否牵扯到京兆韦氏整个家族?

        当今陛下的确算得上宽恕之君,比之隋炀帝那样的残暴之主强的太多,可即便如此,身为帝王亦有不可碰触之底线,那就是皇权。

        哪怕是自己的至亲骨肉,一旦碰触皇权,也没有丝毫情面可讲。

        更何况区区京兆韦氏?

        万一韦弘光那个逆子当真在背地里做下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京兆韦氏说不得就要面临一场灭顶之灾。

        因为哪怕韦弘光已经身死,但是想要彻底逃脱“百骑司”之侦查,也还是难如登天……

        韦弘表亦是心思细腻、沉稳多智之人,先前因为韦弘光的死讯使得他有些乱了心神,这会儿冷静下来,思虑很是清晰。

        父子两个商议多时,韦弘表觉得就算韦弘光当真做下什么事情,也未必回牵扯到整个家族。毕竟家族对其所作所为一概不知,连自尽之动机为何都一头雾水,除非“百骑司”大肆构陷,恶意栽赃。

        然而韦任却说道:“‘百骑司’会否大肆构陷、恶意栽赃,那就要看房俊是否想要将咱们京兆韦氏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别以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今咱们韦家日益兴盛,只怕已经引起了太子一系的警觉。如果房俊觉得咱们韦家很可能挡了太子的路,就算徇私枉法,也定然要狠狠的打压咱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