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918章 强人所难

第918章 强人所难

        韦挺饮了口茶,放下茶杯笑问道:“郡王身在西域,最近可有家书寄回?郡王当年固然骁勇善战、无往不胜,可到底悠闲享福了多年,西域气候酷烈,还是要保重身子才是。”

        李崇义笑着请韦弘表用茶,回道:“吾等宗室子弟,只需陛下一声令下,自当军前效死,又何惧雨雪风霜?朝廷用人之时,父亲自然要迎难而上。多谢太常卿挂念,数日前家父曾经来信,一切安好。”

        韦挺颔首道:“那就好。”

        对于皇帝来说,宗室是一个极其为难的存在。

        论忠心,自然没人能够与宗室子弟相比,毕竟“家天下”的制度传承千年,一人为帝,家族荣华。天下谁都可能造反推翻帝国,唯独宗室不会,谁会自己推翻自己的统治呢?

        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宗室子弟是皇帝最值得信赖的人。

        然而一旦宗室子弟执掌兵权,最不安心的便是皇帝,因为宗室子弟固然不会叛国,但若是篡位,那可比旁人更加便利……

        所以就形成了一种尴尬,皇帝既要相信宗室子弟,因为他们是最值得信赖的人。又要防着宗室子弟,因为他们一旦想要篡位,往往事半功倍。

        当年的江夏郡王李孝恭便是如此。

        作为宗室之中最能征善战的一员,李孝恭追随李二陛下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论功勋宗室第一,无人能及,即便是名将李道宗亦要略逊一筹。

        然而随着李孝恭的功勋越来越大,执掌的兵权也越来越甚,哪怕李二陛下再是胸怀四海,也不得不严加防备。

        毕竟那个时候“玄武门之变”刚刚发生不久,为夺帝位兄弟阋墙,连亲生手足都反目相残,更何况是李孝恭这个叔伯兄弟?

        不过李孝恭是个聪明人,感觉到自己的兵权和功勋有可能形成“功高震主”之形势,搞不好就会惹来李二陛下的猜忌,与其等着李二陛下削弱他的兵权,何不如自己主动将兵权交出?

        于是,李孝恭主动请辞,交卸帅印,手中再不掌一兵一卒,整日里敛财享乐,荒唐透顶。

        以这种自污之方式,换取李二陛下之信任。

        效果也是出奇的好,李二陛下明白了李孝恭的良苦用心,甚为满意,也接受了李孝恭的忠诚,对其极为信赖。宗室之中,即便是荆王李元景,在李二陛下心目当中的信任度也不及李孝恭。

        西域陡然生变,李二陛下首先想到的便是这个当年“宗室第一”的一代名将,派他前往安西都护府坐镇,维系西域之安全,确保丝路之畅通,继续大唐对于西域之管辖。

        两人又聊了几句,韦弘表则坐在一侧闷不吭声。

        李崇义看了看韦弘表凝重的神色,便笑着对韦挺说道:“太常卿今日前来,可是有事?若有,则但说无妨。咱们两家素来交好,如今更结为姻亲,自当守望相助,携手共进。”

        韦挺瞅了韦弘表一眼,叹息一声,道:“弘表,你将事情原委与世子仔细说说。”

        “喏!”

        韦弘表正了正身子,口齿伶俐的事情娓娓道来。

        李崇义凝神聆听,听到韦弘光于京兆府大堂之上撞柱自尽,面色登时凝重起来。

        先前府中家仆禀报说今夜长安四门紧闭,严禁出入,还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何事,却原来是“百骑司”在调查韦弘光自尽之动机,而且必定已经有了一些眉目,否则“百骑司”不会悍然封锁四门,闹得长安城内人心惶惶。

        等到韦弘表说完,李崇义才略微放心。

        若京兆韦氏当真背地里做下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甚至“大逆不道”,那么此刻最紧要的是斩断一切与韦弘光的牵扯,毁灭证据,果断而无情的将韦正矩等一干被“百骑司”抓捕的本家子弟彻底抛弃,以免牵扯到整个家族,而不是不仅什么都不做,反而四处求人说情,想把韦正矩从“百骑司”的大牢里捞出来。

        至于“故布疑阵”、“反其道而行之”之类的算计,在别人面前或许管用,但是在河间郡王府却施展不出来。

        因为三弟李崇真便在“百骑司”效力,定然清楚韦弘光之死一案的前因后果,韦挺敢带着韦弘表上门求情,就意味着京兆韦氏干干净净,绝对没有牵扯进韦弘光之死背后的动机之内。

        当然,世间之事,绝非清清白白就可以置身事外了。

        韦弘光身为韦家子弟,若是当真犯下大逆不道之罪行,京兆韦氏很难全身而退。

        更何况京兆韦氏如今与晋王走得颇近,双方暗地里眉来眼去,一旦太子一系决心打压京兆韦氏,搞不好就会用韦弘光之死,将京兆韦氏整个牵扯进去……

        李崇义试探着问道:“太常卿今日前来,难不成是想让舍弟想想办法,洗脱京兆韦氏之嫌疑?”

        若韦挺说“是”,李崇义立即就会下令逐客,绝对不回客气半分。

        “百骑司”下首侦查的案子,定然非比寻常,这个时候若是让河间郡王府参与其中,那等同于将河间郡王府拉下水,甚至是推进这个足以让任何人遭受灭顶之灾的漩涡。

        那样以来,京兆韦氏就没有将河间郡王府当作姻亲,而是将水搅浑的牺牲品,李崇义还有什么客气的?

        韦挺赶紧摆手道:“世子误会了!韦弘光之死,背后到底如何,吾家中一概不知。如今‘百骑司’已然插手其中,到底韦弘光有罪无罪、死罪活罪,只等着‘百骑司’公布便好。届时无论朝廷如何处置,京兆韦氏绝无半分怨言!岂敢为此让河间郡王府掺合进去?老夫今日前来,只是希望世子能够看在两家姻亲的份儿上,若是‘百骑司’查明韦正矩以及一干子弟与韦弘光之死尽皆无关,请世子能够出面,向越国公讨一个人情,放过韦正矩,老夫令其亲自去房府负荆请罪。若是韦正矩等人当真犯下罪行,则世子就当老夫今日没有来过,那些子弟是生是死,皆由圣裁!”

        倘若韦正矩当真参预进韦弘光之死背后的事情,人家河间郡王府岂肯掺合进去?他韦挺若是执意相求,那就是将河间郡王府往死里得罪。

        况且就算李崇义肯出面,也没有那个力度能够解决此事。

        所以他将话语挑明,免得李崇义误会。

        李崇义这才松了口气,但是旋即又蹙起眉毛,向房俊讨个人情,这事儿也不好办啊……

        河间郡王府与房家的关系非常好,时至今日,两家还在诸多生意上有着合作,而这些生意给河间郡王府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所以若说房俊乃是河间郡王府在朝中的第一盟友,亦不为过。

        正因如此,河间郡王府就更是要时时刻刻站在房俊一方,维护房俊的利益,而不是自己卖给京兆韦氏一个人情,然后让房俊受委屈。

        这有点强人所难了。

        他踟蹰道:“按说,太常卿与房家父子的关系尚可,为何不自己前去求个情,反而要舍近求远呢?”

        韦挺苦笑道:“老夫倒是腆着脸去了房府,只可惜啊,越国公将老夫拒之门外,连见都不见。咱这张老脸呐,算是丢尽了!可是为了族中子弟,又不能撒手不管,只能厚颜前来郡王府上,恳请世子出面。若世子也袖手旁观,老夫怕是要羞愧而死。”

        李崇义无语。

        您好歹也是太常卿,九卿之一,怎么还说起这般满是胁迫之意的话语?和着我若是不管了,您还得忌恨我?

        然而心中固然不爽,但话说到这个地步,他还真就不能拗着不管。堂堂太常卿说出这样的话语,几乎将面皮丢在脚下了,若是拒绝,当真可能结仇。

        李崇义只得说道:“那晚辈就去一趟房府,但是越国公的脾气怕是就连家父也镇不住,若晚辈有负所托,还望太常卿见谅。”

        让他去房家说情可以,但他可不敢保证房俊就能卖他这个面子。

        事实上,放眼朝堂,还真就没几个人在房二面前有那么大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