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二十六章 高阳吃醋

第九百二十六章 高阳吃醋

        李承乾亲自给房俊侦查,房俊赶紧谢过。

        呷了口茶水,李承乾语重心长,嘘唏道:“孤不会去管长乐的事情,这些年长乐为了父皇、为了这李唐江山之稳定,吃了不少苦,更受了不少委屈,如今她纵然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无论父皇或是孤,都不忍责备。当然,这也就是二郎你,若是换了别人,孤心里难免不舒服……”

        房俊拈着茶杯,前所未有的尴尬。

        想说一句谢谢殿下厚爱,觉得不大合适……

        所幸李承乾是个厚道人,知道他尴尬,也没有多说这方面的话语,只是温言道:“长乐的性子外柔内刚,看似温婉贤淑,实则主意极正,她决定的事情,只怕父皇也很难改变。既然她跟了你,就说明早已情根深种,不在乎世俗之诋毁与诘难。二郎是个真正的汉子,有骨气有担当,孤只愿你能多多考虑舆论与礼法,尽可能的低调一些,莫让长乐遭受太多非议。即便有所非议,也希望二郎能够多多承担。”

        他话说的漂亮,实则并非如此。

        不是不想管,而是知道自己管不了。

        自己妹妹是个什么样的性格,他岂能不知?在长孙家遭受了无数委屈,却为了李唐江山之稳定硬生生咬着牙一声不吭,在父皇与他这个皇兄面前从未有过一言片语的抱怨,所有的苦楚都自己默默的抗下来。

        眼下既然不顾世俗之诋毁亦要跟了房俊,可见必定死心塌地,无人可以扭转。

        当然,李承乾也尊重长乐公主的选择,相比于皇族之中那些个水性杨花、伤风败俗闹得名声在外的公主们来说,长乐的做法已经算是收敛隐忍。

        事实上李唐皇族并不太过在乎所谓的“名声”、“礼法”,这或许与他们骨子里尚存着几许胡族血脉有关,行事素来随心所欲。

        然而,道德礼***理教化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并非你忽视了它便可以当它消失掉。

        李承乾可以接受长乐的所作所为,但是作为兄长,却不愿见到将来为此闹得沸沸扬扬,使得长乐饱受诋毁与诘难。

        房俊忙道:“殿下放心,微臣岂是那等负心薄幸,遇事便退缩不前将女人抛弃明哲保身之辈?定会思虑周全,不让长乐殿下受委屈。”

        李承乾颔首,道:“这话孤只说这一次,往后断然不会再说。不过二郎你也要早作准备,父皇一旦知晓此事,固然不会责罚长乐,但你可得小心了。”

        大女儿跟了小女儿的驸马,还得是那种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关系,换做任何一个父亲怕是都不能容忍。

        生米煮成熟饭又怎么样?李二陛下才不管那些,杀头充军固然不至于,却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房俊固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一想到届时李二陛下暴跳如雷的模样,心里也难免一阵阵的发虚……

        *****

        回到府中,高阳与武媚娘正在花厅里说着话儿,见到房俊进去,登时闭上嘴,两双波光盈盈的眸子紧盯着他看。

        房俊有些心虚,今日也不知心虚了多少次……

        做到一旁的椅子上,干咳一声,对武媚娘道:“韦家那件事,处置得不错。眼下关中不稳,吐谷浑有反叛之迹象,不适宜在这个打压韦家。能够从他们手中得到太仆寺的资源,使得吾家的马场得以壮大之机,算是大赚特赚。”

        武媚娘抿了抿嘴唇,没作声。

        高阳公主依旧目光灼灼的盯着房俊……

        房俊便有些无语,明白这两人已经知道了他昨夜之事。

        这长安城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但为何自己偷偷摸摸干点事儿,一转眼的功夫整个长安城都知道了?

        被一妻一妾盯着,气氛有些微妙。

        男人偷香窃玉算不得什么,但是偷了长乐公主,就有些过分了,所以房俊感觉尴尬,赶紧起身道:“那个啥,身上冒了些汗,去洗个澡。”

        高阳公主已经拈起茶杯,垂下眼皮呷了一口,幽幽道:“身子虚,那就要注意保养才好。”

        武媚娘以手掩唇,噗呲一笑。

        房俊愈发尴尬了,嘿嘿小了一声,转身赶紧走去一旁的厢房洗澡……

        目光从房俊略显狼狈的背影上收回,武媚娘道:“殿下何必如此?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寻常,不至于咄咄逼人。”

        高阳公主娇哼一声,将茶杯放在桌上,忿然道:“本宫如何愿意咄咄逼人?无论他娶回来多少女人,甚至无论在外头养了多少女人,都随得他去,你以为他跟那个什么新罗女王不清不楚的本宫不知道?本官才懒得管。本宫也曾说过若是长乐姐姐愿意跟着他,必然不会横加阻挠。可是有必要背着本宫偷偷摸摸么?总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有些话说出去的时候敞亮,有些道理比谁都明白,可是事到临头,总是难以说服自己愉快接受。

        武媚娘却不以为然,轻声道:“好男人总是吸引女人的目光,咱们郎君乃是当世人杰,不仅功勋盖世,更是才华横溢,不知多少名门闺秀、豪门少妇趋之若鹜,愿自荐枕席,哪怕只是一晌贪欢亦是无怨无悔。可这世上的男子懂得体恤妻妾之不易,愿意小意温存、悉心呵护者,确如凤毛麟角。咱们能够委身于郎君,温情脉脉阖家温馨,已然是天下女子想都不敢想的福分,何必身在福中不知福,偏要庸人自扰呢?”

        男人嘛,甭管有没有能耐,贪花好色、贪嘴偷欢势不可免,这是天性,谁也不能扭转。

        而似自家郎君这般知冷知热,又能够对妻妾给于尊重,从不曾说出半句类似于“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话语,已然是幸运之中的幸运,那可是比孔圣人还要高尚的品德和心胸。

        可万万不能持宠生娇,最终变成“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之类的怨妇才好……

        高阳公主斜眼看她,不悦道:“什么叫‘庸人自扰’?你是在讽刺本宫是个‘庸人’?”

        武媚娘无语,殿下,我这番话的重点是在这里么?

        当然,她知道高阳公主也只是一时半会儿的心中不顺,稍后大抵便会将这事儿忘了,毕竟以往可是不止一次说起想要房俊收了长乐。

        话说自己的姐姐跟了自己的丈夫有什么不好?起码比去外边养着那些个花魁名妓强的多吧。

        没见到我姐姐偷偷摸摸的跟着郎君,我也只是睁一眼闭一眼嘛……

        半晌,房俊沐浴之后换了一套青色直裰出来,英挺的脸庞也多了几分文雅,固然唇上蓄了短髭,但是皮肤光滑眼神明亮,背脊有如轻松一般挺直,看上去依旧犹若翩翩佳公子,往日里的威仪削减了几分,更似一个文采斐然的士子,而非位高权重、官高爵显的朝堂大佬。

        他随意走过来,坐下后喝了一口茶水,笑问道:“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高阳公主似笑非笑:“想听?”

        房俊一愣,便知道这两人在说自己呢,连忙转移话题,道:“父亲母亲他们都去了江南,这府里顿时清静下来,空落落的有些不适应。”

        一月之前,应房俊未雨绸缪的建议,房玄龄已经带着家中诸人乘船南下,前往华亭镇。

        房遗直、房遗则兄弟俩会出海前往倭国,前者去飞鸟京担任汉学教谕,在学塾里教授汉学,房遗则前往利根川平原,开拓房家的海外根据地。

        萧淑儿则留在华亭镇安胎静养,等待生产,算一算日子,或许这个时候孩子已经呱呱坠地,正往长安送信而来……

        房俊不由得又想起了房菽房佑两个小子,小小年纪就不得不背井离乡前往江南,算是他这个父亲不称职。难免神驰飞跃,恨不得此刻就赶赴江南,与父母家人团聚,再不理会朝中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