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三十一章 左右互换

第九百三十一章 左右互换

        柴哲威必定料到太子会派遣太医前去,所以这病想必是真的。

        否则一旦被发现是装病,一个“玩忽职守”、“欺君罔上”的罪名就能让他一撸到底,若是河西诸郡因此而丢失,将他国公的爵位一撸到底都有可能!

        尤其是房俊那厮如今看他犹若眼中钉、肉中刺,得了机会必定在太子耳边落井下石、恣意构陷,哪里还能有他的好?

        所以他不想去河西面对凶悍的吐谷浑骑兵,就只能把自己真的弄病……

        李承乾不知说什么好,啧啧最,半晌才闷声道:“满朝文武,皆允文允武,上马可以杀敌,下马可以治民,即便是薛万彻那般浑人,照样冲锋陷阵骁勇善战,却从未有过畏敌怯战至如此地步之人……”

        区区一个吐谷浑便吓得不敢出战,若是对上突厥、薛延陀,岂不是要望风而遁、闻风而逃?

        简直是大唐军队之耻辱!

        李道宗也有些无语,当年柴绍就是害怕在长安陷入隋军的围剿,故而以种种借口逃往晋阳,将平阳公主一个人丢在长安面对随军的千军万马。到了今日,柴哲威亦是这般油滑畏战。

        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血脉延续、父子相承……

        果不其然,没多久前往谯国公府的内侍便返回,禀告道:“谯国公确实染病,受了风寒,太医院的太医诊治过了,病情有些严重,必须好生调养,不然恐伤及肺脾,落下病根。”

        李承乾早知如此,摆摆手将内侍斥退,看着房俊与李道宗道:“谯国公病重,自然不能使其出征河西,可吐谷浑之危局,又要如何化解?”

        按理来说,抽调一卫军队镇守河西,既能威慑吐谷浑,又能在吐谷浑当真反叛之后固守河西诸郡,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长安有两支整编满员的军卫,既然柴哲威病重,左屯卫自然无法出征,那么只要换了右屯卫出征,战略效果是一样的。

        然而对于李承乾来说,房俊身在长安,便是稳固储君之位的基石,右屯卫便与尚未整编完成的东宫六率一样,是宿卫东宫的铜墙铁壁。

        若是房俊率军出征,东宫之安危只能依靠东宫六率,安全系数将大大降低。

        毕竟李靖再是军神,未经过一段严厉的操练,东宫六率不可能形成强大的战斗力,届时长安空虚,当真有人贼胆包天欲行大逆不道之事,东宫根本无法抵挡……

        殿中很是严肃,气氛有些沉闷,柴哲威病重,似乎无法兼顾河西,万一吐谷浑当真反叛之后攻略河西诸郡,那可就麻烦大了。

        良久,李道宗陡然说道:“贞观之初,陛下攻略吐谷浑,各路大军齐出攻入青海,大败吐谷浑之骑兵,迫使吐谷浑往伏允自尽,斩杀其青壮无数,使得吐谷浑元气大伤。这些年吐谷浑固然休养生息,可是毕竟时日尚短,人口是无法得到快速补充的,纵然有无数的战马,也缺乏善战之战士。”

        言罢,他目光炯炯的看着房俊,沉声说道:“眼下吐谷浑可战之兵力,充其量不过五万余,至多六万,绝对不可能超过六万精锐!以右屯卫之战力,辅以火器之强横,或许只需出动半数,便可吐谷浑的攻击。毕竟据城而守,非是出城野战,吐谷浑的骑兵排不上多大的用场。”

        当年攻伐吐谷浑之战,他以统军大将之身份参预,曾与李靖各率一军分别进击,最终迫使吐谷浑投降,内附大唐。所以对于吐谷浑的真是情况,很有发言权。

        李承乾一听,大吃一惊,忙道:“万万不可!右屯卫只有三万余众,若是分兵一半,尚不足两万,如何面对吐谷浑六万精锐?更何况吐谷浑若是当真反叛,势必得到吐蕃之首肯,甚至背地里结下盟约,搞不好吐蕃会直接派兵相助,那可就是七八万精锐军队,如何能敌?绝对不行!”

        他的储君之位以前靠着房俊助他稳定下来,以后也还要得到房俊的支持,甚至作为将来登基之后的肱骨之臣、国之柱石,如何肯让房俊陷身于河西,面对数倍强敌之攻伐?

        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他悔之莫及!

        房俊明白李道宗的意思,这个时候非是珍稀羽毛之时,而是应当迎难而上,抵御强敌。

        一旦河西失陷,局势之恶化将会犹如雪崩一般,将半个大唐都席卷进去,哪怕最终战胜吐谷浑,亦会使得帝国元气大伤,数年之励精图治毁于一旦。

        他紧锁浓眉,淡然说道:“殿下不必焦急,微臣固然不畏死战,却也不会一味寻死。不过若是此刻不能入驻河西,一旦吐谷浑反叛,几日之间便可飞越祁连山,大军杀入河西诸郡,届时局势崩坏,恐无力回天!难道要传檄天下,命山东、江南、巴蜀各路军队放弃当地,入京勤王?若是那样,则江山板荡,烽烟处处,贞观以来陛下与群臣呕心沥血方才营造出的大好局面,定将毁于一旦。”

        李承乾还欲再说,房俊已经续道:“殿下放心,微臣非是鲁莽之辈,定然仔细权衡双方战力之对比,确保万无一失,方才可能出镇河西。若无必胜之把握,则会与殿下力保关中,同时传檄天下,命各路军队入京勤王。”

        只不过若当真到了那个时候,一个“无力护佑社稷”的罪名,便会使得李承乾的储君之位摇摇欲坠。

        李承乾自然明白那等后果,却断然道:“就算孤这个太子当真废了,也绝不能看着二郎以身犯险!”

        他是个重情义的人,当初能够为了一个**与李元昌翻脸。他维护房俊可不仅仅因为房俊是他助他保住储位、甚至登上帝位的臂助,更是不能眼看着房俊为了保住他的储君之位而深陷敌阵。

        否则就算他将来当了皇帝,心里又怎能放下今日之事?

        若是一辈子心中有愧,那这个皇帝还不如不做。

        房俊心中感动,大笑道:“殿下厚爱,微臣感激莫名!只是殿下想必知晓,微臣固然被人称作棒槌,其实却是个贪生怕死的,若无十足之把握,便是殿下撵着微臣前去河西,微臣也会称病不出。可若是能够战而胜之,这等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之即倒的功勋,便是殿下将微臣锁起来,微臣也定要前去手到擒来!”

        李承乾怎能听不出这是在安慰自己?气道:“休要说这等浑话!若是吐谷浑当真反叛,右屯卫不敌,你身为主帅自然不能临阵脱逃,势必陷身敌阵之中,哪里还有生还之望?孤不管别人,你却是万万死不得,否则孤如何向高阳和长……兕子交待?”

        一着急,差点将“长乐”顺嘴说了出来……

        李道宗在一旁道:“殿下爱护之心,二郎必定感受。不过殿下也不必太过担心,当初薛延陀控弦之士二十万,不还是被二郎率军直入漠北,杀得尸横遍野,直捣龙庭封狼居胥?吐谷浑曾经遭受重创,再是如何也不比不得薛延陀之一半,以右屯卫之精锐,辅以火器,未必不可一战。”

        战阵之上,从未必胜之战。

        再是兵多将广亦能惨遭失败,以少胜多亦是数之不尽。

        若战前庙算胜者,即可一战。

        对于房俊,对于房俊麾下的右屯卫这样一支全军最早装备、实用火器的军队,李道宗有着无与伦比的信心。

        因为他当年亲身参预过攻伐吐谷浑之战,吐谷浑看似兵强马壮,实则骁勇不足、智谋匮乏,且军心不齐,顺风之时可青海纵横驰骋,逆风之时则士气全无,一触即溃。

        李承乾一脸担忧,却不好再多说。

        说到底他是储君,眼下更有监国之责,若敌军攻城掠地之时却依旧维护宠信之臣子,致使战局糜烂局势败坏,更是大大的失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