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934章 家人担忧

第934章 家人担忧

        高侃默然。

        的确如房俊所言这般,右屯卫是装备火器最多的军队,火枪开发出“三段击”,步卒冲锋之时辅以震天雷冲击敌军阵地……这些新式战法只在右屯卫之中应用,并且日夜加以操练。

        全新的兵种,全新的作战方式,这不是随随便便弄来一个名将就能玩得转的。

        即便是有“军神”之称,被大唐上下公认为谋略第一的卫国公李靖,若是没有半年的熟悉、钻研,也不可能使右屯卫发挥出最强战力。

        这一点来看,从始至终都负责军队训练的高侃无疑是最为合适的,而且高侃在右屯卫的威望甚高,军中上下尽皆心服。

        但是归根究底,护佑社稷这样的责任实在是太过重大了……

        高侃心想我当初不过是想要参军讨一碗饱饭吃,何曾想过居然有将江山社稷挑在肩上的一天?

        压力太大……

        房俊自然知晓高侃之能力,且不说历史之上也曾为一代名将,单单在右屯卫的这几年,从一个勤务兵一步一步走到眼下将军之职,性格沉稳、心细如发,且能够与兵卒打成一片,威望甚高,定然能够肩负起护卫长安之责。

        他温言道:“不必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世间之事谁也不知最终之结果,只要吾等用心去做、用力去拼,结果如何只看天意即可,大不了就是以死报国,正如曹子建那句‘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昂藏七尺男人,俯仰无愧于天地,如此而已。”

        有谁能将机关算尽呢?

        世间之事千变万化,随便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就有可能改变整个历史的走向,谁也不能当真掌控一切。

        一切尽心尽力,其余就只能交给天意。

        若上苍依旧让大唐陷入动荡,世家门阀割据地方,房俊也无能为力……

        高侃终于吐出一口气,咬咬牙,沉声道:“末将定不负大帅所托!”

        他的确没信心护佑社稷、保全太子,京中局势瞬息万变,谁是敌人、谁是自己人根本看不清。

        不过他却不怕死,自古艰难唯一死,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就如房俊之言,“时势造英雄”,局势将大家都推到这个风口浪尖上,除却排除万难、以死报国之外,别无选择。

        ……

        整个右屯卫军营都动起来,一边补充粮秣,修护甲胄,更换火器,一边从前来参军的青壮之中择选兵员,充入右屯卫之中,待到房俊出征河西之后,会由高侃负责整训,使其快速形成战斗力,增强右屯卫的战力。

        以火器为主的军队,补充兵员的速度是非常快的。一半冷兵器的军队,青壮入伍之后需要经过长时间的训练,以及无数临阵对敌之经验,方能够形成强大的战斗力。

        但是右屯卫不需如此,火器的操作实在是太简单了,且可以远程杀伤敌人,不需要太多的对敌经验就能操练出一支战力强横的军队。

        眼下右屯卫不足四万人,房俊带走大概两万人,高侃会在之后补充一万余人,留在玄武门外大营之中的右屯卫兵卒保持在三万人左右,整训备战,辅以火器,足矣应对关中局势。

        一墙之隔的左屯卫兵卒们从营门看着“宿敌”热火朝天的模样,忍不住心中嫉妒,纷纷泛酸。

        “牛什么啊?若非吾家大帅染病,这等事哪里轮得到你们右屯卫!”

        “就是,吐谷浑骑兵强横,各个以一敌十,这么点兵力镇守河西,迟早被人家踏平营帐、大败而归。”

        “都是些软蛋啊,整日里只会操着火器乒乒乓乓的乱放,若是白刃战,老子一个打他们十个!”

        ……

        左屯卫一副瞧不起右屯卫的嘴脸,可心里哪个不羡慕?如今右屯卫已经成了关中百姓心目当中的“忠勇之军”,为了保卫关中不惜出镇河西应战强敌吐谷浑,各个都是英雄。

        然而左屯卫自己呢?

        却因为大帅染病,被百姓们痛斥“避战畏敌”“不思进取”“一群瓜怂”,甚至有兵卒回乡,受到乡间百姓的怒骂,颜面无存……

        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郎,都是吃着军粮保家卫国,哪里是怕死的?如今却遭遇关中百姓的冷嘲热讽、切齿痛骂,一个个都憋着一股火气,连带着对自己那位“恰巧”染病的大帅极度不满。

        又有谁是傻子呢?

        早已染病晚不染病,偏偏这个当口染病,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

        *****

        从右屯卫军营下值,房俊没有顺路前往终南山幽会长乐公主,而是从明德门入城,直接回到崇仁坊家中。

        男人彩旗飘飘没什么,但是必须牢记自己的责任与担当。眼下自己代替柴哲威率领右屯卫镇守河西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家中不可能一点消息都听不到。

        连市里坊间的百姓都说他“向死而生”,知道此行之艰难,家中的妻妾们岂能不更加担忧?

        若是这个时候自己跑去终南山,反而将忧心忡忡的妻妾们丢在一旁,那也太不是个东西了……

        回到府中,果然气氛很是沉重。

        院中遇到家仆侍女,都远远的立于路旁规规矩矩的施礼问安,抬头看向房俊的目光及时钦慕崇拜又有些担忧彷徨。

        房俊气定神闲,步伐稳重的到了内院,简单洗漱之后坐在花厅之中,让侍女沏了一壶茶,慢慢的喝着,心里盘算着当下的局势,以及到达河西之后要如何驻防,应对极有可能翻越祁连山狂攻而来的吐谷浑铁骑。

        脚步匆匆,环佩叮珰,一身绛色宫装明眸皓齿的高阳公主从后堂快步走出来,气呼呼的瞪了房俊一眼,坐到他身旁的椅子上,不满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儿?河西那等危险之地,一旦吐谷浑反叛便会首当其冲,区区两万人马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谁爱去谁去,你为何偏要抢着去?”

        早有房俊出征河西的消息传回来,家中登时乱作一团。

        房家父子两代都位居中枢,家中连家仆侍女都见多识广,对于朝局之见识自然非是等闲富贵人家可比,听闻此事,便知道此行之凶险。

        高阳公主又是担忧又是气氛。

        房俊亲手给高阳公主斟了杯茶,看着公主殿下气得涨红的小脸儿,微笑道:“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若非局势之危险、形势之严峻,如何彰显为夫用兵如神的能耐?待到为夫荡平贼寇、得胜还朝,卫公‘军神’之名,只怕要冠在为夫头上,不仅受到天下景仰,更会名垂史册、流芳百世!此等天赐良机,岂能让给别人?休说那柴哲威忽然染病,就算他生龙活虎,为夫也得想法子偷偷敲断他的腿,让他无法出征。”

        高阳公主气道:“本宫不要什么‘军神’,更不管什么名垂青史、流芳百世!古往今来但凡能够配得上这样赞誉的,有几个好下场?本官只想要你平平安安,咱们一家安乐富贵,这就足矣!”

        说着,她忍不住心中担忧酸楚,垂下泪来,哽咽道:“若你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姊妹怎么活?房菽房佑年纪还小,谁来管家他们?淑儿肚子里的孩子还未见过父亲的模样……呜呜,你这个棒槌东西,就只会逞能。不行,本宫要入宫去见太子哥哥,让他收回成命,谁爱去谁去,反正咱们不去!”

        说着,她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房俊赶紧拉住她的纤手,微微用力,将纤细的身子揽入怀中,抱着坐在自己推上,嗅着清新的香气,看着梨花带雨的娇颜,心中感动,轻声哄着道:“殿下之心意,微臣感激莫名,没齿不忘!只不过为夫世受皇恩,至此家国危难之际,岂能退避三舍,明哲保身?更何况放眼朝堂,那些跟随陛下南征北战的将军们都已经老了,新一辈的子弟还未长成,能够担负起这般重任的,除去为夫,尚有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