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文学网 > 天唐锦绣 > 第946章 勾心斗角

第946章 勾心斗角

        当下之局势,可说既是危急,又十分微妙。

        吐蕃意欲趁着大唐举国东征、关中空虚之时动摇大唐国本,却不敢直接与大唐开战,无法承受一旦两国开战贸易断绝之后的损失;大唐明知吐蕃暗中怂恿吐谷浑反叛,却无力同时应对两国之联军,只能对吐蕃这支幕后黑手示弱不见,克制隐忍。

        至于禄东赞所言的证据……两国之间,唯有利益权衡,若是死了心开战,哪里需要什么确凿之证据?

        随意网罗、构陷一些,形成一种名义上的正确,可以引导舆论也就是了……

        所以大唐与吐蕃之间,既恨不得将对方一朝覆灭,又不得不收敛隐忍,静待时机。

        而房俊与禄东赞这一番唇枪舌剑,也将双方的底线都公开明示。

        大唐不会追究吐蕃挑唆吐谷浑反叛之责任,但是吐蕃不能参预进吐谷浑的反叛之中,否则大唐宁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亦要悍然同吐蕃开战,并且第一时间切断与吐蕃之贸易,导致吐蕃国内的青稞酒卖不出,粮食也进不去。

        青稞酒早就成为吐蕃贵族敛取财富的摇钱树,一旦两国开战导致青稞酒滞销,那些个贵族们必定群起反对,松赞干布若是不能予以妥善解决,搞不好就会引发一场内战,多年来励精图治构建的大好局面一朝尽丧,甚至导致吐蕃重回以往部落联盟时代,国力骤降,再不复与大唐争锋之实力。

        而粮食被大唐掐断,更会使得吐蕃陷入动荡,民不聊生。

        李承乾忽然觉得因为吐谷浑反叛带来的阴霾消除了不少,吐谷浑固然强横,可若是没有吐蕃全力支持,右屯卫未必不可一战。

        毕竟房俊乃是年青一代当中屈指可数的“常胜将军”,右屯卫更是大唐军队当中对于火器之应用最为精通的一支,又是采取守势,未必便如朝野上下猜测的那般“向死而生”。

        喝了口茶水,李承乾笑道:“吐蕃与大唐今年来固然彼此有些误会,亦曾刀兵相见,但正所谓唇齿相依,磕磕绊绊在所难免。总体来讲,两国都能够有所克制,努力谋求‘共赢’之支点,避免战争,力争本国之百姓安定富庶。为此,父皇与贵国赞普都做了极大之努力,大相亦功不可没。作为天下有数的两大强国,一旦大唐与吐蕃开战,所带来的损害是谁都无法承受的,谁打得过谁且不说,会让那些心怀龌蹉、蠢蠢欲动的别国渔翁得利。大相返回逻些城的时候,还请将孤的诚挚问候带给赞普,惟愿两国和平永久,世代交好。”

        这也是展示大唐的态度,你们私底下那些个龌蹉的手段咱不予计较,但若是还有下次,那就开战。

        当真打起来,谁胜谁负暂且抛开,必将对两国造成不可弥补之损伤,大唐固然无法承受,难道吐蕃就承受得了?

        相比于大唐,吐蕃国内的局势更加凶险莫测,稍有不慎,那些个依附于松赞干布的部落贵族们就有可能发起反抗,反噬一口,将整个高原都拖入战乱之中,使得松赞干布的统治陷入危机。

        禄东赞脸色很是难看,他前来大唐固然是因为不愿两国在这个时候开战,故而进行一番努力。但是却也绝对不愿让大唐占据气势上的先机,形成对吐蕃的战略优势。

        但是房俊胡闹一般的作为,却使得他陷入被动。

        只得说道:“殿下所言正是,赞普对大唐景仰崇慕,所以当初才会求娶大唐公主,欲将两国结为秦晋之好,和平相处,止息干戈。至于吐谷浑之反叛,老朽亦将赞普苛责之言带去,但是吐谷浑可汗却置若罔闻、一意孤行,着实可恨!若大唐应对吐谷浑之反叛力有未逮,吐蕃可出兵相助!”

        李承乾微笑颔首道:“多谢大相,不过区区吐谷浑,如何挡得住大唐的虎贲?无需贵国操心了。”

        倒不是他不愿请外援,而是明知禄东赞这话也就只是说说而已。

        当真请求吐蕃出兵协助,想必吐蕃并不会拒绝,但是出兵不代表就会帮着大唐攻打吐谷浑,陈兵一侧坐山观虎斗,这几乎是肯定的。甚至吐蕃可能已经与吐谷浑达成协议,出兵助其看守牙账,免被其余势力趁虚而入,损及根本,以便使得吐谷浑能够一心一意的与大唐作战,带给大唐更为沉重的打击。

        而且吐蕃岂肯白白出兵?必然要求大唐给予一定的补偿或者支援,到时候吐蕃拿了钱却不办事儿,李承乾才不愿当这个冤大头……

        禄东赞有些可惜,这可是一个占便宜的好机会,李承乾却不上当。

        不过面色这会儿也好了许多,瞥了房俊一眼,道:“伏顺如今年迈,已经没几天好活,吐谷浑之大权尽皆操于其子诺曷钵之手。想必等到吐谷浑竖起反旗出征之时,伏顺会将吐谷浑可汗之位传给诺曷钵,以之提振士气。诺曷钵正值壮年,骁勇善战,气势正盛,大唐还需多做提放,切勿轻敌。”

        这是好话,看似提醒大唐,实则就是废话。

        如今大唐只能抽调半支右屯卫前往河西拒敌,兵力对比只不过是吐谷浑的三分之一,哪里有半分轻敌之可能?

        房俊悠闲自在的呷了一口茶水,笑道:“大唐之国力,何需大相操心?您还是担心一下您自己吧,由长安返回逻些城,山高路远、林密水深,最近天下不靖、盗匪丛生,万一您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贵国赞普可千万莫要怪罪在大唐头上才好。”

        禄东赞陡然色变,不由想起当初自己从逻些城前往长安途中所遭遇的种种……

        这棒槌该不会当真想要将老朽置于死地吧?

        他的身份地位意味着早已超脱一般人的思虑范畴,早就对生死置之度外。不过一旦他出现意外,吐蕃国内的局势必然将会陷入失控状态,没有自己死死挡着,赞普是否还会对大唐抱以耐心,静待时机?

        而且没有了自己的压制,以赞普凌厉霸道的手段,国内那些个贵族部落是否能够继续蛰伏在赞普的统治之下?

        禄东赞瞪着房俊道:“越国公最好莫开玩笑,老朽固然不惧生死,可一旦老朽遭遇不测,赞普定然兴兵为老朽复仇,越国公难道想要因为一己之私,将两国陷入战火,生灵涂炭吗?”

        房俊摇头笑道:“瞧您说的,某与大相乃是忘年之交,平素情投意合,岂能忍心加害?再者说来,如今吐谷浑侦骑四处,万一路上不小心碰上大相,见到大相相貌奇伟、气度不凡,以为是一个大财主,故而萌生贪念,意欲杀人越货、劫掠钱财……难不成赞普还要将这等罪名怪罪在大唐头上不成?”

        禄东赞心里“咯噔”一下,有些冒汗。

        如果自己死在大唐境内,赞普必然以复仇之名,兴兵讨伐大唐。可若是自己在边境地带死于吐谷浑人之手,赞普哪里还有名义讨伐大唐?非但不能讨伐大唐,甚至迫于压力,不得不对吐谷浑出兵……

        这可是一箭双雕之计啊!

        既除掉自己这个吐蕃的强势人物,又能嫁祸给吐谷浑,哪怕吐蕃并未向吐谷浑出兵,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势必陷入敌对,可以为大唐分担很多压力,最起码吐谷浑再不能无后顾之忧的与大唐开战。

        禄东赞面上镇定,实则心里慌得很。

        若是此刻李二陛下依旧坐镇长安,他相信没人敢恣意妄为,杀害自己。可是看看眼前这位太子殿下对于房俊的宠信放纵,岂能对其强加约束?怕是三言两语就同意了……

        李承乾果真对房俊的话语动了心。

        他倒是不在乎禄东赞生死,但若是禄东赞之死可以嫁祸给吐谷浑,使得大唐减少来自于吐蕃的压力,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里,他笑着对禄东赞道:“大相不必担忧,大不了等到您返回逻些城的时候,孤派遣一队禁军,全程护送。”

        禄东赞一张黑脸变得煞白,护送?您是想要将老朽直接送上天吧……